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七、二十八日于纽约)

本来这次法会是在美国东海岸法轮大法弟子组织的一次学法交流会,但从现在情况看,我们在座的还有许多人是从其它国家或地区赶来的,大家可能都想到了,师父可能会到场。我这里也给大家先打一声招呼,以后哪个地区再召开心得交流会我可能不去,这样你就不用白跑。因为全世界各地几乎每周都有大法交流会,我不能都参加,这一点我跟大家先打声招呼。

再有就是我们这次大会组织得比较好,有许多学员默默地做了许多工作,为这次大会出了很多力,在此我代表大家感谢这些学员,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环境。同时这次大会我们也一定要把它开好,大法法会绝不能流于形式,一定要把它开成真正能够使自己提高,找出自己的差距和不足,真正能促使大家提高圆满的这样一个大会,不辜负为大会作出贡献的这些学员,也真正地能够发挥我们的大会所起到的作用。各地开会也必须是这样,一定要使这样的大会能够对大家修炼提高真正有好处,不流于形式。

修炼不能看人有多少。我讲过,我不在乎人多或者人少,哪怕有百分之一的人修炼,那么我的事情都没有白做,何况我们有很多人呢。大家都在修炼,而且提高幅度很大,都在飞速地提高当中。大家也很精进,这一点我也看到了。目前大法在全世界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认识,学大法的人会越来越多。那么相应地会带来一些问题,就是当初你们认识这个法的时候,可能大家都有很多疑惑,有很多认识不足的问题会反映出来。我想我们在座的这些新学员,不管你是哪一个民族、哪一个国家的,在学法的时候,你要不断地看书,这样才能解开你自己心中的疑问。每次会我都在讲:大家在修炼的时候要反复地看书。为什么我一再重复这样的话?因为大法每天都有新人来学,所以这些话今后还得讲。就是说,我把这个法传出来,目的是要使人能够修炼,使人能够提高,这一点也是确定无疑的,在实践中也证明了能够达到这一点。

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我在人世间的这个肉身就这么一个人,如果每个学员我都去告诉你怎么修,大家知道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上亿的人在学嘛,将来还会有更多更多更多。那么这个大法既然传出来了,我又不能够在人世间面对面给你们每一个人去讲,去教你。我又要你提高,真正地能够使你提高上来,甚至达到圆满的程度,那么我要做不到这一点,那我不是在欺骗大家吗?但是实践中证明了,大家不但修炼上来了,而且还修得非常好,这就证明我能够为大家负责,我讲出的话是有的放矢的。刚才我讲了,那么多学员我不能和你见面,不能够亲自地手把手去教你,但是你只要去看《转法轮》这本书你都能得到一切应该得到的。(鼓掌)大家知道这本书他不是一般的书,他是法。我们人类社会也有不同的法律,也有不同的理论,也有不同的学说,可是我告诉你那都是人的东西,是人在常人社会这一层的东西。而我今天所教你的,远远地超出了人类社会所有的学说和一切常人之法。那么既然是这样的东西,当然他就有他伟大的、不可思议的内涵在里面。也就是说,你要想修炼,这部法就能够真正地指导你提高上来。这本书表面上看来都是白纸黑字,和普通的书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人的眼睛只能局限在常人社会这个空间当中来认识问题,超越这个范围人就看不见了,现在科学也发展不到那一步,也认识不了。但是在其它空间,在我们人类还不能认识的更高深的境界,还有不同的生存环境和那些生命所存在的空间。也就是说,在人这个空间中看他是一本书,可是在另外的空间里看就不是这样了,他是一部天法。我这里不是在讲我李洪志多么伟大。我经常跟大家讲,我就是一个人,你可以不把我当做多么伟大。因为我教你的是这部法,能使大家走到一起来修炼,使大家能够提高上来,能够认识这部法。

因为有许多学员见不到我,我就经常讲,我说要“以法为师”。这部法他可以指导你修炼中的一切,白纸黑字的背后存在着无数的佛、道、神。你在看书的时候,你要想提高,你要想达到什么境界,说你的境界应该在哪一个层次,每一个字背后的神都会叫你明白那一个字的背后的真正不同层次的内涵。这就是大家在反复看书当中,为什么你们看多少遍在同一行字都有不同的认识。我们在座的看上百遍的已经不是少数了,这本书在上亿的大法学员中看上百遍的人数已经不是少数了,大家还在看。大家已经放不下这部法,因为你们越看里面的东西越多,越看明白的越多,远远地超出了现在人类所能认识的包括现在科学所能认识的,所以你们就能提高上来。当然了,法可以指导你提高、指导你修炼,也可以帮助你做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是,我告诉大家,你自己的修炼才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一个人要是没有那颗修炼的心,那就什么都谈不上了,你必须得有一颗坚定修炼的心。通过你学法也会逐渐地明白这些道理,也就会使你的心逐渐地坚定起来。你不要怕有问题,我非常喜欢你们能够看到问题。有许许多多解不开的想要问的问题,其实你们在修炼当中不断地看书都能给你们解答出来。很多老学员都知道,在第一遍看书的时候会有许多问题:为什么?为什么?甚至有许多想法都是处于认识的初级阶段:这些会是真的吗?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你在看第二遍的时候,你所有的这些思想、问题都会有一个解答。你在看第二遍的时候同时也会出现新的问题,可是你在看第三遍的时候他还会给你解答。就是这样一个渐进的过程,看起来很简单,实质上我告诉大家,这就是修炼,因为你每看一遍你就已经是在提高之中了。

大家知道现在有上亿人得法,在历史上传正法的都没有达到这么多的人数。当然,我要做的人数还要更多,因为你们老学员都知道,目前处在一个历史的特殊情况下才传这么大的法。所以你们在修炼当中一定要多看书,这是你们提高至关重要的一步,必须得这样做。人在常人社会中接触的都是常人社会现实的东西。大家要不抓紧时间去看书那么就会冲淡你修炼的这个思想,冲淡你修炼的这个心,就使你在修炼中变得不那么精进了,甚至放弃了,这都有可能。但是我经常想,人已经得了法,很不容易。如果你要不珍惜太可惜了。因为这是千年万年历史上从开天辟地开始都没有过的事情。过去怎么能把宇宙的真法拿出来讲给人呢?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讲了,这是处在一个历史的特殊时期我才讲的。将来的人类社会会有很大的变动,宇宙会有许多特殊的现象显现出来。现在的科学已经发现了,不断有新的星体的组成和旧的星体的爆炸。现在报纸上也在不断地登嘛,原来这个地方没发现什么却多了一个星系,许多古老的星体在解体,许多新的星体在出现。这是在遥远天体中出现的事情,慢慢地它会越来越接近我们人类肉眼所能看到的这个空间范围,这些景象都会出现。当然,我讲的这些事情就是告诉大家,我是处在一个历史的特殊环境下才传的这个法,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他。如果你没有去学法,当然也不知道他的珍贵;如果你能够去学法,你越学就越知道他的珍贵。

人类社会所有的宗教都经过了几乎是一千多年或者一千年左右的这样的一个时间。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们都失去了宗教的最本质的最根本的东西。也就是说,它不能够再起到使人回升达到圆满那个标准去天国的目的了,就是说现代它已经不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只是人们在自己的想象中生活。所以我才选在此时传大法。大家要知道,我在传这个法的时候,如果达不到目的,还相应地会带来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我一直都没有跟你们讲过。讲这问题之前,我先说一个社会问题。大家知道人类社会,特别是近一、两千年,各种学说善的、恶的、中性的非常的多,再加上各种宗教的学说。特别是几大正教在初期目的都是想使人变成好人,有力地维持了人类社会的道德标准,同时使那些变得更加好的人层次得到提高,以至回归到他们的天国去。但是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些学说逐渐地被现在人的思想观念冲淡了,人们也越来越不能够接受,也越来越不去相信它。把去教堂做礼拜当做一种文明的举动,并不是真正想去按照耶稣或者圣玛丽亚或者是耶和华所讲的去做。达不到这一点你就去不了天国。不能按照佛陀所要求的去做,你就去不了天国。有人说我在按照他说的做,其实你怎么按照他说的做你都不知道了。这就是我讲的宗教中不能修炼、不能使你回归的一个根本原因。

那么我今天传了这么大的法,能震撼所有人的心。你只要去看书,你就会知道他是好书;你只要去看书,你就会知道法的伟大。我讲的是真正宇宙中的理,人人都会被这部法所震撼。变得非常不好的人、完全背离了宇宙特性的这种人,他也会被这部法所震撼。为什么?因为他已经完全和这部法对立起来了,他会非常地害怕和痛恨,就是说这种人已经彻底完蛋了!所以人人都会被这部法所震撼,或者是你同意他,或者是你反对他。

那么我刚才讲,传这部大法的同时,也就带来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从古到今所有的理论不能再重新使人心回归到最好的时期去了,而我传的这部宇宙根本大法实践证明可以做到使人圆满。但是如果这部法不能够使你们回升,那么人类从古到今一直到将来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办法能够使你们回升,人类就再也没有希望了,这就是极其危险的!如果这部法不能够真正起到那个作用或遭到破坏,那么人类就再也没有救了。(鼓掌)因为他是宇宙的最高法理,不可能再有什么法理能够起到宇宙根本大法的力量。但是实践证明我带着你们走过了这一步。我真正地使学员提高上来了,使弟子们真正地修炼上来了,而且能够使更多的人来认识他。不管人类社会道德急速地在往下滑,变得怎么不好了,但是我发现人虽然在无知中干着不好的事情,在做错事,一旦知道了这部法,他就会按照这部法去做。就是说人还有佛性,还有善念,还有他善良的本质存在,只是在不明中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我带着你们走过了这一步,对我来讲这是值得欣慰的。(鼓掌)对我们学员、对人类社会来讲那才是最可喜的,因为你们真正地走过了、走出了那个最可怕的那个险境。(鼓掌)大家知道历史上有许多预言家、有许多气功师、有许多宗教中的开了悟的人,谈了许多关于人类社会将在本世纪末出现的这样或那样的灾难,甚至人类将处在被毁灭的那么一个状态下。当然这不是我讲的,我在说那些个预言家的话。

能否发生,我可以给人一个明确的回答。大家知道就象我在《转法轮》里面讲的,举的那个例子。一个烂苹果,地球在这个庞大的宇宙中就象我们看一个苹果一样,它已经烂透了。苹果里面的每个分子就象每个人一样都已经腐烂了,那么这个苹果不就是要把它销毁掉、扔掉、处理掉吗?如果人类社会它的道德都低下到那种程度,在神的眼里来看,不就象那个烂苹果要把它销毁掉吗?但是作为神,我们大家知道,特别是接近于人类这一层的神,他们对人都是慈悲的,他们就想要挽救人。可是大家想一想,一个烂苹果你要挽救它,你说这个烂苹果不要扔掉,放在房间里,可是它越来越腐烂了,爬满了蛆虫,你那个干干净净的房间里面放一个爬满了蛆虫的烂苹果,你为什么要放在那儿?非要放在那儿,你不是在干坏事吗?就象这个宇宙一样,这个地球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还不销毁它?!哪个神不销毁它,那个神不就是在干坏事吗?可是神和人不一样。他有能力,能使这个苹果从它的最原始的粒子把它改变成新鲜的,重新使它变成新鲜的苹果,改变它的结构,它已经变成了好苹果了,那么谁扔掉它,谁不就又是在干坏事了吗?但这不是一般的神能做得了的。

今天全世界有一亿人在修炼,在改变着自己的思想,在做好人在向善,真正地做一个够宇宙不同层次标准的人。那么这个地球它能炸掉吗?能毁掉吗?那个预言家所说的那些个预言能实现吗?它就不能再实现了。我就是说任何一个预言到今天为止,它的预言就再也不灵了,是因为人类社会有今天的大法在传,人心在回升,在急速地回升。昨天有个记者来问我,说现在有一亿人学,而且这个趋势非常迅速地在扩大,还有更多的人要学。现在有一亿人在提升自己的道德,这一亿人每个人再告诉一个人来学就是两亿人,那个数字的翻番是非常快的、非常大的。人人都在向善做好人,在提高自己的道德标准,人类社会就象我举的那个例子,这个苹果变成新鲜的了,谁还能使它毁灭呢?

人类社会的发展、宇宙中的一切状态都是神安排的,都是有规律的。因为人类社会出现不好的状态,包括战争啊、地震啊、洪水啊、流行病啊、瘟疫啊等等,还有其它许许多多的自然灾害,其实都是有目的的,是在给人消业。人的思想是被神所指挥的,人从来都没有想一想自己的思想的来源。人想怎么做,他思想一动、他所谓的灵感一来、他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东西,人都以为是自己,其实很多都不是。神牢牢地掌握着人类社会的一切。但是有一点,这宇宙中有一个理,就是说人他想要干什么,人作为一个个体,他想要干什么,还要看人的这个思想。他想要修,好,我就帮你修;人要不想好了,那就随你去,人就会变得非常的坏。但是人类社会的整体是被神所控制的,所以人好了,那么他就有好的未来,有光明的前程;不好了,他有不好的未来,会有黑暗与恶业在等着他。

刚才我是讲大家修炼,讲到我这部法引出的一段话,目的是告诉大家要珍惜他。今天有一亿人在学,你们就已经改变了历史,这不可喜吗?这不伟大吗?(鼓掌)但是还有许多不好的人,还在干着坏事。所以人类虽然没有象预言家讲的那样大的灾难的出现,但在局部地区还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出现,因为那里没有法。

因为今天是学法心得交流会,我不想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只想跟大家见一见面。通过学员的发言、交流,大家都能够有所提高,有所认识,这就是我们法会的宗旨。当然大家会有许多问题,每时每刻都有新学员在学,那么就会有新学员提问题,而老学员中也有一些问题要提出来。这样我在明天的下午给大家解答问题。刚才告诉大家要珍惜法,要多学法,一定要反复地看书,你就在提高。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鼓掌)

我现在顺便再说几个小问题。一个是说从现在开始,你们老学员,你只要没有圆满,你都得出来炼功。这件事情我再重新提它一遍。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的学法环境,学员在一起所讨论的事情、所讲出的话都是高尚的,都是一个难得的最纯净的环境。这在人类社会是很难得的,是最善良、最美好的一方净土,所以大家不能够失去这个环境。因为人类社会还在继续往下滑着,变得越来越不好。大家在常人社会中都有工作,都有社会活动,都要接触常人,接触常人社会。这样你耳濡目染,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是常人中的事情,会干扰你修炼。那么大家时常在一起学法,时常用这盆清水来清洗清洗你,是有好处的。

再有就是我最近写了两篇东西,大家叫作经文。提出的问题也是很尖锐的,也是目前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在低层次上半开悟的人,这一部分人因为他层次不高,他对法了解得不多,我讲的许许多多的东西他都不能够完全去掌握,那么他在很低的层次中处于半开悟,他就会看到一些从高层空间里(因为上面都在正法嘛,旧的宇宙在解体,新的宇宙在建立,所以他们逃避这个现实,跑到人这个空间中来,钻到人类空间中来避难的)跑到三界中来的那些个不好了的高层生命,或原有在三界中的一些低层神。他们看不到宇宙中发生的真相。当然跑进来之前他知道,跑进来以后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就是说他已经完全被封闭在这里了。

那么他们很多是抵触正法抵触大法的。但也有很多是不明真相的,就是原有在这个空间的神,他们还没有接触到这个现实,所以他们是不明真相的。那么他们也会对大法的学员进行干扰,有的是有意的干扰。他没想到他在干扰宇宙的大法,他在犯大罪,他想不到这一点。因为宇宙的真相,现在掩盖着不让他们看,他们只能看到三界之内的事情。目前大法已经进入三界,在三界之内做了。

这样一来,对在低层次上开了天目的人干扰就比较大。有的学员开了天目,看见一个伟大的神、了不起的神。他给学员说了一些个破坏大法的话。当然了都是他自己编出来的了。目的是要迷惑学员,使你从大法中被淘汰出去。还有一些装扮成我的法身,告诉你们怎么去做。明着告诉一个修炼中的弟子怎么去做的一定是来破坏大法与学员的。为什么你会被利用?因为你有很强的执著才被利用的。路是你自己选定的,将来的位置也是你生命应该在的地方。大家想一想,这个空间我没做过来之前,也在掌握之中。

为什么允许他这样做呢?因为你的修炼不能一帆风顺,将来你将作为一个伟大的圆满的神在天国世界里出现的时候,众神会问你:你是怎么修上来的?你有没有经过严厉的考验,修炼中你有没有经过真正关系到你能不能要这个法,难中坚不坚定,这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反过来利用了这种干扰来看你的心。那么有的人他就没有经得住这样的考验,离开了法,有的人发生了动摇。但这件事情越演越烈,所以我就把它提出来,最后给这些离开法的人一次机会,不然的话他就将失去这次机会。大家想一想,在宇宙的正法当中,许多很大的神,变得不好了,都被打下来了。甚至他们连做人的机会都没有了,有许多被打到比人还低的地方去了,甚至有的被销毁掉,何况人呢?!你要失去这次机会,将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那当然了你想要什么你自己说了算。我写出来的目的就是说大家不要失去这次机会。

还有一篇就是在宗教中过去有一些人,或者是在练其它东西的一些人,他们也来学大法。因为宇宙的真相越来越显现出来了。高层生命他毕竟有一定的能力,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大法才能使人真正地回去,其它任何一种修炼方式在人类社会都不能使人回归了。那么他们就促使他们的人或者是有一些半明白不明白的人走入我们大法中来了。他们的目的是想借用我们大法回归他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个位置,他实质上是放不下他自己的东西。他对我与大法只是利用,并不是真心地想在里面修炼。他放不下他原来心目中所谓的那些神,他所执著的东西,甚至有的已经被淘汰的不存在的东西。

他在人这儿,这些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想借助这个大法,这种心本身就是在犯罪了。我可以不理你了,不管你了,但是我想你们毕竟知道了这个法。虽然心不纯,可是他也看书了,所以我就想给他这样一次机会,讲出来点明这件事情。如果你再不能扭转,那么你就将永远地失去这次机会。我讲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儿戏。你想要得就得?你想什么时间得就什么时间得?那可不是你说了算,失去了就将永远失去了。

另外我再说一件事情,学员中有许多的年轻弟子,你们在生活上要注意,在男女关系上绝不能流于常人社会那败坏了的行为,你可以有你的妻子、丈夫,那是正当的。你们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这没有问题。有你们自己的夫妻之间的生活,这没有问题。如果你们不是夫妻,你们要有性行为,这样做你就是在干一件最肮脏的事,是神绝对不能够认可的,任何一个神都不能认可的。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样的事情。一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一个修炼人的历史,无数无量无计的神都在看着大法弟子的每一念、每一行为,一个修炼者有决心走向圆满,为什么就过不了这一关呢?今天我就不多讲了。我希望这个大会能够圆满成功。明天下午给大家解答问题。现在你们继续开会,学员谈自己的心得体会。(鼓掌)

大家好!

从这两天法会来看,法会开得确实很好。象这样的法会开多少也不多,能够使学员受益,能够使大家在这个法会中得到提高,互相之间能找到差距,促进自己不断地精进,这非常好。法会的目的就是这样,能够对大家修炼提供帮助,这就是大法法会的目的。另外,大家可能听到了,这次法会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白人学员对法的认识越来越深了,我认为这一次是目前他们谈得最深刻的一次。(鼓掌)因为这是他们不断地学法,对法越来越能够清醒地认识,真正在法上来谈自己,这个非常好。今天下午主要是给大家解答问题。好,下面给大家解答问题。

问:大法音乐“普度”听后催人泪下,如此动人的音乐来自何方?

师:从昨天就一直在会场上放的音乐,大家听到了,有一种很悲壮的感觉,这是我们大法自己的音乐。我考虑大法学员越来越多,要使炼功的音乐磁带推向社会,叫社会的出版部门来出版,那么这就牵扯到一个版权的问题了,所以我就做了两手准备:一个是找作者去商量关于这个版权的问题;一个是叫音乐家学员来创作一个我们自己所需要的炼功音乐。我就亲自和学员交待了要怎么样去做。他很快地就把这个音乐创作出来了。创作了两首,就是这个“济世”和“普度”两个音乐。那么在这个期间原来我们用的音乐的作者也在学法,而且无条件地把这个音乐赠送给大法。(鼓掌)当然这是个功德无量的事啊,所以我觉得非常好,那么大家就还采用原来的音乐炼功,因为大家已经听得很熟了。

对大家的影响也很大,那就还是采用原来的音乐炼功,这样什么都不用改动,非常好。但是这个新的音乐创作得非常好,大家听了都觉得好,就是它太悲壮了。太悲壮了人就容易落泪、激动,内在产生波动,炼起功来静不下来,所以我觉得这个音乐还是在法会或者其它大法活动中放,也是我们大法学员自己作的,那么也是我们大法的音乐了。注意了!我们炼功还要采用原来的音乐,因为这个音乐对学员们有很深的影响了。

问:每个人打坐时间长短差异很大,圆满后会有相应的差异吗?

师:没有。不管你修炼多高层次,圆满以后的身体就不是被人这个空间、时间和这个空间的一切因素所制约的身体了。那么那个时候的身体,打坐的时候没有任何影响,你坐着、躺着都会非常自如。

问:修炼时间是有限的,很多弟子担心来不及?

师:这个想法都不对,这是又一种执著。你可以有你的紧迫感,这是促使你早日提高、尽快圆满的一个动力。如果你要执著于这些东西,那么肯定会是一个障碍。反而影响你提高,影响你修炼,所以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去修。你只要修,保证你就是走向圆满的。你只要能够在关键时刻走过去,那么你就会面临着圆满。你们每个人都可能在修炼中碰到触及你心灵的事情,而且有的时候是反映比较尖锐的。可能有些问题不直接反映在你身边,你的身体上;或者你碰到的什么事情上;可能会反映在别人碰到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别人说你不好;或者是其它的什么矛盾。这些都促使你在学大法和不学大法、要不要这个法,在这两可之间看你怎么选择。人人都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那么碰到了,这就是在考验你,看你还能不能修下去,还能不能坚定地在大法中修炼,这就是至关重要的。你们要清楚,修炼会在你们修炼的过程中随时都给你们一次能不能圆满的机会的考验。你可能因为自己对大法不能够坚定而没有过去;也可能你们对大法坚信从而走过去了,坚定地迈过去了。迈过去和没迈过去,事情发生了过后你会觉得它很平常。在当时你不会认为它很平常,但是那就是在考验你这个人能不能走向圆满,这是至关重要的。其实有些执著心,给人去起来是很简单的。这个人一旦确定了能圆满,那么剩下的执著心只管慢慢去好了。所以我刚才告诉大家,你们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会碰到这样的事情,能不能把握好,能不能走过去,那全靠你们自己。谁在不同的劫难当中,谁在不同的触及你心灵从而动摇你的时候,你都不会象平时那么冷静地对待当时的问题,那个时候才是最考验人的。

问:炼功音乐配上外文的同声翻译,也有老师的声音,这样做是否可以?

师:可以,但是不配更好。配了也不是错误,对新学员可能有帮助。但是讲法带要配,而且这个工作也在做,但是必须得有我的声音。大家知道我的声音可不完全是一个声音,所以得有我的声音同时有翻译的声音。这样大家在听法得法的过程中会象华人学员听我讲汉语一样。

问:当修到玄关设位这一步时,天目还是否是开的?

师:有开着的,也有关着的,因人而定,根据人的不同情况而定。不能执著。大家刚才听见了有一个白人学员在发言: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就坚信这个大法。就不说这个人修得怎么样,就这句话太了不起了。(鼓掌)凭悟而圆满,那真了不起。当然也不是说看得见的人就不了不起。每个人有自己的修炼状态,该你看的必然就叫你看,不该你看的保证就不叫你看。有的人想要看,你这本身就是个执著,那你有这个执著就不给你看。有一些人只有凭着在法中悟他才能够返回到他的位置,而他却偏要看。为了你圆满,为了你的将来,也不能让你看,这是为你好。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对你的一切安排那都是为你好,那绝不是为我当师父的怎么样,都是为你圆满。(鼓掌)所以我希望大家把那个执著心,哪怕剩下一点也别留,都把它去掉,无求而自得。你们想要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执著。你们在常人中所求的东西都能放下,你们想要得到的是常人所得不到的更美好的东西,常人的东西大家都在舍弃,为什么还追求它?追求它的目的不是在常人中要用它吗?说白了,不还是执著于常人这点事吗?当然你想:我在修炼中我看到了,那多好啊。那多好的背后可能是个执著,那有另外的原因,就不是象表面所反映出来那么简单。我真正要为你们负责,就得从你们隐蔽最深的心里面把那个执著的东西去掉。

问:我来自欧洲,可有一种磨难常常阻碍我步行,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师:有许多白人他喜欢跑步,喜欢上锻炼身体的健身房,也有人喜欢走步,他觉得这样可以使身体健康。能不能起作用呢?能在表面身体上起到对小的、轻的疾病的抵御能力。这种抵御能力要说白了,准确地说就是不让业力返到表面上来,叫业力还在那边存着,它能一时起到表面身体抵御病业的作用,这就是那种抵抗能力。那么你们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很可能要使你储存的那些个病业都翻出去,把它都推出去,真正从本质上使你健康,使你没有业力,使你干净,使你纯洁。那么就可能会起一种互相不协调的作用,也可能是这个原因,不叫你这样去做。因为修炼是能够使生命达到真正健康的唯一手段,那么你想通过步行使你达到健康,其实说白了,还是对大法不坚信,认为大法不如你走步能够达到身体健康。或者是你觉得你也没有想那么深,你只是习惯于走步。也许你这种习惯就形成了一种不自觉的执著,也让你去。你可能把去你这种执著的心当做是一种磨难,对你的一种障碍,那么你为什么不能把它反过来看一看是不是要去你什么执著呢?早上或晚上跑步的时间用来炼功不是更好吗?我想碰到什么问题都能想一想自己存在哪些问题的时候,你提高才是最快的。遇到问题想一想自己,也可能会找到问题所在。

问:读书是否也能出现象静功时的状态,如身体消失了只剩大脑在看书?

师:也可能出现。因为他是法,什么状态都可能给你带来,什么状态都可能会出现。

问:我心中对参与弘法感到有所阻碍,我该怎么办?

师:就是说做弘法工作你不想做。那就看一看阻碍的根源是什么。其实我告诉大家,不是说每个人你都必须得参加去弘法,或者怎么样去做,没有这样的规定。我没有这样要求你们,但是作为学员,当你们受益觉得好的时候,你们想要把这个好东西告诉你的亲人,告诉你的朋友,告诉更多的人,这是大善的行为,这是发自你内心的,自己想要去做的。如果你自己不想去做,那么就不要勉强。所以我希望你们有心去做的时候,那么你就去做,因为我们讲慈悲嘛,都想给别人好东西。这个世界上你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会长久,你给人家钱,很快他会用完,是吧?你给他再好的东西,他也不可能永远地带走。人来到这个世上,来的时候一身光,走的时候埋在土里什么都会烂掉,你也什么都带不走,走的时候也是一身光。什么能长久呢?只有给人法,才能永远地长久,所以这是最珍贵的。那么反过来讲,做弘法的事也就是最神圣的事。当然我并不一定说每个人都要这样去做。我是说不要勉强,想做你就去做,你不想去做我不会说你是错的。

问:要叫白人得法,是先读《法轮功》为好,还是读《转法轮》?

师:根据你们自己那里的情况去做,没有统一的安排,也没有什么规定。你觉得先给他读一读《法轮功》他们能够理解,那你就这样去做。你说这些学员根基比较好,认识比较高,那么你就给他直接读《转法轮》也行。就是根据你们自己的不同情况去做,这很简单,没有规定什么。

问:师尊您在《佛性无漏》中说的“本性”与《佛性》中说的“先天善良本性”是什么关系?

师:两者既有关系又没有关系。因为你的本性是你层次所决定的境界体现出来的,也就是说那是你层次的境界的表现,或者你先天所带的层次境界中大法的标准的表现、体现。在修炼中可以表露出来,或者是在修炼中不断地提高,不断地显现出来不同层次的更高的认识表现出来的状态,那就是你的本性。可是为私为我的这种特性,这种东西,是随着宇宙漫长的岁月中你们逐渐地被污染的。如果整个宇宙天体都偏移了法,那么都有这样的现象出现,就互相之间谁也不知道,就象人在常人的洪流之中,人类社会已经败坏到相当可怕的程度了,可是生命在这里面谁都感觉不到,还以为这一切非常美好,是一个道理。所以你们修炼,不但你要达到不同境界的那个层次,返出你的本性,同时还要去掉你不同时间不同层次在历史漫长岁月中,在不同境界中被污染的东西,都得去掉。我要给予你们的就是叫你们达到开天辟地最纯净的境界。(鼓掌)

问:在炼第五套功法时三个加持动作分别炼二十分钟,这与师父的口令不符?

师:你如果能够做到炼功带以外的时间,就是说你能够延长到炼功音乐带完了以后你还能炼,那么你就接着去炼,不用听音乐也是一样的。因为我们听音乐的目的是要达到用音乐来代替你杂乱的思想,不然的话你会什么都想,想这想那。而这个音乐又是我们大法的音乐,这个音乐的背后也有了它的内涵和伟大的佛法在它的背后。那么你听音乐就象听佛乐、佛的声音一样,就起这个作用。如果你说我能够达到入静,思想能够不乱想了,那么你不听音乐也是一样,说我能够炼更长时间,不听音乐是可以的。

问:入定与入静是什么关系?

师:入静就是你静下来什么也不想,炼功。入定就是你能够定下来了,进入到那种忘形忘我的状态,但是你要知道自己在炼功。忘形就是觉得身体都没了,忘我就是除了我炼功之外,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这是一种很好的状态,这叫定住了,也叫入定。

问: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时间长了很容易会随波逐流?

师:是这样的。所以我才叫你们不管老学员、新学员都要到炼功点上去炼功,参加学法会等等。在这个环境中会清洗你,不断地洗去被常人所污染的语言、行为和观念。

问:炼功时周围很静,如果突然有声音总会吓一大跳。

师:没有关系。如果练其它功法说道很多,什么吓坏了,气上头顶下不来了, 等等。我们这里不存在这些问题。而且每个人都会遇到,不管谁炼功,你都会遇到干扰你的声音。远处的汽车喇叭声,邻居的吵闹声,甚至你家里的突然出现的声音,都会干扰你,这是谁都逃不掉的。因为人有业力,有业力那么就会有磨难。但是它不会长久,往往在炼功的初期出现,而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不存在这种现象了。

问:请师父讲一下修炼的起源好吗?

师:哇,你想知道的这个事情可够大的。这一期的宇宙天体都不是最根本的,你不知道我讲的这个宇宙的概念有多大。你们想象的宇宙的概念与我给你们讲得再大都是很小的一个范围,所以你要追溯起修炼来,那是不可思议也不可想象的。所以对你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与你们修炼本身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问:老师传的是宇宙的法,为什么法轮世界不在高层次?

师:那为什么法轮世界非得在高层次呢?因为我讲啦,我还得重复一句:我坐在这里我就是个人,你就把我当做人。我和你们一样要吃饭要睡觉的。当然了,每个人他的生命都有一个来源,我也有我的来源。我来做这件事情的最后一站是法轮世界,那么法轮世界以外可能还有我呆过的或者是创造的不同的更高层次的世界。对这件事情不要管它,不往这上用心。

问:在很高层次上的神是没有人身形象的,那里的神还有佛和道的分别吗?

师:我记得我在一篇经文中给你们写过了,宇宙太大了。现在这个佛的概念就是你们以往对佛的认识,那是很小的,实际上佛的概念是非常大的。就是那样大,也没有超出宇宙太大的范围。道的概念也不能涵盖庞大的宇宙。那么就是说,他们到一定层次后就没有了。而我选择的是佛的形象,过去我没有身体形象,这个问题讲得很高了啊。我从前也跟大家讲过,是我选择了佛的形象,是我站在佛家的基点上在传宇宙大法。其实我一切形象俱全。我想你要是多看书的话,可以知道这件事,我以前已经讲过这问题。

问: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修成后是否能知道在最高最高上面还有师父?

师:有些是,但是仅此而已,有些不是。因为上面的一切对你都不会显露,你什么都不会知道。所以在你的概念当中,就是上边什么都没有了,往你的眼下一看,一目了然,什么都显现在你的眼底,而在你以上却什么都没有。那个境界中表现出来的状态不是你现在能够理解的。尽管上面有法理,我讲得很高,我也只是用人的语言讲。到时候你们所知道的法理,听到的法理绝不是我现在给你们讲的这样的语言。一切观念都会发生变化,上面的一切对你来说好象是不存在的,你们会想上面更高层次上可能还有,是不是起码师父还在上面,也仅此而已,甚至这些都会变得很渺茫的。因为那是你的果位决定的,你的层次决定的。你修到你那个层次之后,在你下边你有一切能力,在你的上边你却没有任何能力。

问:在健康博览会上是否一定要将大法轮挂出来?

师:健康博览会这是学员们出自于对大法的热爱,想叫更多的人得法。至于说挂不挂这个法轮,不要用人的观念去考虑。但是象这样的事情,我一贯主张要酌情去做,任何事情都不要搞过了。因为我们是在利用常人社会的形式在修炼,所以我们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炼。这句话不单单地体现在你修炼的方式上,你的弘法、你的炼功、你的一切行为都要体现这一点,才能够被更多的人理解,才能使人来得法。不要叫人认为你是搞宗教、搞迷信,对你不理解,变成了阻碍人得法的因素就不好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要恰到好处,在这一点上我们要理智。

问:弟子圆满之后能不能见到师父?

师:你还没有圆满就想圆满以后的事儿。所以你现在要一心放在修炼上。我过去跟你们讲过这个话:我可以在一切境界层次中显现出来,我有从上到下一切的身体俱全的形象,这个是你们不能够理解的,还包括人这儿,我想来就来。我记得我写过一首诗,叫“苍穹无限远,移念到眼前;……”不管多大,对不同层次的生命,逾越他以外的层次都是不可能的,逾越他所在以下的层次都是有时间间隔的,也就是有时间的,需要时间的。而对师父来说,没有任何时间的概念能阻碍我。当然了,这个不是你们现在能理解的。

问:师尊为度我们为何还要几次转世人间?

师:因为我们在座的不都是人,也不都是同一时期来到地球上。如果我只转生一次,那以后再来的他就跟我没法结缘了怎么办?许许多多的复杂的因素都在做这项事情的准备。而且我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都转生过。我多少世以前可能当过你们国家的皇上、国王、将军、出家人、文人、勇士。(鼓掌)就当说笑话,讲的是因缘关系。

问:海水是佛的一滴眼泪,请问佛的眼泪为何在我们空间里显现出来?

师:就象天上的神能掉到地上来当人一样,这应该能理解的。那个海水是佛的一滴眼泪,你再把这个海水拿到天上去,那佛说什么也不会要了,因为它太脏了。

就是说它已经是这个境界中的物质了。

问:我还是个孩子,父母不让我修,那该怎么办?

师:如果你已经懂事了,你就应该自己拿主见,修和不修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要真修,我想你的父母不会象对待大人那样给你制造障碍,关键看你自己坚不坚定。谁修炼的开始都会碰到磨难,都会有阻碍。昨天一个学员讲,他要想参加法会,学校不给他开门,他拿不到那个放在学校的地址,这就是他的阻碍。谁得法都会碰到阻碍,但是那个阻碍表现起来已经相当的小了,连这样一点阻碍都冲不过去就不行。法不是随便得的,别看你们坐在这儿,可能你们为这个法付出不知多少才促成这个因缘,包括不同的历史时期,不知道费尽多大周折才能得到的。有些是你们知道的,有些是你们不知道的。你能够碰到法的那一瞬间你觉得很自然,其实在能得到法的那个时间和地点的促成已经费尽了周折,那些个事你不知道。

问:北京一个学员编写的中英文对照大法翻译手册应该如何处理?

师:我得这样说,他是想要为大法做好事,但是这本书是绝对不能出的,因为任何大法中的词汇都不能下常人的定义。大家知道,所有出的大法的书都是我讲出来的法,都是我讲的,出的书是我自己亲手整理的。没有经过我整理的,没有我同意的都不能随便出,也不是我的东西,也不是我们大法的东西。谁要随便整理资料这都不行的,过去我已经讲过这问题。当然学员的目的是好的,要把这些东西收回。

问:这一茬的人体是最美好的,谁都想要,这是否与正法的安排有关?

师:这一茬的人的身体不是最好的。大家知道,宇宙的中世纪人体是最美好的。不是指这次人类文明的中世纪。这个不是你们概念当中能容纳得了的,所以这些事情你们不要过多去想。

问:我的思想被极坏的东西控制,看书学法似乎也不起作用,师父还度我吗?

师:我这要分两方面讲。如果你要是我在最近写的那篇经文中那种人,以前没有把我当师父,或者是你一直象那篇经文说的,你一直被这些东西控制,就是你不专一。那么你自己主意识要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动,你别管它乱不乱窜、哪痛不哪痛的,你就去学、修,坚定下来,什么都会变。一个修炼的人你觉得身体有不好的感觉,这本身不就是好事吗?如果你不修炼,就不会惊动你身体中那些不好的东西呀。经文写出来了,是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想改变自己,你就将失去这个机会。为什么身体变到这种程度?是你自己造成的,你自己还得在这层状态当中悟过来。你想:我一后悔了,师父就什么都给我马上改变了。这不行的,这不是修炼。

修炼是严肃的。你在不断坚定自己、不断学法、不断认识的过程中,会慢慢地改变过来。过去你没有真正地在大法中修炼,你也在看书,可是你看书的目的是为了调整你的身体,你看书的目的是为了排除你认为的磨难。我把大法传出是为了度人,为了让人修炼圆满,却不是为了给人解决什么危难治什么病,或去掉什么人认为的不好的东西。所以你必须得有一个真正想要修炼、坚定大法的信心的时候,你的一切才会发生改变。你说我就为了这些才学大法,你什么都得不到。为什么?我们不是不慈悲于人,因为我管的是学员,是修炼。而人自己造的业自己总得去还。(鼓掌)

问:请师父明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不同层次的宇宙生命对大法会作出不同的反应?

师:这与你修炼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些天机我也不能讲给你。我告诉大家,整个宇宙在漫长的岁月中都偏离了这个宇宙的大法,都偏移了也就都不知道自己偏移了,只有被正过来了他才知道。就象人一样,就象你们今天坐在这里的修炼人一样。你们今天回过头去看看常人,你们才知道常人多么不好了。你们没修炼之前,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是一个道理。不同境界存在着不同境界的谜。

问:今后亿万年的生命都要时刻牢记向内求?

师:这是人修炼的状态,与神不是一回事。修炼对一个生命来说不是存在的目的,只是人回升的办法。用人的思想想神的事情怎么能想得了呢?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人哪,我讲珍惜你们人的一面是因为你们能够修炼,并不是珍惜你们人的本身。对神来讲人是肮脏的,即使对我来讲也只不过是宇宙中不能缺少的最低的一个层次而已。所以你们的思想老局限在人这儿,觉得人怎么怎么,用人的思想去想神,你根本就想不了,就象神没有人的思想是一个道理。

问:为什么抱了不纯的目的来学法的人还能祛病健身,还能得到福分呢?

师:因为这是大法在最低层次上的体现。因为宇宙大法不是为了给人提供修炼的,他是给不同层次生命开创不同层次生存环境。那么在最低一层人的这个状态,人的生存环境当中,法在这一层的体现当中,你接触到了。当然人他不是修炼,人就是人,那么人最好的状态是没有病、健康、有福分。你接触到了法,也就只能得到这一点。

问:师父说: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你们失去的还不只是这些。

师:对。宇宙有多么庞大啊!不同层次中,不同境界中的神违犯了天条都要打下来。在漫长的岁月中他变得不好了,不能在那个境界中了,他将降低他的境界。有的变得特别不好了,将被打到人这一层来。有的变得连人都不如了,那就连人都当不上,甚至被销毁,何况人呢?也就是说你们失去的还不只是这些,就这意思。法在人间体现这一步,现在你们还只是修炼,他还没有在人间体现出法的威力的那一步。真正在人间体现出来的,就是正人间的法。到那个时候就面临着不同的不好的人将被淘汰的问题。淘汰到哪里去,那就看他自己的位置应该在哪儿。

问:修炼是有截止日期的,如果我们到了截止日期还没修成……

师:想这么多干什么?我一再强调这个问题,想就是执著,放下它不要想,保证给你的修炼时间是够用的,你不抓紧可不行。你说我慢慢修吧,够不够用呀?不够用。因为法也是严肃的嘛。

问:修炼人的血那么珍贵,怎么能让蚊子吸走呢?

师:你在修炼当中你自身的业力在往出发放的时候,你知道你那个血有多么肮脏吗?你知道那个蚊子给你吸走的都是肮脏的东西吗?当然了,我们在修炼的时候身体越来越健康,越来越比常人好时,可能也会有这种事。假如那个蚊子生前曾经是被你杀死的一个生命,你不得还它吗?但吸走的也绝不会是珍贵的东西。不要总是看自己怎么受伤害,怎么不想一想自己所欠下的业力怎么还呢?前生有的人杀的人太多,干的坏事也太多,你今天想修炼,蚊子都不能咬你,扑噜扑噜屁股你就要走,怎么能行啊?!如果你是个修炼得很好的人或者业力很小的人,你看那蚊子到不到你身边来,它咬周围的人,就不咬你。因为你身体没有黑色业力的时候,蚊子就不敢进入这种纯阳的环境。因为有阴性的环境存在蚊子才来的,符合了它,它喜欢了,你的血符合了它的标准它才喜欢喝。你的血是纯净的,蚊子它倒觉得不好,是不是这个道理?(鼓掌)

问:另外空间的物质都是真实存在的,为什么还会出现随心而化的问题呢?

师:对啊。别光想到钻牛角尖。我讲过人的思想都是物质。你想的东西都能想成,你说出的话,说的东西都是有形的,只是你看不见,一切都是物质。物质在人的眼中和在神的眼中不是一回事,人看到的物质存在形式不是真实的,也不是不动的。这是宇宙存在的真实体现。是人的思想太不好了,想出来的都是邪的、恶的、不善的、有求的、为私的、带着情的、等等,等等。所以想出来的都是假象。你老是从一方面去钻那个牛角尖。为什么讲佛的智慧大呢?他和你的想法不一样,他的容量大,他不在一个方面想问题。

问:我是西方学员,感觉在《转法轮》里“爱”好象失去了它的地位。

师:我告诉你,耶稣、圣玛利亚和耶和华所讲的爱,不是人理解的爱,是慈悲。只是现在的人类在西方的语言中没有“慈悲”二字,所以后来的人就用“爱”这个字来代替了神讲的话。这个爱对神来讲它是肮脏的,慈悲才是神圣的。由于爱,人沉湎在性欲当中;由于爱,人沉湎在罪恶的乱性当中;由于爱,人会干出许许多多不好的事情,神所不能容忍的事情。爱,存在着人类认为美好的互相帮助的一面,同时也存在着不好的负的一面,而慈悲却完全都是好的。所以过去西方的神讲的爱,我再明确地告诉你们那叫“慈悲”,而不是人间人所说的爱。是因为你们的文化中没有慈悲的概念。你们的古代的人把神所讲的话用“爱”这个名词给记录下来了而已。

问:对西方人来说,“附体”是很奇怪难懂的,如何向西方人说清“附体”?

师:在西方社会里也是有六道轮回存在的,对人来说这个是逃不脱的事。只是耶稣只讲了地狱而没有讲轮回。耶稣讲了人是有罪的,而没有讲有罪是因为人有业力,这是因为人的文化不同造成的。关于附体的事,在西方的文化当中不是没有。你们记得在《新约全书》里面有耶稣去治那个鬼附在人身上的事吗?《圣经》里是有记载的。而那些鬼说:这些不干你耶稣的事,不关你的事。而耶稣却非要把它治掉。从这一点看,你对自己的文化还不够完全了解。

问:“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可否说: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

师:对修炼的人一般来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表现最确切的一个做法。因为他打你、骂你都是因为是非,就是矛盾。你要跟他说,你不该打我,说不定他还会多打你几下。你要跟他理论,那么你就会跟他陷在矛盾当中。只有不理他,也就完事了。所以这句话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最确切的做法。(鼓掌)我们有的人他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说他修得真好、不错。有的人知道,你打我了,我不打你;你骂我了,我也不骂你。但是总觉得心里头过不去,总要说一句:你不应该打我。就是因为你的心里还放不下,你欠人家那笔帐你还不想还,还了心里头也不服气,总要说上一句安慰安慰自己。当然我讲的话好象有一种辩证关系,我想问一

问:我的白人学员或者黑人学员,我这样讲你们听得懂吗?(鼓掌)好,谢谢大家。

问:我的职务是教哲学和文学,我觉得哲学和文学对常人社会有益。

师:我告诉大家,我们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你该做什么工作你还去做,你们没有错,因为你的工作和你的修炼是分开的,只是你修炼中的心性会在你的工作中表现出来,谁都会说你好,修炼大法的人真好,因为你表现得好。至于说将来它处于什么位置,全宇宙都偏移了法,除了大法人类社会哪儿还有一块净土呢?哪儿还有一块干净的地方呢?将来的事情我不想讲,反正是人类的社会一切都变得不那么好,可能在未来不能够变好的,那可能就要被淘汰掉,不只是人。现在你做什么工作你尽管去做,因为法没正到人类这一步,现在只是法在度你们。

问:家庭环境一直不好,其间造成我的家长对大法的不敬,是弟子在造业吗?

师:不能这样看,要从两方面看。一个可能是自己有业力促成的,一个可能是自己修炼有执著心不去造成的。两方面原因都有,但是也存在着不同的人对大法的不了解所表现的不同状态。

问:有一些基督徒不相信有“六道轮回”。

师:耶稣不是讲过人做坏事要下地狱吗?我只能跟大家这么讲,你们有人可能看过《新约全书》和《旧约全书》,特别是《新约全书》,都是某某某记录的,某某某记录的,都是一段一段的记录。这种记录是一种回忆的记录,就是听过耶稣讲话的人在回忆着记录下来的。而耶稣在他一生当中讲过的话,大家想一想,能象那一本书那么点儿吗?那么少吗?耶稣讲过很多话,很多话、很多话被人忘记了就没有记录下来。那么为什么就不记录下来呢?从另外的原因讲,是因为人也只配知道这么多。

因为佛法在如来这一层次中讲的法都不能完全叫人知道。释迦牟尼在人世间讲的是罗汉法,人也就能知道这么多。耶稣讲出的那个话已经完全能够使人按照他的话做而上天国了,就够用了,所以神就使它没有留下那么多。东方的经书虽然很多,也是断章不全的一种回忆的记录,这一点是肯定的了。从另一方面讲,有的白人是东方人转生的,假如你在西方没有这种事情,你转生东方人时会不会有呢?而且,东、西方人有许多是往复转生,就是来回转生。有的人觉得对东方文化亲,有的人觉得对西方文化亲,也可能有他不同时期转生时留下的痕迹促成的。但是别看你现在是白人,或者别看你现在是黄种人或黑种人,说不定你是哪一种人。

问:老年人视力不好,喜欢听录音,是否与读大法有同样效果?

师:一样的,真心学法眼睛说不定就会发生变化,听和读都是一样的。别讲你们的年龄大小,那也是你自己的执著与障碍。大法不分年龄大小,你就只管去修。我记得我当年在北京传法的时候,学员喜欢管我叫大师。后来下面有一个年岁比较大的人,好象是七、八十岁吧,他递上一个条子:你为什么称大师?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没叫大师。(笑)我就跟他讲,我说我没有把自己叫做大师,是大家尊敬我,他们想出来的名词管我叫大师。其实管我叫什么都行,叫名字、叫老师、叫先生,什么都可以。我不注重这些,我不注重任何形式。其实说白了,人的年老和年轻不能够针对修炼的人,因为元神说不定多大岁数,那是你真正的自己。如果要这么讲,这宇宙中我的年龄最大,你们谁也没有我大。(鼓掌)

问:“论语”涵盖了《转法轮》的全部内容,请问为什么叫“论语”?

师:大家知道好象是孔子有个“论语”,但是概念与内容完全不同。我在论佛法,用人的语言,所以我就把他叫“论语”。(鼓掌)就是这个概念。人的语言为法所用,怎么用都行。只要能说明问题,只要能度你们,只要能说清法,我就会这样用。所以我不受现代规范了的语言与词汇的限制。

问:在一癌症医院工作的大法弟子准备弘法,不知妥否?

师:那要看出发点是什么。比如你想要给人用大法祛病。大法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得病是不正确的,但是大法不是为了给人纠正不正确状态。大法传给人是为了度人的,是宇宙中给不同生命开创不同生存环境的伟大的那么一部天法。(鼓掌)想拿他来给人去治病,如果是这个心就不对,是不是?噢,大法可以治癌症,我们上医院去给人家治癌症。不是在度人,是用大法去治病,这就不行。

不是我们不慈悲,跟你们讲了,耶稣也好啊,圣玛利亚也好啊,还有耶和华本事比前两位神更大,还有东方人信的宗教中的佛陀,只要一挥手,小小地球上的人连一个有病的人都没有。他为什么不这么慈悲给人做这件事情哪?因为人在自己干坏事。我今天给你做了,你明天还干坏事。当然倒不是为了惩罚人,是宇宙的理在衡量着一切生命,是因为人自己做了坏事,自己得去偿还。就说你杀了人,佛帮你把业消掉,你就可以随便杀人了?只要你一杀人有业力,佛就给你把病消掉,这能行吗?人做了坏事,得自己去偿还,自己去承担。而往往人做了不好的事在人身体的最大表现就是病,会用病来惩罚人。这不只是我讲,耶稣也讲过,人是有罪的。为什么人会有罪?就是人身体有业力。在西方的文化中它没有业力这个词,没有这个词汇,所以耶稣就用一个“罪”来概括地说明了。实际上有业力他不就是有罪吗?没有罪怎么能有业力?那是一个道理。

问:圆满后来到各自的层次中时,我们的身体是否带有师尊的授记?

师:已经修圆满了就不存在授记的问题了。授记是人在迷中,落到这里来了才授记的。圆满了,那你完全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完全是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一个伟大的神了。我给你们的并不是束缚,我给你们的是一个伟大的神。(鼓掌)

问:没学法轮大法的人很喜欢听“普度”、“济世”的音乐,请问师父可以让他们听吗?

师:可以。音乐嘛,当然我们大法的音乐他听了,必然也是有好处。

问:现在男女平等的社会观念很强,作为女弟子,如何做到柔而勇猛精进?

师:现在人说这个女性越来越解放,个性越来越强,其实你们并不是被善那一面带动的。我觉得强不体现在人的外表这一方面,你平时就象一个温柔的真正的女人一样,你的能力会使你同样得到你应该得到的一切,不见得你非得表现出来象阳刚、象男人一样你才能得到。你们懂我说的道理吗?(鼓掌)就说你们是女人,你们一定要象女人一样,善良、温柔,才会得到男人的尊敬和爱。如果你们不能够善良和温柔,男人看到你们就害怕,(笑)你们就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爱以至家庭的温暖。反过来讲,咱们别光说女的,我们男人也得象一个男人的样子。但是地球上的当今社会都不好了,我只能要求我的弟子这样做,这是社会做不到的。我记得五十年代以前的西方社会,男子很有绅士风度,尊敬女人。由于女人象女人样儿,所以男人很爱帮助女人,尊敬她们,爱护她们。而女人也象女人一样地去疼爱自己的丈夫,那是人的行为。而今天你们都把它变异了。

在东方的社会里面,这个女人过分的强,使这个男的都变成了象女人一样。我告诉你们,你们自己的骨子里面希望自己的男人强,可是你们的内心却希望你们压过你们的男人,这不矛盾吗?如果社会的形式都变成这样的时候,那男人能抬起头来吗?能挺起胸来吗?能做一个男子汉了吗?一个家庭里不能有两个户主,一山不容两个王。所以二虎相争,必有一伤,(笑)家庭必然不和。两个大王在一个屋里头,这还了得。总得有一个户主啊,所以才搞得家庭离婚啦,不和呀。你们总是这样说,男人们说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象个女人;女人们说这个男人根本就不象男人。

在西方社会里来得更痛快,互相之间一结婚的时候就把财产分好,咱俩将来离婚的时候这是我的,那是你的,来得更痛快。完全都没有了那种女人嫁给男人要依赖男人;而男人呢,不是想到这个女人一旦嫁给自己了,女人把她的终身已经托给自己了,自己要对她负责任,根本就没有这种心了。个人的利益、个人的自由高于一切,那你们还到哪里去找家庭的温暖。互相争强斗胜,谁也不服谁,我告诉你们这不是人的状态啊!(鼓掌)夫妻之间都不敢互相相信,你们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使你们有安全感,有温暖、温馨的地方,你们活得不苦吗?可是你们心里头这样想:不应该这样,应该有一个温暖的地方,有一个温馨的地方。可是你们的表面却破坏着这一切,强调自私的个性,却不让它有这样的地方。大家都在这样做的时候,那美好的人的关系就失去了。当然我只能跟弟子、跟你们讲,告诉你们这些不对。人类已经无可救药也无可挽回地扭转它的一切了。现在的社会舆论一切宣传工具的导向都在谈论着个体的自由,放任着个性。我告诉你们,这种放任的个性看起来你好象自由了,其实你永远都得不到那种温馨的幸福了!你永远都不会再有信任的人了!(鼓掌)

问:大法弟子有修到佛世界做老百姓的吗?(笑)

师:别笑。这也是个概念问题。修的人是有果位的,所以绝不是老百姓。圆满之后都是有果位的。

问:大法可以改变表面的我,也可以改变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我,这样理解对吗?

师:理解是没有错的。我以前讲过这样的话,如果要没有人的身体,就修炼不了,那么也就提高不了,在其它空间的身体怎么能谈得上改变呢?修炼是离不开这个人体的,所以必须得是人这边在修,才能够改变。有的时候看大法书,你不集中精力,口里把他念完了,思想不在,是因为你的副意识或其它方面也在起作用。你的思想偶尔地出现了,一会又没有了。如果你经常出现这个问题,你就等于放弃这一切,把这法给别人,这是不行的,我也不允许这样修。

问:如何理解爱与执著的不同?

师:它是两个概念。爱可以产生执著,它本身在修炼中能造成执著。但是在常人中,在社会中,它还是一个人所不可缺少的因素。人离开了爱,人就更会干坏事,魔性更大,所以人还离不开这个爱,离不开这个情。因为情是人的,是给人提供的生存环境中的必要因素,但是却不是给神的。作为修炼的人,你们要跳出来,修去爱、修去感情所产生的执著,就是这种关系。说如果要做到既爱又不执著,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在你修炼的过程当中,你又不可能一下子做到什么都能够放得淡,放得下,不那么执著。所以你在现有这个阶段中,你是什么状态,那么你就是什么状态。

你不要自己强为:我心里头本来是爱,爱我的亲人,我就硬想不爱他,你就错了。因为你的境界不是提高上来的,是你自己人为地在做。如果你这样做了,反而叫人家不理解大法,破坏大法的形象。你的爱在你修炼中被消去的时候将有慈悲出来代替。大家知道,我坐在这里,我对每一个人,用你们的话讲都是爱护的,其实这是一种慈悲,(鼓掌)而和你们那种个人感情是截然不同的东西。我想你们自己都能够把我与你们之间那个爱区别开。(鼓掌)

问:集体炼功时迟来早退、手脚重、影响别人入静等等,该不该提醒他注意?

师:说到这个问题,又引出来我一个想法。我告诉大家,中国人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在全世界都是闻名的礼仪之邦,无论从文明卫生和表面上都是非常讲究的。在中国周边的国家的文明都是中国人给带去的,从中国学去的。(鼓掌)可是你们知道吗?文化大革命以后把它都当做四旧破除了,讲究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长了虱子说成“革命虫”。人把肮脏作为美好。这种观念延续到后来,现在虽然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也比较讲究一些了,可是这个文革留下来的观念却还没破。所以你们到了西方社会来,西方社会的人对你们在这一方面实在是很难容忍。

你们不拘小节,不修边幅,邋里邋遢,说话声音很大,不分场合、地点,不讲卫生。当然了我讲呀,你们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炼,作为修炼的弟子,你们得做得到。本来这不算什么,我不想讲的内容。可是你们知不知道,由于你们的表现使一些白人学员在弘法中不敢进来。大家得注意了!这不只是一个行为的问题,真得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我倒不是叫你们穿戴讲究怎么时髦,你们要懂得最表面人的文明。我告诉你们,其实大法里面也包含了最低层次的内涵,做任何事情要能想到别人,我想你们也一切都能做好。(鼓掌)

问:有学员说某事请示过老师,可别人又觉得他的做法、言行不象修炼的人。

师:有很多人在两个人争论不下的时候就拿出我的话来说“老师说的”,为他自己的执著来辩护,掩盖他应该去掉的心,这很不好。但是反过来讲,也不能看到他的言谈举止中有不符合大法的,你就说他不是学员、修得不好。其实他有很多很多心已经去掉了,他比常人不知好了多少,只是他没有去掉的心才能表现出来。那么你看到了,对于修炼人就难以接受。这说明不要从表现上来衡量人。刚才两方面我都讲了。

问:有的老学员脸上发黑,老年斑很多,有的身体消瘦,这是否正常现象?

师:修炼就是复杂的。如果你注重这些,那么就专门叫你看到这些,看你还修不修。那么反过来讲,如果这个人真的出现这个状态的时候,我们真得看看他实质上精不精进。书也在看,功也在炼,那么实质上他怎么样呢?有的人看书,好象是一年多了还没看完《转法轮》,可是他总在看,功也炼得很勤,还叫别人也来炼。修炼是严肃的,在这个世间上没有比修炼更严肃的事情了。我们得真正能够做到呀。

问:不参加集体晨炼,没有接受风吹日晒寒冷酷暑的考验就影响圆满?

师:倒不是因为这一些。我不是讲了吗?吃苦是为了去执著,是为了提高。人单一地吃多少苦并不一定代表着什么,关键是集体修炼那个环境能熔炼人。人最表面上平时接触的都是常人社会不修炼的人,你是被他们熏染还是在大法中被大法弟子们熏染,我讲的是这样一个道理。

问:创造宇宙是法还是神?听说神创造了宇宙,而少听到佛和道创造了宇宙?

师:那你听说的神是什么造的?你应该多学法。但是这个话也引起了我一个想法。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西方宗教中讲他们的天主创造了世界,也有东方的佛教中讲是佛的业力创造了宇宙。他们那个业力的概念是只要做什么事就是业力,业造成的结果。我们在东方的神话当中或者古老的传说当中,还有听说过盘古开天地。我们就讲一讲这个盘古开天地。大家可能从故事中听说了,这个盘古他最后把身体一下子化成了天、地、山川、河流和天上的星星。不管怎么去讲,我告诉大家,不同的层次,不管你是哪一层次的神,你都不可能知道上面的事情。在过去漫长岁月中早就偏离了法,甚至许多生命对法根本就不知道了,忘记了。为什么忘记了呢?因为现在的这一期文明中的一切生命,不管你多高,大都是第九茬产生出来的。在那九茬以前法是什么样,人们就不知道了。到了第九茬的时候更不知道法是什么了,只知道不同层次上有不同层次标准的存在。就是说他原始生命已经几乎是没有了,所以也就不知道宇宙的由来。

宇宙在不同层次中发生劫难的时候,就是不同天体的解体,用你们的话讲就是爆炸。一旦爆炸了之后,更高的神不会下来叫最低层的神看见他在创造宇宙,更高的神就造就一个低层的神,叫其创造下一层的宇宙。那么在这一层中将有新的神诞生。我讲了,不同层次中都可以产生生命,在这一层次中诞生一个神,他必须得具备这个能力,开天辟地,创造这一层的宇宙。而更高宇宙有没有神,他也根本就一无所知。

我刚才讲的其实是一个道理,就是说不同层次的佛、道、神,他都有能力在他所在层次或他以下创造宇宙中的一切。但是是他的范围,他就认为自己造了世界,这是指比较原始的。如果一个神造了更大的宇宙,然后有一个神在后来已经造成的这个宇宙中某一层次某一时期诞生了,在他诞生的这个境界中,又经过漫长的岁月,这个境界中宇宙出了问题了,被更高层次上的神给他解体掉,就会出现爆炸,那么过后他再去重新建立起来,他觉得他重新建立了宇宙。他不知道宇宙上边还有更大的宇宙,那么在他更小的层次中也会有这种事情出现,比他更小更小层次中还会有这种不同层次造宇宙的事出现。我刚才讲的话你们听懂了没有?(鼓掌)我在《转法轮》第五讲中讲过,不同的神创造了不同特性的宇宙,你们不是很多人有问题吗?就是我刚才讲的这样一个情况。宇宙太庞大了,不同层次发生的变化都是极其广阔的天体中的一个小粒子而已,对神而言都是不可思议的。

问:古希腊神话中的众神或中国神话中的众神,是想象还是确实存在过?

师:我告诉大家,由于现在社会人们在现有的科学带动下越来越钻到现实中来,而这个现实却是假现实,而真正宇宙伟大的真相却越来越被这个假现实所掩盖蒙蔽。这是因为人自己造成的,是自己越来越相信这个表面。有很多古老的神话都是真实的,人们就把它当做是人编出来的故事。我今天把宇宙大法的传出,因此而引发的一切和将要发生的一切,会震惊一切生命。将来会有更轰轰烈烈的事出现,因为法会到人间中来。人不相信的一切都会出现,会震惊得人目瞪口呆。可是不管这件事情有多么大的强烈的反响,延续多长时间,再过数千数万年以后,人们就会把它当作故事;再过多少年以后,人们可能同样会把它当作人编出来的东西,人就是这么低能。耶稣的出现现在不是有人否定吗?说是人编出来的。东方的释迦牟尼的出现现在不是也有人说是编出来的吗?

问:父母已修佛多年,他们是迷在师父最近写的两篇经文中的人,如何才能使他们修正法?

师:我写的经文给他们看看,只能这样做。谁也代表不了别人。我们只能够劝善,不能够强迫别人,不能强迫人家。人想得什么是自己的事情。逼着他们做什么都不能算数,得他们自己做自己修才算数。

问:本来物质条件还不错,却刻意生活很俭朴,这是不是一种执著?

师:可能中国人有那么一段苦日子,大家穷怕了,使人变得过分俭朴。过了,这就不好。正常地生活。俭朴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什么事情要过了,就不是好事。修炼的人不应该存有什么固有的念头。俭朴是没有错的。

问:在中国修炼和到欧洲出差是否是您的同一法身在看护着学员?

师:同一法身和不同一法身这还有区别啊?我告诉你,他们都是我同一智慧在管,根本就没有分别的。其实法身就是我,我怎么想法身就怎么想。

问:请问什么是真体?什么是功身?

师:这是有区别的。因为人这儿的一切在神的眼里都认为是不实的,只有佛的身体、神的身体才是真实的,所以就把那一层的身体或者更高的叫做真体。功身那就是我自己独有的,在这个宇宙中任何生命都不存在的。他是我庞大的功可以同时构成我的形象。(鼓掌)

问:炼功时,老是听到老师的说话声。

师:如果讲的是法,是书里面的话,就没有什么,那是一种你的功能方式的体现,是你自己功能的体现。如果不是法里面的东西,那就是有干扰。

问:教孩子炼功,跟他讲要做好人,还要读经给他们听吗?

师:你告诉他做好人那只不过是做常人中的好人。那法才能够使人回升,是不是这个道理啊?五套功法小孩能炼多少就炼多少。说不能炼,再长大了一点炼,也没有关系。

问:给孩子讲大法有关法理时用孩子能听得懂的话去解释,是否妥当?

师:我想这没有问题。因为你是修炼人,你不会把他解释偏的,你用道理给孩子解释,我想没有问题。

问:我有过过关的事发生,而我却失志,我想再重新修炼。

师:刚才也有的学员问我还能修炼吗?就是说他可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觉得有做得不够弟子标准的地方。做了不好的事之后,你还能修炼吗?能不能修炼那全看你自己。你已经闻到法了,得到法了,当然你没做好,你没过去那一关,那损失是很大的。你可以重新修,静下心来,横下心来,重新开始。既然你已经有决心在大法中修炼了,你已经觉悟了以前做错了,你为什么不横下那条心来重新开始撵上呢?只要你一动心,想这样做,你不用跟我讲,也不用跟别人去讲,你只管去修炼,我看也就行了。其实你们哪个人修炼的开始还不是因为他想修炼才得大法。但是你不能够机会一失再失,错事一错再错。修炼是严肃的,如果再错下去,将来恐怕你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再走进这个法。既然你已经有机会走进法,那你就别再失去了。

问:许多在北美的弟子未婚同居,甚至已经有了小孩儿,是否应该补办一下结婚证书?

师:应该。我告诉你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去修炼。咱们换句话讲,在中国过去人结婚要天地承认的,所以叫拜天地;要得到父母承认的,要拜父母。在西方社会要得到他们的主和神承认的,所以要上教堂向主发誓,主或神做你们的证婚,证实你们的结合。现代的西方社会,破坏了这些了,什么形式也不履行了,两个人凑到一起,没有任何约束,高兴了在一起,不好了再换一个,这不行。做为大法学员这一点道理你们应该懂啊。在西方社会里性开放造成的业力非常之大,东方来的人我看更厉害。你们得注意这些事情。说人不好了,修炼的人做得还不如常人,那还不是个问题吗?当然,你们心里头想:我们虽然没办理手续,但是心里与行为上就象已经结婚了一样,有了孩子了,我们也不可能分开了。但是你们没有履行过手续,你觉得能够做到相互负责任,我说这一点不错,但是为什么不去办一下手续呢?最起码叫常人社会认为你们是合法夫妻。我想是这样的吧?就是说你们不能在这些问题上太随便了。不多讲这个问题了。大家以前做的不管怎么样,过去了就让它过去,重新做好。

问:如何分辨元神离体时与开功后看到的情景?

师:这已经讲过了。大家知道“为何不得见”那篇经文我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为何不得见哪?即见有所不清。就是你能看见了,也不是那么清楚。如果是清楚的,也是局部的,绝不会象神那样开放的,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得见,象电影一样。当然也有特殊情况的,因为我在普遍地讲。

问:冒着暴风雪去参加法会,车在路上坏了,家人对我的冒险行动很不理解。

师: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公式,都按照这个公式去做。修炼,每个人遇到的情况都是复杂的,可能这个原因,可能那个原因。比如说,我们有的人自己因为心性过不去,出了问题;也可能因为应该有其它事情更重要;也可能就是这样的难,因此碰到了困难,遇到了阻碍。所以修炼是极其复杂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也许因为你的车坏而避免了前面几公里以外会遇到的车祸,也许这样,也许那样。在修炼中你们所经历的都是好事,也都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

问:只有两天介绍大法的学习班,做法好不好?

师:只有两天介绍法轮大法的学习班,这个时间就太紧了。如果一个人看《转法轮》这本书不能够连续地把他看下来,从此这个人就很难再拿起这本书来。为什么呢?因为人有思想业力,由思想中的观念才造成那个业力。你看书的时候就是在消除你思想里面的业力,那个业力是活的,它知道你在消它,它就开始不让你再接触这本书。你哪怕有时间,它也不让你想到去看书,它尽量地让你没有时间去看书。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许多人第一次没有看完就再也没有时间接着看下去的原因。而看录像也是这样,如果你不能看全,很难再找到时间让你再看。这魔在干扰,不让你有时间,想尽办法不让你再接触,所以会有这个问题。但是大家弘法又没有很多时间,这问题只能说根据你们情况去做。

问:如果长期接受功友善意的赠送,是否在无限地失德?

师: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有一个学员家庭突然间变得困难起来了。这个困难作为修炼的人很可能他以前欠下这样的债,在消的过程中让他必须得有这样的承受,但是时间不会长。我讲可能会是这样。那么有的学员觉得他这么困难,我们得帮助他。怎么帮助呢?大伙凑钱,给他钱,供他一家人的生活。好,那么从此这个人什么也不干了,除了学法之外就是在家吃、喝、花他们的钱。那么再接下去,法也不学了,你就拿钱来吧,我就这样生活了。大家想一想,你们是有慈悲,但不能这样对待这些问题。每个人都有他的难,大家可以出于慈悲去帮助他,解决工作或临时应急地解决一点问题,但是绝不能够长期地这样做下去。我给他安排的那条路你们都给破坏了,他都没法修了,最后他不修了。他工作也不找了,困难也不解决了,反正有钱用,你月月给我拿来就行了。那么我说学员在干什么呢?

赠送?什么叫赠送呢?我给你一样东西,那不认识的为什么要给你东西啊?噢,认识都是学员,学员之间能够拿贵重东西随便赠送吗?为什么呢?你也有个理由为什么嘛!如果不是贵重东西,为什么长期地不断地供给,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接受呢?你的贪心放不下?还是什么原因?你自己为什么不找一找?这不行。我们这个大法都不动钱不动物的,不存钱不动物的。你们来修炼,大家坐在这里,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你们的。为什么别人要给你,你们自己就放不下呢?这里特别提出一个问题,所有为大法工作的人,或为师父做事的人,无论什么原因,你们绝不能接受学员的任何物品;转给师父的一定要由师父来处理,不要擅自处理、私自留下、扣压、私拆师父信件及其它东西。

问:生命的堕落是否元神沾染了执著或元神变质了?

师:我不这样看问题。人的生命是一个整体,没有说你的元神、副元神或者说你的身体如何如何了,错了就是都错了,因为你的一念带有不同层次的所有的你在里面。错了改正就是好人,能修自己,就能走向提高。

问:在人体这个小宇宙中的众生生命与主宰这个人体的元神是否在同一层?

师:不在同一层次。你们高于自己身体中的一切生命,你们自己所有的细胞又存在着统一思维的支配体系。

问:我今年十三岁,出生在日本,由于语言障碍,怎么修我一点也不明白。

师:大人想办法帮助解决解决。在日本出生,中文看不懂。因为小嘛,日文有些东西也不能看全,字也不能认全,可能有困难。不明白的地方就问大人,慢慢地你就会都知道了,小孩还是比较灵的。大家知道,在中国有这样的老年人,根本就没上过学。他看《转法轮》,看来看去,他都能念下来了。这样的人在大法弟子中数量已经相当多了。他几十年、一辈子都过去了,他从来没有敢想自己会认字。通过学大法在极短的时间内他能够把《转法轮》看下来,甚至念得很熟,真是奇迹!因为他毕竟是法嘛,他就会出现。当然,小孩不一定有象大人那样的恒心。可是我也会考虑,小孩毕竟是孩子,如果下点功夫,大人再帮助帮助,可以解决。

问:副元神之间有什么因缘关系?

师:也可能有因缘关系,也可能没有因缘关系,因为它没有公式。每个人有不同的以前生生世世的情况,这些是人的因缘,与你修炼没有关系。因为主元神在这里明明白白得法就够了,其它的副元神自然就跟着你修了。

问:我们可否在东方武术馆里弘法?

师:叫人得法,我想在哪个环境下都没有问题。但是有一点,这个武术里面有道家武术,因为它是属于气功一类的,其它的都不影响。我们有许多炼大法的人也在练武术,都不受影响。

问:师父揭示了科学的真相和常人社会的各种不好之后,我思想出现了一种判断上的混乱,解决不了。

师:我再讲一遍,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我告诉你们,我讲出了科学真正的背后因素,但是我并没有反对科学。我再重复一遍,我讲出了科学的真相,我并没有反对科学。因为它毕竟是这宇宙众生一种生命所具有的东西。我这里指出了人类不应该有这样的状态与人类被变异的原因,我并没有去反对科学。你们该做你们的工作你就去做,只不过它和佛法比起来就是非常的低能而已。随着修炼慢慢就会明白了。

问:得法之初极其兴奋,但因迷得太深,做过很不好的事,我是否完了?

师:大法的修炼还在继续,学员们还在不断地精进。你现在还能递上这张条子来,我还能给你念,你的缘分还是不浅,抓紧时间吧。(鼓掌)

问:我是从黎巴嫩来的,家人都是教徒,我不信教,但我担心会不会受影响?

师:没有什么影响。你学你的,他们信他们的,这个没有影响。因为他们所信的没有神管,没有神管就更没有影响。

问:几次重大的心性关都发生在我参加法会之前,这是您的法身安排的吗?

师:你是学员我就要对你负责任。至于说是不是我在让你过心性关,还是什么具体原因,这些事情做师父的肯定是对你负责任的,修炼者所发生的事都是好事,你就尽管去修。你们可能没注意到,昨天上午有个学员的发言,他里面有那么一段,他讲他再怎么修也不觉得往前进步了,他突然间有一天悟到:我在某一方面应该有所改变了。那么他再炼功的时候这堵墙就一下子打开了,豁然间摆在他面前就是另外一个境界。我想这个学员的发言你们都多想一想。

问:法轮大法曾经在史前时期度过人,为什么众生会忘掉法呢?

师:你指的是人还是神?大法度的可都上天了。那么那些生命你怎么知道他忘掉法了呢?我告诉你,一个人修炼圆满了,你的一切都是法造就的,一切都是同化法的。你在大法中就是大法的一部分,其实整个宇宙的众生都是大法的一部分,只不过他越来越偏离了那个法。当一个生命偏离了他可以掉下来,去他该去的层次。要都偏移了那么那一部分就要解体掉,后来再造出新的生命。

问:修炼就是加深对大法的理解和记忆,可以这么说吗?

师:不是这么回事。你现在记住的只不过是我在常人中讲出来的最低的一个表现法的形式。而你圆满在不同境界中所知道的法,和我现在给你讲的法除了内涵外每个字都不一样。你们能理解我说的吗?(鼓掌)所以你们还是免不了用人的观念在想神的事情。

问:发现自己是在破执著走过来的,这个执著不是表面的对与错,而是内涵不同了。

师:是这样的。因为大法在不同层次中指导你修炼的时候只能心领不能言表。因为你只要进入常人的语言思维的时候它就变了味了,没等你的话讲出来,你进入常人的语言思维的编辑程序里面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所以一旦你讲出来,就不是那个境界的真意了。你们可能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只能神领不能言表。但是大家心得体会为什么能讲呢?因为你们讲的都是最低最表面的和你们过去的事情。当然新学员讲的就是他现在的事情,因为新学员他讲的肯定都是表面的事情。

问:师父多次点化我,可不愿把自己想得过高,这背后是不是有一个执著?

师:这倒不一定是。因为有的时候怕自己产生什么欢喜心,自己在把握自己,不能够产生欢喜心,也不要把自己想得过高。我想这也是个好事。但是不要太过于固守它,以免再成为一个执著,就是堂堂正正去修炼。

问:有的人说别人:你这是执著,那是执著。可他本人是不是在执著当中呢?

师:两方面原因都可能,提出的问题很有思想,但不能排除这本身有没有执著。你们有的人在说别人执著的时候,是不是因为自己执著受到了冲击反过来说别人执著来掩盖自己的执著?(鼓掌)那么被说执著的人,是否为了放不下执著而把说自己执著的人说成是执著而不放下自己的执著哪?

问:负责人如果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工作能力比自己强的人,是不是对大法建设的贡献?

师:从字表面上看大家都能说对,这是没有问题的。别人修得又好,工作能力又强,他要不干,对大法是个损失。你要能在这上认识,站在为了法的这个基点上去认识,我说那就太好了。当然反过来讲,自己有其它的思想因素隐藏在很隐蔽的状态下,甚至自己不敢去想它是个执著,一想到这儿就把它掩盖过去,滑过去了,那也就不对了。

问:自己常告诫自己用我的心,用我的一切,倾尽我所有去供养师父。

师:大家的心我理解。我告诉大家,这是宗教中留下来的东西。释迦牟尼是讲过,因为他弟子要化缘的,他是讲过给僧人一口饭吃是功德无量的事,可没有说供养他给他多少钱财是功德无量的。宗教已不能按照佛的要求做了,所以现在有的和尚贪心很大,他要多多的钱,他就宣传着这样的一个观念:你要供养我你才功德无量。怎么供养?你给的越多越好嘛,甚至他想倾家荡产地供养我那才好呢。大家想一想,这种自私自利到极端的程度上了,甚至这种为私的观念,能够使人家倾家荡产来侵夺人的东西,他都不能得到满足的心,比那个邪恶的魔还要凶,他怎么能是修炼的人?

大法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你也是个修炼的人,你为什么要别人的供养?为什么要别人的钱?(鼓掌)反过来讲,你要他供养的这个人他也在修佛,不然他供养你干什么?说不定他比你修得好呢,你凭什么要他的供养,你应该供养他。当然现在这个宗教中为钱为权参与政治的事情司空见惯,也就见怪不怪了。假话说三遍好象变成真话了,所以越听越顺耳,也就不想一想它对与不对了。当然了,有的学员觉得师父生活怎么样啊,经常想到要为师父解决点生活问题呀,大家不必想,你们的心情我是知道的。

问:生命的目的只有同化真善忍,如果背离,我将请求形神全灭。

师:你们对法理解得很深了,圆满的决心坚如磐石,我觉得真好。我觉得对法修炼基础打得非常好了,才能写出这样的话。

问:以后是否有人承传师父继续弘传大法?

师:这件事情做过去之后就结束了。你们处在宇宙的一个交接的当口上,正法这件事过去之后,未来的人类将重新开始发展。他们不知道大法,但是他们会知道历史上有过这么一件事的出现。至于说这个大法的法理是什么,他们一个字都不会看到。那么他们新的文明建立起来的时候会有新的佛、道、神下世传法度人,所以未来的生命他照样会听到佛法。也许白人社会那个时候还会有一个耶稣一样的神又来下世。那是新的纪元以后的事情,这个与你们没有关系。

问:《转法轮》和老师所有已经出版的书是否都有同样的法力?

师:是这样的。只要是大法的,都同样具备了他背后无限的内涵。我告诉大家,你要系统修炼,你只能把住《转法轮》这一本书去修,其他的书都只是参考。但是参考在不同层次上都有在不同层次上的参考价值,因为都存在着不同层次的内涵。可是要系统地修炼就是《转法轮》,所以一定要把住《转法轮》去反复看。

问:是不是圆满的弟子都将被度到极高层次?否则也不需要那么大的法。

师:就是说老师讲这么高深大法,我们去不了那么高,你给我们讲那么高,是不是那就白讲了?我告诉你们,有的学员可能看见了,每次在法会上听法的不只是你们人。当然他们听到我讲出的同样一句话,就不是你们听到的这一层修炼人所理解的内涵。

问:当学员发言说出“我要回家”,我不知怎么的发自内心地泪水直流。

师:也许触动了你们最本质的那一部分,最微观的那一部分。

问: 是佛的层次的符号,道的层次是否也有符号?

师:你不能用公式去套天上的事,不是那么回事。其实不同的神他们的体现不在于他什么符号多少。只是佛的一种表现,就是代表佛。当然,佛就是这么一种表现形式,佛有这个符号层次的表现。其实天上的神一眼望去就知道他有多高,一看就知道层次。

问:过去所有的修炼方法都是副元神得功,那西方宗教的修炼方法谁得功?

师:那还用问吗?西方的修炼方法还不是肉身死了之后,那个副元神走了。地上不能缺少一个人啊,那么他主元神接着还要进入轮回。

问:西方人认为上帝才是宇宙唯一的创造者,我们有什么办法突破这个障碍?

师:有些人这样想,你可以从道理上跟他去讲,或者给他一本书看一看,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办法。你不能强行叫他相信,他自己不相信,目前什么办法都没有。我讲过,宇宙不同层次的神,不管他有多高多低,或者哪个层次的,他都不知道他以上还有什么。我今天从法理上告诉你们还有那么高的境界,你们只是站在人的迷中在听道理。而你们真正溶于法中的时候,你就是那一层法的一分子,那时有人再讲高的你们也不相信。因为你们实实在在地看见了在你们以下和同等层次中的一切尽在眼底,没有任何遗漏,而在那样的状态下你们看不见的一切,你们绝对不会相信它再有。因为你现在在想:老师这样讲了,我将来我就相信了。我告诉你,到那个时候,我现在给你们讲的这个法的语言形式、方式都不是这样的。

问:神有没有元神?

师:神不能和人来比。因为人在迷中,神他不存在着元神、副元神或者其他的形式,神就是自己。但是神还有一个神的身体,而这个身体的存在也不象人的主元神和人身体之间的关系,不是这个关系。因为他们是一体,他们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切,而人什么都不知道。

问:我是新来的,我不能真正相信神和天国的存在,如果我努力学法、修心、炼功,能做您的弟子吗?

师:能,都能。你只管去修,比你思想固执的人那大有人在,他最后也都修炼上来了。放下心去修,其实从你的讲话中你已经对大法产生了一个想学的念头,这只是个开始。从你现在的思想基础一下子把所有的都让它改变,也不现实。所以你在学法中会慢慢地从法理中知道,最后上升到感觉到、触及到、看到。

问:我看到很多人都有重影,这些人的真体是否都修成了?

师:因为大法改变人是突飞猛进的,你看到了他在另外空间存在的身体的影子。

问:睡觉前还想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可往往中途就睡着了,是否对师父不敬?

师:我是这样想的,你要想精进,你就要认认真真地对待你的学法。你说我睡不着觉,我就听这个法能睡觉,你把他当作了催眠的,你的心摆到哪儿去了?而有的人确实听法时睡觉。为什么?叫你睡觉不叫你听法的你不把它当作魔吗?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战胜它呢?

问:有个功友炼功时肩部剧烈颤抖,他睁眼也那样。

师:叫他多学法,多看书,真正在法上提高。如果一个人不能够专一修炼就会有这种事情,或者是一个人在修炼中他的肩部有病,在祛他的病的时候也会有这种颤抖的事。长期这样下去,说明他在第一个祛病的层次中根本就没有进步。纯心修炼,他在法上真正提高了,很快就过去了,走出那一个层次。修炼时身体有不适的感觉,要是长期不去的,你为什么不在大法中放下心来好好修炼修炼啊?你光想通过炼功达到祛病,或者你想修炼却不看书,怎么能改变?怎么能不误在那里老是这个状态呢?

问:平时对很多事都不在乎,是否也造成了对修炼中过关的事不在乎?

师:如果你在修炼中大法对你不能够引起震动,象所有其它平常事一样,我看真是个问题。那你就用心多看法,破除这个障碍。它象铜墙铁壁一样穿不透,严重地影响了你的悟性和你对法的认识,为什么不穿破它、打开它?

问:我做了大坏事,我还能修吗?

师:其实你们不应该得了法之后再这样一错再错啊!你们放不下的执著使你们明知道是错的也去干。你们不接受教训,你们不因此而作为一种动力,洗心革面,脱胎换骨地重新来,你们就将失去这个机会。

问:在法理上时常有新的理解,这是否只停留在理论上?

师:有新的理解你就是在提高了。感觉差距很大,你的感觉上有差距就是在提高了。常人是看不到自己哪里错的。在这种状态中悟到的理不是只停留在理论上,不是的。因为微观的变化还不能反映在常人社会中,所以你只能从法理体现给你的感受上理解到或感受到,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问:“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得很脆弱。”这指的是什么心?

师:这里指的一切心当然是你修炼中的一切正念啦。正念实际上也是正的认识,就是你修好的那一部分会变得很脆弱。

讲到这儿我想起一个问题,刚刚新出来的书《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香港出的书第12页第3行有“人类的法”。将“人类”改成“宇宙”,即“宇宙的法”。好象中国大陆出的在第14页上。

问:在家通读《转法轮》的进度和集体学法时学的进度不同,对修炼有影响吗?

师:认真学都不影响。我告诉大家,你们看《转法轮》,你就从头到尾这样看。说你今天没看完明天接着这地方再往下看,再没看完接着这个地方下一次再往下看,就这样看,不要挑着看。最忌讳的就是第一次看《转法轮》的人,抱着人的观念衡量法:噢,这个地方讲得好,那个地方好象是我有点怀疑。那么整本书他都会白看,什么都得不到,这太可惜了!因为法是严肃的一本天法,人,他都不知道他有多大的业力,他都不知道他的思想从哪里来。他在用人的思想衡量这么一部法,所以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什么观念都没有,就拿起这本书去看,看完了之后你再去衡量他怎么样,你不要在看的过程中你去衡量他好和坏。

问:冬天在外面炼功要穿很厚,炼功时很容易碰到衣服,是否会打乱机制?

师:冬天穿得厚碰到衣服了,不会影响炼功。太冷的天你要戴上手套去炼功,不要冻伤了。其实炼功人是冻不伤的,可是我们有的人炼功就给你冻伤了。为什么这么做呢?大家想一想,大法不能强化修炼,要出自于人的自愿。因为大法在修炼当中有许多新学员不断要进来学法,他们是没有那么大的、那么高的悟性和那么高的层次,还没经过考验,还不能说他就是来修炼的,也就是说还不能当真修弟子待时,他要冻伤了,不就严重地影响了法了吗?因为他刚刚入门,刚刚走进来,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个修炼的人。他的心想试验试验的时候一下子冻坏了,那影响多大啊。修炼中不断地有新学员进来,所以大家不能这样做。有的学员非得要这样干,那么就给他冻伤了。实际上也是一方面帮助他去去业力,一方面用这种方式点化他。

问:有些人动作很不准确,影响不影响机制、法轮?

师:很不准确就不行。要差一点,咱们也不能说每个人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都不是从机器里做出来的那样一模一样,肯定互相之间都有差异。即使没有差异,你的个大,他的个小,不是还有差异吗?就说它不可能完全一致,对不对?但是如果你的动作差异很大就不行了,要把它尽量地做准确。

问:酷暑严寒在外面炼功消业比在室内快吗?

师: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在外面炼功当然好,但是不能人为地去找苦吃。在北方住冬天又非常冷,在外面炼功一定要穿棉衣、戴手套。说实在的,冻你那一下,消不了多少业,心性的提高才是你提高的关键所在。(鼓掌)

问:国内见不到师父,我们那里的弟子一再叮嘱我,代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我非常理解我们国内学员的心情。你看在国外开一次法会很容易,洛杉矶一次,这一次隔时间不长大家又见一面。国内弟子就很难。在国内的弟子几千万快上亿了,大家见我一面是很难了。他们一旦知道我在哪里出现,在哪里住,那好象所有的学员都要跑到那里去。飞机、火车都要超载,街道都要堵满了,政府它也不干了。所以我为了让他们有一个安定的环境,不受影响地修炼,不影响社会,不给政府带来麻烦,我就不能够那样跟他们去见面。

问:师父有机会去比利时吗?在弘法中遇到其他人组织办班或讲座收费的。

师:有机会去比利时。(鼓掌)办班讲座收费的就不是我们大法的弟子,这一点是肯定的。(鼓掌)因为他在用大法来换钱,这不是小问题。但是为了解决场地问题,学员相互自愿地解决一下,我不反对,除此之外都不行。

问:最近感觉今年时间比去年过得还要快,这意味着什么?

师:当然我过去讲过这样的话,因为它讲起来不容易叫人相信,要讲得很高,你们又老是问这些事,其实这件事情我是超越了一切时间在做。不然的话,你想一想,一个生命他进入了一个时间场之内,他将被那个时间所制约;他再进入一个时间场的时候,他又被那个时间场所制约。耗尽我的一生、十生、百生、千生、万生万世也做不完这件事。我是超越了一切时间在做,不受一切时间的限制。为了加快做这件事情,必须把整个天体的时间推快,所以最大的法轮在最高处还在加快旋转地推着,天体它整体上下是连带在一起的,所以时间就变得越来越快。大约快到什么程度呢?因为不同时间空间里的生命,再快在他空间中的一切都跟着快,他就感觉不到快。我说这个意思能明白吗?它同样是二十四小时一天,大家都是同样在做着不同的事情,整体这个空间的时间都被推快了,可是那个钟还是按照二十四小时这样走,所以人们就感觉不到那么快。人看到太阳的升起和落下也是这样在循环着。

一切都在加快的时候,这一切都在快,你的新陈代谢,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思维方式都在跟着快,不同层次的生命所存在的环境同样在加快,一切都在变快,谁也就感觉不到快。那么快到什么程度了呢?大约我们今天的一天就是一秒钟。其实想起来人挺可怜的,可是人在那里还津津乐道地在干着人的事情,人还觉得自己很伟大,人类还想要发展多高。人就是人,人在无知地毁灭自己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当克隆人真的造出来的时候,就是外星人正式代替人的时候。因为神不会给造出的人安排什么元神,那么造出的这个人就象一个尸体一样,它要没有神它生出来就是死的。那么怎么办?外星人就乘虚而入,它将作为它的神。

问:圆满后是否还可以继续学习《转法轮》?

师:天上的神也在学大法,但不是这样的字,是法在他们那每一层的表现。

问:修炼的路是由师父安排的,人为地改变工作和生活环境,是否影响修炼?

师:我不希望你们人为地想要给自己找苦吃。但有一点,你说我条件也允许了,也具备了,我想找更好的工作,那我欢迎你去做。我想条件也具备了,方方面面都允许了,我想换一换地方住,这都不受影响,也许这就在修炼之中。当然你说我办不成的事我非要去办,甚至我非得找苦吃,那你可能就把事情干坏了。但是在这个大法中悟这个法理的时候,大家确实要想一想,不要扭着劲儿干。

问:师父说不能讨论法、研究法,有人认为谈自己对法的理解认识也不行。

师:那怎么能行?那我们今天坐这儿大家谈的都错了?不能这样去认识。如果象今天的法会这样谈自己心得体会都不让谈,我说那就错了。相反的,你要发表自己的什么放不下的执著,这个执著造成的一些对法的错误理解或对大法导向也有问题,那就多想一想别人为什么不让你说。如果你不存在这问题,那么对方就是错的。如果你们在此神圣的法会上想借我的口来说说谁,批评批评谁,这些事你们都办不到,因为我能看到你那想法的根源。

问:这天我突然明白“师父”这两个字已被赋予全新的内涵,是最神圣的两个字。

师:那就是这两个字背后的内涵显现给你了。大家可别小看了大法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是佛,每一个字都是法。所以有的人说,我挑着法看,这不看,那不看,这个能理解,那一段你不同意,那就什么也看不到啦。

问:您在很多不同层次都建立了天国,这些天国的名称?

师:人只能知道释迦牟尼佛这一层如来,更高的神的什么都不会让你们知道。我多次讲过这个问题,我在最早期都谈过,人是不能知道的。更高神的名字都不允许人知道的,不允许人来念他们的名字,那等于是在骂他们,因为人对他们来说太低下了。我告诉你们,神从来没有把人和他们比作同类的。他们虽然可怜于人,慈悲于人,慈悲的是人的这个生命,但他们却把人类当做兽类。(但可不是进化论的那个概念。)

问:法轮大法在史前一个时期广泛度过人,在这茬人类是第一次传这么高的法,过去和现在传的大法一样吗?

师:一,这宇宙的法最原始是谁传的哪?二,在后来的历史中假如我传这部宇宙大法其中一部分,那么我就不是在传这个法了吗?我跟人在讲法的时候我需要讲那么高的法吗?不需要。我在历史上如果不是来正这个法,我只讲了这个法度人的那一部分,那么就不是那宇宙的法了吗?我只讲了人应该知道的那一层次的,而不是更高,就不是这个法吗?同样是这个法。

问:宇宙中为什么要产生生命?

师:就象一个微生物在用它的思维方式认识人一样,人的思维是永远也无法想明白神的存在与思想方式。人对宇宙还不认识,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怎么能问其宇宙中的事呢?这个话问的等于问为什么要有宇宙?我们就别管它为什么有宇宙、为什么有生命,因为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也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就是不管你修多高,都不是你知道的。当然了,造一个宇宙是空的,没有生命,什么都没有,那有啥意思?用人的话说就是主(万王之王)或者叫主佛道神一体之尊要这样。

问:生命最终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师:你是用人的思维方式在想宇宙想生命的意义,根本就不是人的认识。就说人吧,人活得要是都不想活了,那么也就不需要我来讲法了。因为人他都想活。我这里讲的人那是整体对你讲,其实你们根本听不懂我讲的高于你们知道的更高内涵。不同层次的生命,他们都有他们生存的意义和对生存的真正的理解,在他们那个层次的真正的理解和你们的理解完全是两回事。因为人的认识都是反的,看不到真相,都看不到前途,什么都悟不透,什么都看不透。科学再发达也是在这个空间里爬行,所以你们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如果能不带任何观念去权衡问题,那你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伟大的神,可是人类不能做到。

你说我做得到,你看我讲的话那都是为了别人好,没有想什么,可是别人就不高兴了。你们讲的话真的什么都没有吗?你们知道你们在讲话的时候你们在后天形成的观念、不同时期形成的观念和思想的业力掺杂在里面之后所起的作用吗?人的思想永远都不会纯净。有的能反映到你这儿你知道,有的不反映在你这儿你不知道,甚至有的人反映出来他都不知道。所以一个人讲出的话里边的因素啊,里边包含的复杂的东西太多了。神所讲出的话对人来讲绝对地纯净。你说你慈悲,其实你的慈悲夹杂着许许多多不同时期形成的人的观念的成分在里面。因为你的思维就是你的人的思想,你的思想里什么都有,你的思维所发出来的思想里面什么都有。修炼就是修去不纯的一切,低能的一切。

问:哭是一个时期的状态,我为什么一年了总是过不去这个状态?

师:那也可能是干扰。为什么老过不去?甚至法都听不见了还在那哭,那就不对了。当然,我倒不是指这个学员啊。如果你真的说在有些问题上,不影响你修炼的情况下出现这个状态,那可能也有其它的原因吧。以前干的错事或者是看到自己被改变的状态,这一切发生的变化,是你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从地狱中把你捞起,给你洗净,还要给你那么伟大的一切,能不哭吗?

也许你们和我哪一世有过亲缘,什么可能都有,就这个原因。

问:比如象18K金世界里产生的生命已经不纯了,要回到正法以后象24K金那样的世界里去,必须高标准要求才能圆满,对吗?

师:对。但是一下子是达不到的,是在不断修炼过程中逐渐达到的。那个时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非常自然的,没有强化叫你怎么做的。讲到这个问题,我想起了当年给你们处理一些问题时的一件事情。把你们生命最微观上的一切都处理完了,我发现还不对劲儿。在你们生命构成的更隐蔽处我发现连那些基本物质都变异了,顽固地形成了一切不可改变的东西。这时在其他神来看,生命的本质都不行了,这个宇宙根本就无法再要了,但是我都给你们把它改变过来了。(鼓掌)那个事是相当难做的,稍微有偏、做不好会影响到你们将来的一切,非常难做的。最后我就想到了当时我刚开始正法的时候,这件事情太难了。我讲的那是你们存在的现象,可是在更高层次上不也存在着更微观更微观同样情况吗?所以这件事情是相当难做的,但是我都做了,达到了标准,而且超越了过去最好的标准。(鼓掌)

我还发现人类发生变异是因为在很高层次上有相当高的物质发生了变异造成的,而这种变异的东西相当地顽固。在人这儿它直接的表现形式是和现在的年轻人那种表面行为有关,不负责任、吊儿郎当、为所欲为、大喊大叫、放音乐跳什么怪里怪气的舞、什么打游戏机,反正满脑子都是所谓现代生活那些东西。

问:打坐是单盘,打坐时腿的剧烈痛是连续的,不是阵痛。

师:当然了,我所讲的那个阵痛是他已经能够双盘了,会出现阵痛。你刚刚能盘腿的时候那是持续的,那因为你没有双盘过嘛,或者你刚刚能盘,那真是持续地痛,就象让你马上一秒钟都不行赶快搬下来,就是那个心。痛得你哆嗦难忍啊,钻心地痛,闹心地痛,我深深体会你们的一切。这种情况那要讲呢,就从两个方面讲,也许你从来没盘过腿造成的腿的骨骼硬,你的筋拉不开;或者是业力造成的。两方面都可能。

问:总觉得自己与大法中的要求有差距,总觉得时间不够,这是一种执著吗?

师:后一段就是执著了,前一段说的对。根本就不要管什么时间不时间了,你只要修下去,就在走向圆满。但是有一点,你要精进!你说我拖拖拉拉的,十年、八年、二十年,咱慢慢来,那我可不等你。

问:将被度到修炼的人修成后的世界里的众生也是与修炼人有因缘关系的?

师:你世界里的众生在人世间可能都与你有过因缘关系。我看的就是你那颗心。你修成圆满了,你欠的那些东西,怎么办呢?在你们修炼过程中我也边圆满着你们的世界,你欠的那些生命,有些它将作为你世界里的众生,那当然它就高兴了。这就是你的慈悲的体现、你的威德的体现,也度了它们,把这个事情就变成了好事了。(鼓掌)

问:能否说在修炼过程中悟法是为了悟到最高层次中的真善忍的特定内涵?

师:不是那么回事。我所讲的悟是在你修炼过程中能不能事事都存有正念去对待。我这句话是恰如其分地形容了大法修炼的悟。不是你坐在那儿有意想啊,这一个字咱们抠抠它背后有什么内涵哪,不是那么回事。有的人就悟性差,他身体稍有不舒服,他就问我怎么不舒服,老师啊,我怎么不舒服,或者问问别人说我今天怎么了。明天他碰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我为什么老碰到不高兴的事。那么我们说这个人悟性就够低的。其实他身上难受的时候,正好是给他排病,或者正在长功出现的一个状态,他还理解成不好。他碰到磨难的时候正是他提高心性的机会,他得修啊,没有这条件他怎么办哪?他这也受不了,那也不行,那还怎么修啊?没法修了,就说明这个人悟性太低了。我指的悟是这样的悟。

问:中国、世界上有许多人不修炼,请老师对他们说几句最重要的话。

师:我讲的法都是有意义的,都是有目的的。人就是人,你叫我跟人说什么?我跟你们说,我告诉你们,我可没有把你们当人,因为你们是修炼中的人,是神的状态。(鼓掌)

问:辅导站只允许学员在自己附近炼功,不允许进行集体弘法炼功。

师:你讲的这个情况也许是你自己悟到的错误,那么也可能存在着那个辅导站的负责人在工作中的不当,两方面都有,我不能给你具体说什么。但是你要记住了我说的一句话:两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里有不对,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何况两个发生矛盾的人就更应该看一看自己,要内修嘛。那么当你发现这个事情你认为不对的时候,是不符合你的观念还是不符合大法?你也应该看一看。如果是正确的,本着对大法负责,你跟站长去提出你的合理的正确的想法,我想,因为他是修炼的人,他能够考虑,是这样嘛。

问:老师在《坚实》经文中说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采取不同方式和学员接触进行破坏。

师:这么说吧,叫你干不符合大法的事你都不能干;教你的不是大法的动作,你都不能学;不是我们大法中要干的事,你都不能跟它去干,就够了。有些坏东西冒充我的法身,你就把握住了,要用大法来衡量。依靠法身叫其如何做,那本身就是在招魔。

问:师父能否告诉一些您传法中的一些事迹?

师: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部法,如何往上修,你就把心放在这上。你想知道其它的东西都给留在圆满以后,现在你就别想入非非。

问:师父给弟子们法轮更深的意义在于圆满回到原来位置后永远不再掉下来。

师:我是想这样做。(鼓掌)

问:李老师您能不能发挥您的光明来非洲看看?

师:有些事情不象你想象的那样。其实在中国学员中有的可能他前世是黑人;在我们的白人学员中也可能有一些是黑人。那么就是说这么大的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表面形式,该度的我都不会落下。(鼓掌)希望你们多看书多学法,不断地提高。

问:请您解释一下,当您停止传法时,我们怎样才能避免法轮大法流于宗教?

师:这个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随着这个大法在人世间做完一切。(鼓掌)

问:当我在做一些开心好玩的事时会有一种罪恶感,为什么如此?

师:我告诉你,有许多好玩的事情它并不一定是好的。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人都顺应了现在这个时代的潮流,看不出事情不好的那一面的存在。如果能够用过去人古老的观念来衡量,你发现它是不对的;如果用大法衡量,你就发现它更是不对的,不符合法。而且强烈的贪玩的心也是一种执著和影响修炼大法。

问:有时一个提高心性的景象在脑海中闪过,给我的感觉好象真的一样。

师:一个提高心性的美好的景象当然是好事,而且是真实的。目前你们的感受只能从你们这样的领会当中感受,还不能表现在常人现实当中。因为你们还在修炼,还带有常人的身体在修炼。常人的身体上还有许许多多不好的东西,不能也带着它们象神一样。我顺便再说一下,我们最近有很多人,新老学员中都有,兴起了一个老是执著于天目的事情。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一个很大的原因,你思想中有许许多多不好的思想和观念。当你们天目的智慧之眼看见超越人类空间的景象的时候,它们也看见了。不能让这些不好的东西看到神的真实形象,你明白了吗?所以有很多人暂时是看不到的。

问:我知道自己的心性状态,同时也感到有魔性,我该如何消除魔性?

师:其实是非常好的状态,就是说你能感觉到你不好的那一面了。那么你要排斥它、抵触它、不要它,在思想中排斥它,不按照它的念头去做,不再做那样不好的事情,你就是在修炼,就是在提高,这就叫修炼。

问:集体炼功时只听您念每一套功法的口诀好,还是跟口令齐声背诵好?

师:这个心念就行了,我们那个口诀都是心念嘛。但是我也不反对你念出声来。当然了,念出声来可能集体炼功齐一点比较好,这个随你们便吧。我不讲形式,但是集体炼功要齐一点也会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是不是?这根据你们的情况做,我不反对也不能够给你们提出什么规定。根据你们自己的情况做,觉得好你们就这样做。

问:请师父对国内广大弟子讲几句话,这对我们学法勇猛精进是非常珍贵的。

师:其实我刚才讲的所有的法也都是对国内弟子讲的,因为我知道你们的录像和录音会传到国内去。(鼓掌)

问:您说放下对情的执著,为什么神还会掉眼泪呢?

师:他是慈悲的眼泪。而他的感受和他的体悟绝对和人的情不是一回事,绝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不是一个概念。而且在更高更高层次上的神不会对着人掉眼泪,会为他以下的众生掉眼泪,因为在他们眼里人就是人。

问:我思想上不想干什么,读了老师的经文感到震惊和紧迫,但又心急不起来。

师:这就是那个惰性开始磨你了,所以你要冲破它。人人都会碰到它,它有时强烈,有时表现得缓和一些。这就是那个阻挡你炼功的、修炼不能精进的东西。突破它!冲破它,也许它的锁、它障碍的关键是你执著的东西。你要把它打开可能一下子就推开了,冲破它。(鼓掌)

问:未来的宇宙需要原始生命,老师就来了,难道地球上这种原始生命比较多?

师:我来了不是到这里来度什么原始生命,不是这个概念。我在人这一块儿讲法,所有的空间都能听到法,我就来到这里讲法。不然的话,我在哪一层次讲法,在那层次以下都听不到,包括人。当然不同层次都有原始生命。

问:国内大兴佛事?

师:这些事情咱不管它,都是常人中的事情。他做佛事的目的是想要得到保佑、发财。造了庙他们发财,或者是为了旅游。人就是人的事情,我们也不管它。因为佛教成了人的一部分,那么人怎么去做,就怎么去做好了。

问:参加本次法会的来自中国19个省市区、33个地区的大法弟子都代表本地区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我都谢谢大家。(鼓掌)

问:参加本次法会的来自其它国家的大法弟子都代表本国、本地区的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我都谢谢大家。(鼓掌)

有的学员让我打大手印,有没有这个必要?(鼓掌)

好,我给大家打一套大手印。然后我们这个会就要结束了。

法会马上就结束了,这次法会是非常成功的。我知道通过这次法会学员都有一定的提高,都找出了自己的差距,都知道更加精进了。(鼓掌)大会圆满地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这非常好。在座的除了老学员外还有一些第一次来听大法的人。我希望能够走进这个会场的人都能够得到一本《转法轮》来看一看这个大法是什么,对他有一个了解,因为我告诉你,现在世界上有一亿多人在修炼他。(鼓掌)我预祝大家通过这次法会之后,把它作为一个动力,使你们更加精进,层次提高得更快,使那些落下的赶快追上来;使那些走错路的赶快回过头来!(鼓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能够一次一次地再错过机会。我知道这次法会以后会给美东地区,或者给整个美国,或者是其它地区起到一个带动作用,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大法修炼,成为世界上的好人,成为更好的人,一直到更高境界中的好人。(鼓掌)不讲了,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希望大家早日圆满。(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