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二十二日于洛杉矶)

大家好!(鼓掌)

本来这次会是想开一个西部地区的局部心得交流会,目的是使西部地区的学员能够更好地修炼,有那么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也就是这个目的。因为它是属于地区性的,主要是解决他们这儿的问题,所以就没有跟更多的人去讲,也没有把消息传到世界各地。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想叫大家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安安心心地修炼,不受任何干扰。现在各地区的学会和辅导站很多,活动就多。如果我每到一个地方去,大家都追着去,那么你就没有时间修炼,你就没有这个安定的修炼环境,对你的修炼是没有好处的,所以我就不希望更多的人到处跑。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个意思,可是就是想见师父,这心情我是理解的,其实你要修好了之后见我就更容易。

既然大家来了,我们都安安心心地听一听、看一看西海岸的学员在这一段的修炼当中有哪些提高和收获。从他们的发言和心得体会当中能够看到自己的差距,能使我们在修炼当中更好地提高自己。大家也都总结总结自己,找找差距,互相促进一下。这就是我们法会的根本目的。如果我们的法会不能起到这样一个作用,那么就不能开,就等于零,就失去了它的意义。大法的一切修炼形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能够尽快地提高上来。如果不是这样,达不到这个目的,那我就不去做这些事。当然在你们现在的修炼形式当中,除了炼功之外,还有弘法的形式。这是当年从我传法一直到今天我留下来的东西,也非常重要,确实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你们的法会各地区还是要开。但是我想各地区最好还是开地区性的、小的法会比较好一点。如果大的法会我想一年搞那么一次两次也就行了,不要搞得太频,不要流于形式,真正地扎扎实实地为大家提高,能够起到作用这才行。

大家知道这个法,我已经讲得很高,从《转法轮》这本书中大家理解法比较容易。我在以后所讲的那些法,你要是没有看《转法轮》,直接去看这些各地区讲法,也能理解,但是他不能连贯的指导修炼。因为法是圆融的嘛,他整个是贯穿在一起的,你怎么看他都能够解释。正过来看,反过来看,从中间看,无论采取什么办法,怎么看这部大法,他都是能够贯通在一起,都能够互相解释,都能够互相起到一种连带的作用,这就是大法圆融不破的因素。那么我在其它各地区讲的法呢,实际上都是属于针对不同地区、不同情况讲的。特别是我在美国或者是在欧洲一些国家,对宇宙的结构讲得比较多一些,当然这些也离不开你们修炼。大家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呢?那你们圆满之后当然不在这个空间当中,它必然涉及到另外的空间,涉及到宇宙的结构,所以我就讲了这些东西。但是针对不同地区的学员,不同的情况,我都有一个不同角度不同方式的讲法,这就是我讲法的特点。

因为每个人都有他执著的东西,每个人都觉得他在常人社会中有一个自己认识到了的真理,他就固守着这个东西维持着他的人生。其实我告诉大家,你在常人中无论悟到了什么理,在高出人类所有层次的生命来看都是错的,因为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反过来的。所以为了破除你们这个障碍,就是你们所形成的这个观念严重地障碍着你得法,那么我就采取了在不同地区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讲法,来破除你头脑中的障碍,得法的障碍。有很多从中国到美国来的人都是很有造就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很多人都是有学位的,他们对现代科学的认识,都觉得比较清楚。但是实质上你所认为的清楚,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障碍了。因为这个科学我已经多次谈过,它本身并不科学。它只是一个外星人强加给人的,已经贯穿到整个社会,方方面面都贯穿着这个东西。那么你在其中,你必然分不出来它是怎么回事。那么我为什么结合着现代的科学讲法呢?是因为科学改变了人的观念与行为。人类的生存条件的改变,使人的行为也发生了改变,人类所有的文化都发生了改变。除了科学以外的文化,包括各民族的文化,今天的人都不懂了。用现代科学方式讲这个宇宙的情况,才能叫现代人理解,知道宇宙真正物质的根本原因,生命的根本原因,宇宙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样就破除你们认为你在常人中得到的所谓真理,破除这个东西就有助于你们得法——真正的真理。你们发现它并不是什么真理,这样你们就容易得法。所以这也是我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地区在讲这个法的特点之一,结合着现代人变异了的观念讲法。当然我们很多人,特别是知识层比较高的人,长期养成了一种对科学对知识喜欢探讨那么一个习惯观念。一旦接触这些东西他就想去探讨,就想去了解。他已经养成的对知识的寻求,再加上人不满足的那个心理作用,他就老想探索。其实这宇宙用人的思想、用人的观念、用人现有的水平、或者是将来的水平,你都永远探测不到宇宙到底是什么,根本就不可能探测到的。因为人的思维、人的语言只能形容一定范围之内的事情。超过这个范围之外,人类就没有那个语言能形容它。还不只是没有语言能形容它,就说你没有那样的词汇,现有的词汇和它已经完全不对号了,你怎么形容都形容不了,这就是有的时候我给大家讲法都不好讲的原因。

再一个就是人的思维有那么一个程序,而这套程序都不适用了,你对宇宙就完全说不清。很多时候包括学员在看法的时候,都是能够心领却不能言表。所有学员都有这个感觉,能够领会他,但是表达不清楚。就是他不是常人那种思维也不是常人语言能够说得清楚的。但是我还是尽量地用人的语言去讲他,尽量地使大家能够明白。上一次我在日内瓦跟大家讲法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相当困难了,我觉得我这边也没有说清。

最近我出了六本书,就是去年在新加坡、日内瓦、法兰克福、北美第一次法会和长春辅导员那次法会上讲的法,还有一本我给学员题过的那些四句四句的叫做诗也行吧,就是这么一本。一共是六本,都出来了。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我在各地讲的东西只适合于在它那个情况下去听。拿到其它环境中来听,因为法嘛也能起到作用,但是没有针对性,还容易叫那些没有系统听法的人理解偏了。这样一来,为了弥补这个不足,我就把他整理出来了,现在都出版了。那么一旦你拿到书之后,大家在各地传的录像带就要把它销毁掉。大家知道这个录像带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你们在听我给大家解答问题的时候,往往是所答非所问的。为什么这样呢?就是因为我们时间很有限,有些人提出的问题我一念那个条子,大家都明白了,所以,我就借题去讲了其它的问题。如果这个所答非所问的那个录音带,拿到外面去听,人家就不理解了。这些问题我们都要解决它,所以出了这几本书。刚才我讲的意思,就是说我针对不同地区的情况讲了不同地区的事情。

上一次我在中国,就是前一段时间要来美国之前,我告诉他们,我说把北京科技界的大学教授和搞科研的这些学员,还有一部分大法负责人召集起来,我在科学方面给他们仔细地讲一讲。结果想要做的事情不能够做得那么圆满,那就来了许多其他的学员,提的问题和我要讲的内容没有针对性,所以就不好讲了。我不反对大家想要听法或者见一见我,但是不同地区是有不同地区的情况。我今天并不想多讲,因为毕竟是法会嘛,所以大家要发言。我明天给大家解答问题。

因为大家坐在这里,我也顺便给大家说几个问题。

首先讲一下关于弘法的问题。你们确实做了很多努力,可是有一个问题,大家发现最近一个时期,新学员来的比较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因为当初整个这件事情是被非常系统地安排下来的。但是这个安排是没得到我承认的,因为这是宇宙中过去旧的势力在我不知道和不同意的情况下安排的,只能这样概括地讲。因为正法嘛,正的是什么呢?正的就是那偏离了法的旧的一切。过去不正的东西它已形成一个势力,形成了一个系统,这个东西自上而下地起着负面的作用。那么我在传法过程当中想使更多的人得法,因为旧的势力已经把这件事情分成步骤了,他们认为这件事情的人数够了,所以就给抑制住了。因为当时我定的是两亿人听法,结果这些旧的恶势力给限制在一亿人,所以大家在弘法上往前推进就有些困难。但是,不是说以后人就不能得法了,以后人也在陆陆续续认识,在得法。你们该做的你们去做,即使这样你们也不用非得硬拉谁得法。修炼是自愿的,不修就自便,不要因为旧的势力的干涉而改变我们什么。你们能够使这个法叫不认识的人认识到,不知道的人知道,这就算尽心了,就这样。我刚才讲的意思就是告诉大家它有一个因素存在,造成了这个情况。但是你们不要把我的话听偏了,噢,好象又明白什么了,你们又断章取义地去抱着自己的观念和执著心去讲,这都不行,正常些。我只是告诉你它是这么一个情况。

然而我今天做这件事情是把你们和法联系起来的,你们的修炼为什么会这么快?这里面有许许多多因素,这是一个重要原因。我在传这个法,在整个正法的时候,不同层次中都有生命在听法,最低层次上听法的世上修炼的人就是你们,所以你们是和这个大法联系起来的。虽然最低层次上听法的是你们,你们可不是将来永远呆在最低层次中。你们要圆满,要去不同境界、不同层次,整个是贯穿下来的。将来这件事情结束了,那么再来修炼的人,就和今天的正法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了,他就进入正常修炼。

我今天传的这个宇宙大法也是给人一次最大的机会,因为用这么大的法来修炼,在过去那当然就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你们能够在现在得法,能够听到我亲自给你们讲法,而且和正法这件事情联系起来,此时你们还想不到这件事情的意义有多么伟大!有的时候学员不能够精进,是对自己不负责呀!反正是人嘛,有人的思想在,也意识不到这些,也就只能是这样。实际上,是不可言表的,将来你们会知道你们有多么幸运!(鼓掌)

再有,大家在修炼当中都知道我们这个环境非常好,在炼功点上大家可以敞开心扉地畅所欲言,这在人类社会任何一个场所都不可能。所以每个学员都会感受到,只要到大法的炼功点就觉得走进了一块净土,走进了一块最神圣的地方。人们都互相地你关心着我,我关心着你,这在人类的任何一个环境中都是找不到的。为什么能这样呢?就是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修炼自己。出现问题,出现矛盾大家都在查自己的原因,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造成的。大家都知道这样做,但也有个别不能坚持学法的人还做不到。那么谈到这个个别问题也得讲一讲,当然我在各个环境中多次跟大家讲过,碰到矛盾的时候都要向内找。可是有些人碰到矛盾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够向内找。有的能认识到,有的连想都不愿意去想,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说这就做得很不够。无论你和学员之间,你在工作环境当中,你在常人社会的任何一种情况下,学员和学员之间,或者是学员和这个辅导员之间有什么矛盾,你都没有想到找自己的原因。

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可是你们一旦碰到矛盾的时候都是往外推,找别人的弱点、缺点,你这就做得不对。你会使大法的工作受到损失,你会使大法受到损失。你没有想到你们都是在用大法、用大法的工作搪塞你们自己的不足,掩盖你们自己的执著。当你觉得别人做得不好的时候,你心里头过不去的时候,你就要想一想了,为什么我心里过不去?他真的有问题吗?还是我自己心里有问题?要仔细想一想。说真的自己没有什么问题,确实他做得有问题,那你就善意地跟他去讲,这就没有矛盾,保证是这样的。如果对方理解不了,那是他个人问题,你说过就说过了。

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有的人觉得这个环境很平和,大家修得觉得挺好。其实我告诉你,那并不好。我就是要给你制造一些矛盾出来,你没有也不行,因为在矛盾当中你才能把那个心显露出来叫你自己看到,也叫别人看到它,然后去掉。那么要没有这个矛盾就去不掉你那个常人的心。所以千万注意,你们无论在任何环境下,特别是你们在常人中修炼,必然是在矛盾中,必然是在心性的干扰下才能提高心性。我在每一次讲法当中都谈到这个问题。当时你们坐这儿听法时都挺明白,但一走出去就不行了,就忘了。

通过最近一个阶段,特别是这一两年来,学员的提高幅度非常大,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成熟,这就非常好。大法传出来后,因为我带你们修炼的路走得最正,无论是从传法的方式,或者是在社会上流传的形式,以及我教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走得最正的一条路。因为我们正,那么一切不正的对我们都可能有想法,一切不正的在大法面前都能显露出来,所以他们必然会对大法起一些负面作用,反过来说大法如何如何,这是肯定的。

但是反过来讲,如果没有负面的因素,这个大法平平稳稳地传下来了,我告诉大家那就是和现在人类的道德水平是一样的东西,现在的人类对其什么非议也没有了。正因为我们走得非常正,所有不正的东西就能显露出来,就能去掉你们不正的东西和纠正常人社会中不正的一切。社会上的事情当然不是你们去做的,不好的东西显露出来常人他自己就看到了。人还有善心在的,还有善良本性在,人看到了不足和错误,人类自己也会知道怎样去做的,必然会在常人社会中起到正人心的作用。你们在修炼当中,主要是针对自己如何精进这方面多下功夫,不要着眼于常人社会怎么样,不要着眼于你们想要为社会做点什么,你们没有这个任务,我也没有叫大家这样做。你们是修炼的人,如何提高自己的心性才是修炼之本。

大家知道现在有一亿人在学、在修大法。这个人数在它自身所起到的作用就已经使社会发生了一种正人心的变化,它必然会是这样的。不过这可不是我要做的,特别是大法在流传过程当中有他的磨难,有常人对大法的非议,大家怎么样去针对这些问题?学员们没有象常人所采取的那种暴力的行动,或者是采取人的什么你这样对我,我要同样对你,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家没有这样去做,大家都是用善心对待这一切,这样也是使大法健康发展的一个因素。当然大家所碰到的一切磨难也是给你们与大法建立威德。

大家看到了,这么多的人在将来要圆满,要修炼圆满。天上的神要问,说你怎么圆满的?你怎么修上来的?你用什么法修上来的?当然大家知道那小道度不了人,一般的方法也是度不了出三界的神。有多大、多高的法才能度成多大的神,才能度了多高层次的人。将来人家看你是怎么上来的时候,一看不愧为按照大法修上来的。这个大法本身建立的威德也是极其重要的。你们一个人做得好,那是你个人修炼的问题;一个地区的人做得好,那是你这个地区学员做得好;如果我们在全世界或者在整个所有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大家都做得非常好,那么就不是一个地区一个个人的问题了,是整个大法做得好,是大法走得正。

下面我再讲一个问题。当然在美国也有这样的学员,但是很少,在中国大陆比较多。有一些过去是佛教中的居士,对佛教很感兴趣,或者是对其它宗教很感兴趣。他通过功能或者是通过别人讲,有人看得到或者在社会上流传中都知道大法能度人,现在唯一只有这个大法能挽救人。他们也知道了、也明白了宗教中所出现的情况,他们也知道宗教根本就度不了人了。因为神也不管了,任何一本经书没有它背后的内涵,也就失去了它度人的真正作用。那么这些人明白了这些之后也来学大法了,可是他们根本上却不放弃他们原来的那些东西和对宗教的那个执著。他们是抱着原来的东西想借用大法利用大法达到他的目的,这个心是非常不好的。当然有些有意这样做的,非常清楚这样做的,我一概都把他们排斥出去,绝对不会让他们得任何东西。因为他们在利用大法,这本身对人来讲是非常不好的,非常不好的一颗心。如果是无意识的,人的表面不太明白的,恍恍惚惚的,这样的我尽量把他们纠正过来,叫他们明了这个问题。我今天讲出来是让他们知道: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大家知道,我传的是宇宙的法,任何一法门、任何一家都包含在这个宇宙中,也都是这个法所涵盖下的。每一层生命都是宇宙大法给开创的,宇宙中的每一个世界、每一个神的世界、佛的世界、每一层宇宙、每一层天体都是这大法给开创的。他不涵盖了一切吗?在大法中有许多人过去是佛门众生,有许多人的生命是道,有许多人是西方人种的神,是他们世界的生命,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人类不知道的许许多多不同神的世界中的生命来得大法。大法为什么能使他回去呢?我真正地能够使他回去的原因是因为我讲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而任何一个世界的法都是从宇宙不同层次中悟到的他自己证悟到的理,都不能和大法相比。

我为什么不叫你们炼其它的东西只能修大法呢?因为大法结合了不同层次的情况和不同生命的情况,是你们真正能返回去的唯一办法。既不改变你们先天所有的东西,同时又能把你们度回去。大家知道,学员中有许多人自己已经看见了他自己是个道,也有的人看到了自己是一个西方神的形象,还有佛家的形象,都在大法中修炼,而我却不会使他们的任何东西丢失和混乱。他们过去无论修的是哪一门,我都能把他们度回去,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只有宇宙的法才能做得到,这是大法与过去不管哪一门修法及宗教的最大区别。

实际上人都不知道,很多人都在讲信佛呀、信神呀,其实你不是那个神的世界的人,他根本就不度你。我过去讲过一句话,我说基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他们世界里没有东方人,这是绝对的真理,是人不懂的。而西方的宗教是随着远征军过去的,本身来的就不好。因为耶稣和耶和华过去都讲过不准他的弟子向东传,就是不要打乱人种,他们不懂得那些。过去我讲了,我说耶稣有许多伟大的形象你们不用,却用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形象来作为标志。这不就好象是人恨不得要耶稣永远钉在十字架上吗?!人还觉得自己在做好事呢,其实人想做的事情,人所做的事情并不一定是好事。为什么神还管人呢?是因为人还有一颗信神的心,人在迷中人知道什么?!

大法能够使所有的生命返回到产生他的地方,这是我绝对能够做得到的。在正法的实践中无论多高层次的生命都被做到了。我这么多的弟子几年来修炼出来的人已经相当的多,圆满和接近圆满的相当的多。因为整体这件事情没有完,所以都抑制着他们。他们可以知道一切、看到一切,但是他们的神通、法力却不让他们施展出来,因为这个地球是受不了的。当然学员也都陆陆续续地明白了这些事情,通过互相之间的切磋呀、交流呀,有很多事情也都越来越清楚。所以我跟大家讲这些问题,就是说,你不是属于那种人种,你不是他世界的人他都不会接收你。

释迦牟尼佛讲如来佛如恒河的沙数。不同世界的生命变得不好的时候,都往下掉。往哪里掉啊?都往宇宙的中心掉,它就是最低的地方。那个最中心就是我们这个地球,它就是特殊的一个环境。都往这里掉,那么就掉下来了。因为佛慈悲嘛,想挽救自己世界里掉下去的生命,所以他就不放。那么众神实质上要救的都是他们自己世界的人,他根本就不能去触及其它世界的生命。为什么?因为这个生命构成的一切因素都是他世界里的因素,你这些因素去掉之后这个生命就散了。谁也不能随便动的。过去人们都是信佛呀、拜佛啊、拜那个神啊,其实他只不过是信神的一种正念而已,那个佛根本就没法管他,想管他也管不了。当然象释迦牟尼、耶稣这样的神下来度人,他是属于一种特殊情况,那当然要牵扯很多问题,就不讲了。就是说大法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那些在心灵深处还没有放下他原有东西的那些人,我今天讲出来就是给他个机会,再不放下那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

下面我再给大家讲一个问题,就是学员在修炼当中一直说不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天”。现在科学说,宇宙飞船飞到外太空,飞到很多星球上去了,没看见有人,没看见有神的世界,也没有看见人所说的三界的不同天的那个状态。所以现代人就用这个理论推翻着宗教,推翻着过去古老的传说,否定着人最本质的东西。其实神所指的“天”跟人所看到的“天”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我经常讲,就是分子构成了人的这个物质空间的一切,而微观的物质是构成分子的原因,而更微观的层层物质也是构成层层不同层次粒子的根本原因。神是在极其微观的世界,但却是极其广阔的世界、广阔的空间。我每次跟大家讲微观世界,微观上构成的那个空间是神呆的。大家想一想,神,我那天讲了,人的这个空间一切空气啊、物质啊、土啊、石头啊、钢铁啊,你这个空间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都是由分子组成的。而分子是这个宇宙中最粗糙、最表面、最肮脏的物质。就是这个分子,在神的眼里所有的分子都被认为是土,认为是宇宙中的泥,这还是如来这个层次的认识。所以过去说耶和华或者是女娲用泥土造了人是真的。因为你的肉都是分子,在神的眼里看都是泥,都是土,最粗糙的一种东西。那么大家想一想,你这个宇宙飞船飞得再高,你飞出分子这个境界了吗?说飞机在天空中飞,你从亚洲到美洲,你觉得飞得挺高挺远,其实你只不过都是在这个分子堆中走,都在地上走,这根本就不是天,在神的眼里看,只不过是在同等的物质中这个距离的远近而已。而微观世界组成的空间那才是真正的神所说的天。物质越细腻、越微观,它构成的表面也就越精华精细。

一切物质都是有能量存在的,包括分子也是有能量的。只是人的身体和周围的一切都是分子组成的,你测定有能量的那个机器都是分子组成的,所以你就测不到分子的能量。那么物质越往微观上去它的能量越大,放射性越大,越微观上就越大,这就是神为什么他的能量、他的存在形式是那样的。那么我就跟大家再说清楚一点,地球人看月球、太阳、金星、火星,包括你看它是银河系、外太空及遥远的天体等等是天。可是你在火星上看看地球,你说它是不是在天上?也在天上嘛。这是打开常人的思维方式的认识。

可是要更深层的认识呢,大家想一想什么是天?你只要进入微观的那个空间就是天。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说个故事。过去有一个修道的人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喝酒,忽然看到一个人,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可以修道的人,他就想要度这个人,想收他为徒弟。他问这个人:“想不想跟我去修道啊?”此人悟性和根基很好,就说:“我想去啊。”“你敢不敢跟我来呀?”他说:“我敢!”“我去哪里你都敢跟着吗?”“敢。”“好,那你跟我来吧!”他说着把那一掌大小的酒壶往地上一摆,打开盖,一下跳进酒壶里去了。他一看师父跳进去了,也学着师父的样子一跳,也进了酒壶。看热闹的人们都来趴在那个壶口往里一看,哎哟,一看里面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呀,非常大。那么个小酒壶,用人的思维想那么大个人怎么能跳进去哪?因为你要进入那个空间的时候,你身体的一切状态都得符合那个空间的状态你才能进去。在穿越空间间隔的时候,身体必然就进入那个状态。因为物质的粒子越微观它的层次的面越广阔越大。在微观粒子那些层次中,酒壶的表现形式就不是人看到的形态了,所有的粒子是连通的。人看到的大小只是在同一粒子组成的时空中的一种表现形式。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壶的表面是由分子构成的,你看它就这么个形状,可是微观上那个壶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它和那个境界的宇宙就沟通在一起了。我说的意思明白吗?(鼓掌)我就说那个意思。这是人理解不了的,人的概念中理解不了的。

那么说到有人上天了,我告诉大家,你突然间钻到一个石头里面去了,是不是上天了?你钻到这个石头物质形成的表面的这个里面,那不行。你钻入到组成它分子粒子的微观的粒子境界中去了,是不是上天?你自己缩进了你身体的微观那一层,你是不是上天?你们钻到任何一层空间的表面粒子的微观粒子中去,就是小于它的那一层粒子中去,你就是在天上了。只不过天的层次不同,微观的程度不同。到了微观之后,你看是进入石头了,你看是进入身体了,进入到某一个东西中去了,实际上你是进入了那个空间连带在一起的广阔的宇宙中去了。也就是说,这不是人的思维方式。我经常讲,人认识的东南西北上下里外在宇宙中是不存在的,不是人的那个思维概念。我这样讲大家明白了:噢,用人的思维去想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现在科学极其肤浅,它看不到也认识不到真正的天,是因为它只是在现有的物质空间里爬行,在局限着它。而外星人强加给人的科学也就局限在这儿,外星人也是这个空间的生命,他也认识不了宇宙的真相。

人不相信神,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人在毁灭着人的道德。人相信业力轮报,相信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坏报、恶报,人干什么事情都有神瞅着,人不敢去干坏事;人知道做好事会积德,将来会有福报,而且这是千真万确的。人不相信了这些,科学现在就不相信这些,它认为是搞迷信,这就是抡起科学的棒子打人的正念,是不是打人最本质的东西?人的道德、正信、正念都被打没了的时候,人就会无所顾忌地干他一切要干的,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手段。这就是人类社会败坏的根本原因之一。西方社会好象是他们在相信神,可是他们并不是真的相信神,他们真正相信的是科学。神也不是象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好象带着人的感情的生命。我刚才给大家纠正了一个关键的概念:就是对天的认识,神和人所认为的这个天它不是一回事。

许多人在修炼当中有时看到自己好象进入自己的身体了,身体里象广阔的天空一样,自己在天空里运转、在天体里走。那个门一道一道地被打开,自己往前冲,再仔细看,思想再扩大一步看,噢,原来是自己身体的脉穴在打开。大家想一想,我们修炼的时候,从最微观上改变你的身体。最微观上是什么?你那另外身体不就是在天上、在那个境界中吗?只不过是人掉在常人中来了,你随着那一切都掉进常人中来了,甚至最微观那部分也掉进常人中来了。但是要是你修回去,这一切都给你归正,就出现了那样一个状态。历史上有许多修炼的人,看到了这种景象,但是他说不出来。有的时候佛教里面的人讲佛在心中;道家讲人体就是小宇宙,如何如何,就是他们也看到了这种景象。

我在讲科学的时候,我说科学也起着不好的作用,它不但污染着人类环境,破坏着人体组织,外星人它最终还要代替人的。它的东西已经贯穿在人类社会的一切领域当中,人类也摆脱不了科学了,一切都是它造出来的。那么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做什么工作的,你只管去做,做好你的工作,这就行了。至于说这一切呢,不要去管。我不是说去反对这个科学,也不是教大家怎么样去排除它,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告诉你们科学它是个什么。科学对许多东西的认识太肤浅,就是对现有空间事物的认识也是不足的,因为它认识不到神的存在,所以它就局限了自己的发展。你比如说现在科学家都在讲人类的工业污染很严重,比如它是说制冷剂里面的那个氟里昂等等一些东西,它可以使大气臭氧层遭到破坏,说南极出现臭氧层的破坏,出现了一个空洞。其实呢,它认识不到神的作用,所以他就说是臭氧层遭到破坏出现了一个漏洞。确实是现在工业带来的污染使人类的空气已经污染得不行了。

但是微观上庞大的宇宙无数有形、无形的都是神,在人类看不见的微观当中。空气是由分子粒子组成的,而分子粒子又是由更微观的粒子组成的,就这空气中,层层层层无数往微观下去,不知道有多少层,都是神。他们看到了人的环境已经变成这样了,就打开一个窗户,开一道门,把地球里边的废气放出去,是神在这样做的,有意放开的,然后再合上。神要不保护着人,人就无法生存。人不但不信神而且还敢对神不敬。那么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家知道工业污染造成最严重的地方是人最多的地方——大城市。为什么在它的空中不来个臭氧层空洞呢?是神觉得在南极地区打开对人类安全。应该哪个地方产生的废气多,就应该在它的天空上面来个洞,那么为什么不是这样?它根本就不是人所想象的那么回事。中国的那个青藏高原上也有,都是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出现一个大窟窿。还不止是我们看到的臭氧层,因为物质中含有的那种微观的物质因素非常多,都得让开一条路才能把它放出去。当然这是神为人做的。

还有人类污染更严重的问题。大家知道现在世界上的淡水,几乎是没有纯净的了。无论是地下水还是地上水,人无论怎么样使这个水过滤、净化,都达不到水的真正的纯净度了。而且人类在反复利用水越来越污染,因为人类的水它是循环的,淡水是循环的物质。淡水不会和海水混在一起,因为它不是同一物质。任何物质、任何东西都是有生命存在的。你看它表面是水,可是在那边它是有生命的。土地、水、空气等等遭到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对人类的伤害也就越来越大。今天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上一次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复,上一次是为了这一次而做的试验。再按这样发展下去,人都是畸形的。由于工业的废气废水造成的人都是畸形的,长得非常丑恶,人不人鬼不鬼的,再发展下去就这样,还有道德上的败坏因素所带来的人的罪恶行为。

讲到这儿我顺便再说一个问题。大家知道了现在这个科学就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西方工业革命开始的时候它就进来了。它是从数学、化学开始,从最早期的粗浅知识开始,贯穿到现代的机器,最后发展到今天的电脑。再发展下去,它最终目的是要代替人。怎么代替呢?我说了,现在人类的身体里,几乎是人人都有了一层外星人造就的身体。为什么呢?是因为它所有灌输给你的那个科学在你思想里构成了一个变异人类的思想。人类的哪一期文明都没有这样的人。有了这个思想就有了这个身体。大家知道,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你,你的大脑联系着每个细胞里边的大脑。那么你的身体无数的细胞里面的思维全是变异人的思想,整个身体全这样了。神不把人当人看了还有这样一个原因在里面,人已经不是人了,神还度它干什么?

大家知道人死了他不会真死。最大一层分子粒子的外壳脱掉了,而分子以下那个微观粒子组成的身体那一部分并没有死掉,它就离开了,就象人脱掉一件衣服一样,它并没有真正的死。但是在这个空间的这个人却消失掉了,因为身体要火化呀,或者用土埋起来,身体总要腐烂要解体的。这个空间里它没有了,就是这一层粒子消失了。那么刚才我所说的那个外星文化,它就是用人自己的思想不知不觉地在造这一层它们所要的身体。那么它最终怎么代替人呢?大家知道,这个人的最表面的外壳它还得有办法去代替,就是今天人类所要采用的“克隆”的办法。神管着人,神要不管人了,就不会给人注入生命的因素。

就说你这个人活在世上不是因为你有了这个肉身,不是你娘给你这个肉身你就能活的,是因为你有你的元神、你所有的其他的神的存在才能使你活起来。那为什么人死了摆在这块儿,也是这个身体它就不活了呢?就是因为所有的元神都离开了。就是说这个人生出来如果要不给他神、不让他投胎,他照样生出来是死的。怎么办?外星人就要进去,这就是它要代替人的最终的办法,这就是克隆人。人自己在被外星人利用着毁灭着自己,自己却不知道,还维护着这个科学毁灭着人类。将来出来克隆人,大批出来之后,都是外星人投胎人体,人往后也就没有了。当然了,我今天能讲出来了,这些问题也都是在解决当中了,甚至很多事已经解决了,我今天讲出来是告诉人类发展到目前的一些真相。

这个地球的构成也不象我们人类想象的那样,什么大爆炸的理论形成了这个星球,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怎么形成的啊?现在这个科学对物质基础的认识、对生命基础的认识、对宇宙的认识全是错的。神造就了这个地球。怎么造就呢?大家知道,这个地球已经重复了很多次了。在各个宗教中都谈到过劫难的问题,如果在这个地球上本身发生劫难,这个人类不好了就毁掉了,在这个地球上毁掉了,这是大劫。还有比这更大的劫,就是整个这个地球不要了。因为人在六道轮回的转生当中人是带着业力走,坏事做得越来越多业力越来越大,他转生成植物,那个植物都是覆盖着业力。人眼睛看不见,业力是在低于最大一层分子的空间存在。那么人转生成植物、物质、动物,在轮回当中甚至都可以转生土、石头,到处都带着业力。那么那个地球是什么?看上去就是一个业力球。我讲的那个烂苹果的意思就是这个道理。说这么一个烂的东西了,在圣洁的宇宙当中要它干什么呢?不要了!就可能真的不要了。

佛慈悲于人是指离地球近的佛,他讲慈悲。极高层次上的神:慈悲是什么?他发现慈悲都是执著。说他慈不慈悲?他也慈悲。但是他的慈悲的境界、概念不一样了,就象我讲的,思维都不一样了。他慈悲的是离他最近的众生,他把那很低的神也一样看成是常人。至于说人算什么呢?比微生物、细菌都不如的。人走道踩死了细菌,谁认为那是杀生啊?是吧?不好了的,象那个大便一样,象个粪球一样,扔掉了。那有什么慈悲和不慈悲的概念在呢?根本就没有。人自己觉得自己了不起,在更高的神眼里什么都不是。这庞大的宇宙,境界的不同生命存在的方式认识差异太大了。我给你们讲了那么大那么高境界的时候,你们回想一下,偌大的宇宙层次还只是庞大的天体中的一粒尘埃,那地球算什么呢,人算什么呢,是不是?就是人把自己看得了不起,觉得很伟大。这个地球是经过多次换新的,就是这种情况。

在庞大宇宙的历史上,这个地球是多次换过的。可是怎么换呢?因为地球的最表面是由这层物质构成的,是由这个空间的分子组成的物质构成的,那么就得用这个空间的物质去造。宇宙中这个空间的不同天体都有更新,都有新陈代谢的状态。一定的天体解体后的尘埃或者是残渣,宇宙中庞大的神把这些东西收集起来分成类,然后造出新的地球来。所以现在的科学家研究历史、研究地理,说某种物质在地球上产生多长时间了,地球有多长时间的历史了,这种方式根本查不到。因为有的物质造成地球之前它就是很大一块石头,就是很大一块天体,拿到这来了,没造地球之前,它就存在,所以你根本就研究不出来这个地球有多长时间的历史。很多事情讲起来、听起来象神话故事一样。我在给我的修炼的人讲法,大家能够接受。因为法不是给常人讲的,不是给常人社会讲的。

刚才讲水时谈到海,其实那个海是什么?海和水的概念根本不是一回事。只有淡水它才是水,而海水是人叫其水,它其实是另一种物质。水是创造生命的因素。大家知道,地球在宇宙中,在一个很小层次中看上去它就象一粒尘埃。那么庞大的神,他的体积是相当大的。如果他掉一滴眼泪就会把地球淹灭。其实那海水就是神的一滴眼泪。我这样讲,听起来觉得好象是神话故事。你们去化验化验那个海水和人的眼泪成分是不是一样?而且是一模一样的。如果你的眼泪能够放大到海水那么大的体积的时候,你看看里面有什么生物?说不上里面也有条鲸鱼呢。听起来好象是笑话一样,其实是真实的。地上所有的物质和人类的起源我都能说清楚,因为不涉及到你们的修炼,我就不想去讲。其实地球上的一切东西都有它的来源。

大家知道覆盖在地球表面上的那个黄土是什么呀?其实就是高于常人空间那一层生命的粪便。所以过去神不是讲了嘛,人在肮脏的世界里,就是这个意思。因为高层次上的生命,他的物质是纯净的,所以他的粪便对人来说就是干净的。低于人类的东西人才觉得肮脏,所以它高于人类的东西人会觉得它是干净的。但是高于人类空间也就没有养分,因为不肮脏的就没养分,所以用黄土种东西是不容易生长出来的。黑土是因为有腐烂的植物掺杂在里面,能够长出东西来了。腐烂的植物使黄土变成黑色,有了养分,有了有机的东西在里面,人类利用它来种地。高于人的东西,对植物来说它就没有营养。

其实有很多种石头和土是一回事。就是一般地讲,造地球压得很实它就是石头,松散的它就是土。但不完全是这样。那个红土和红石头它其实就是庞大生命的血。我们在座的有不少搞物理的、搞化学的,你不相信你就去化验,你就去研究,它里边含有的成分和血保证一样,只是凝固时间长了的血。红土里面含有铁的成分很多,人的这个血液也是一样。那么告诉大家,在宇宙中红色的血一般的都是正的生命的血。魔的血是白色的,所以石灰岩它其实是魔的血。当然它是死亡物质,在这个空间中已经不起作用了,被炸毁、销毁掉了做成石头、沙子、土这些东西,所以它就没有魔性。那么人类用来刷墙啊、作染料啊,这都没有关系。

现在科学家知道了煤是庞大的植物造成的,这是现在科学能知道的。哪有那么多植物变成这么多煤哎?这是他们不知道的。现在科学家知道石油是生物身体的残骸构成的,这他知道。哪有这么多的残骸变成这么多石油哎?这他不知道,百思不得其解。所以现在有人想推翻这个理论,说动物的残骸为什么有这么多啊?哪有那么多的生物啊?这个石油简直就是太多了。其实呢,庞大的宇宙在漫长的岁月中生命是一茬一茬的。而且在造就这个地球的时候,就特意把宇宙中这一类东西也给弄到新的地球里面去,将来作为能源。所以它就有那么多,它不是这一茬生命的。就是地球上的生命也是一茬一茬的,不是一个时期的。现在的科学研究它离不开现有的历史,而科学对现有历史的认识很多也是错误的。它认为从石器时代到现在的人类把所有动物都弄死了也没有那么多石油啊?!还有那么多煤啊、植物啊,它不是一茬的,它不是一期生命的。当然了还有许许多多,讲起来太多了。

还有钻石,还有金啦,银啦,等等这些东西。当然还有一些金属元素是构成宇宙不同层次中的必备因素,那些和我所讲的地球构成成分还有区别。但是那个金和银它不是宇宙中的金属元素。金,大家知道那个佛体是金的,是凡达到如来这个境界的神身体都是金的。也就是说,那个金就是庞大的正的生命的身体的残骸。在一个广大的宇宙的解体中,一切都会瞬间粉碎。我还讲过金有不同层次的、粒子大小不一样的,我过去讲过这个问题。银呢,就是低于佛层次、是菩萨这个层次生命的身体残骸。

很多人知道钻石有一种能力,邪的东西它很害怕钻石,就是能量很小的负的东西怕钻石,因为钻石会吸收它的能量。所以有人讲:说钻石能避邪。避邪倒不一定,但是钻石是炸碎的能量,就象功的东西。当然它已经死亡了,不起作用了。可是它毕竟是那样的东西,所以它是有力量的。

我讲的这些东西你们不要起任何执著心,回家买钻石去。我说的是法,这个空间什么东西都带不走,同时对修炼的人都没有用。为什么炸掉了?就象我讲的,它虽然是金,它不是纯金了,所以才炸掉。这功为什么炸掉了?它已经不纯了。你表面上看着它还很纯,在微观、极微观下观察它已经不纯了。我今天不多讲了,下面听学员发言。

明天大家可以递条子,然后我给大家解答问题。但是,新入门的学员最好你不要递条子,因为时间很宝贵,那么多人每个人都提问题就解答不了了。我们在座的很多都是在修炼中已经进入到一定层次的人,所以他们提的问题对他们修炼提高很重要,是我们这次法会的目的。而新入门的学员提出的问题你不用问我,你问老学员、旁边的人就给你解答了,所以你不用占用这个时间,这是一个问题。再有,与修炼无关的事情大家尽量少提,对知识的探讨等等这些问题。你别看刚才我给你讲的,这可不是丰富你什么知识,是因为它与你们修炼有关系。好了,我就讲这么多。(鼓掌)下面大家坐下安心地听学员们发言。我也不走,我也在听,但你不要找我,你找不到我。(鼓掌)

大家好!昨天那个会开始的时候我和大家见面谈了一些问题。我讲了因为这次会主要是美国西部地区的心得交流会,并没有想开全美的或者更多人的大型会议,因为他们自身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本着这么一个目的我来了。根据昨天的情况看,还有从其它国家赶来的学员,可能其它地区的学员和本地的一些新学员,或者是对我们有一些兴趣的但还不是学员的一些人今天也都来了,大家可能想要了解大法。既然大家来了,那么我就给大家解答一些大法的问题,也是法会中的讲法。下面就给大家解答问题。(鼓掌)

问:师父说,修炼的人如果在内心深处还固守着自己最本质的利益那是假修。

师:我告诉大家,修炼就是要修人的心,这是真修。比如说,现在有法律,还有一些对人的要求和制约,都改变不了人。比如表面上能改变、能制约你,你表面上可以不去犯错误,可以做得好一些,可是实质上呢,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在你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你就照样还去做不好的事情,因为你的心并没有改变。那么也就是说,修炼必须是真正地改变人心。你要达到高境界中去,达到那个神的境界中去,你就必须得达到神的那个思想境界。如果只改变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质不动,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时候,到了关键时刻,它还会反映出来,所以不改变人心,只是一种假相的掩盖。必须从本质上发生变化才能是真正地改变自己。也就是说,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地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得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那么要把你拿到那个位子上去,你能达到那一点吗?达不到。当然,我说那个佛、道不会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是有这样的境界。必须得是真正地改变自己,才能达到这个境界。

过去在宗教中有许多人讲,只要你信宗教,你就能上天,去天国;只要你信宗教你就能够成佛。我说那叫骗人。什么叫成佛?什么叫去天国?每一个层次对生命都有不同的要求。就象你们上学一样,你一年级,你得有一年级的水平,你二年级得有二年级的水平,到了中学就有中学的水平。你老是拿着小学课本,在一年级那个水平上你去上大学,你还是个小学生,所以你也上不了大学,就是说这个意思。这是从表面上讲的。我们讲的是从心灵的深处真正达到这个标准你才能够去天国,你才能够圆满。有人信宗教,在做祈祷的时候很虔诚:我做错了事情啊……。可是呢,一出了门他还照样犯同样的错误,他的祈祷没有用,他的心并没有真正地改变。他认为我信了、我祈祷了就能上天国,你永远祈祷,永远是这个水平,你也永远去不了天国。耶稣讲的“你信我就能去天国”,并不是说你上我这儿祈祷了,你心里头相信我,流于这么一种形式就能上天国,不是。你经过每次祈祷你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你做得越来越好,你越来越接近于耶稣天国的要求,你才能达到天国的标准,那才叫真正的信。不然,耶稣讲那么多话干什么?目的还不是叫你们照着他说的做,做得更好吗?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宗教,包括这个佛教也是,人们都不在内心去修,都流于形式,这都是假的。这个问题就讲这么多。

问:人的元神离体后多长时间不回来才会造成肉身死亡?

师:人的元神离体多长时间不回来,这个没有准确的。就是这么说吧,在你的意念当中说:我就是不想回来。你这个意念一出,那个肉身可能就死掉了,因为你不想回来了嘛。但是这种事情在大法中没有,除非那种一边修大法一边又练其它的东西,不能够达到专一,不能真正达到不二法门的,那么他就会有这样的危险。对于这种不真修的、脚踩两只船的人,他在这样的情况下难说会出现什么问题。

问:我第一次读纽约讲法关于释迦牟尼佛时,禁不住失声痛哭,心中叫着师父,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师:是缘的原因。我另外要说一个问题,我们有许多人通过学大法,已经深刻地知道了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不能再度人了,一是标准不行了,二是因为神不管人了。神不管人的原因有多种。一个是现在人的思想是外星人造就的变异人思想,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象今天这样的人。历史是重复的,多次出现过不同时期的人类。可是每一次人类都没有象今天的人类这样过。耶稣、佛、神是讲过,到了人有难的时候会来接人,回来救度众生。可是呢,这些人在他们眼里都已经不是人了,他也就不接你了,他接的是还能够是人的人。当然,这是概括地讲,还有许许多多方面造成的变异的人,神就不把他当人看,这就是最危险的。

在宗教中当政客的捞钱的咱们都别说他是什么了。我就说在宗教中还有心要修的人,那么有一部分人对修炼的事情就很注重。他们知道了我们这个大法,或者是有其他的神在他一定状态下指点他,说只有那个法轮大法才能够把你度回去,有很多人接到了这样的信息,明白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他也来学大法。可是他却死死地不放弃他原来固有的东西。他的目的是要固守着他原来的东西,借用我的大法再使他回去。我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是自欺欺人的。你不放弃你原有的东西,你根本就不能够得度,你只能欺骗自己。

大家知道,在另外的空间里,在那个时间里看人的这个空间的时间那是非常慢的。你思想中想任何问题,在那个空间中看你都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你要想什么,你还没有想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你要想什么,你要做什么,看得是清清楚楚。人觉得自己思想中想什么别人不知道,也只能是骗常人,却骗不了神。那么也就是说,你没有对自己负责任的纯净思想对待这么严肃的问题,你就不能够得度,你就回不去。我大法中有许多过去是释迦牟尼的弟子,也有其他佛门的弟子,也有其他宗教中的弟子。而且你们在座的这些学员当中,看你是白人,或者是你是黄种人,或者你是其他种族的,你并不一定是真正的这种人,也就是说,你不一定是哪个天国来的。你转生到哪一个民族,那个民族不是你的本来面目,不能够从表面上看的,而且人在转生中哪个民族都可能转生过。但是呢,我都能够使你圆满地回到你原来真正所在的位置。

我并不是把你们都度到法轮世界里去,是因为我站在佛法的基点上讲宇宙的法,讲了这么大的法。任何宇宙中的一个法门或者是一种修炼,在地上留下来的修炼形式都是不同层次上的那个天上的神留下来的(这是指真正的神留给人的修炼方法)。那么不同层次上度人的这些神也是宇宙中不同层次的生命,在我来看都是宇宙不同层次的众生。那么,这个宇宙的大法他给不同层次的众生开创了他们生存的环境和在他们那个境界中生存的标准。就这么大的法,一切生命都被涵盖在里面,所以我就能够解决你们的问题,用这个大法把你们度回去,你是哪一门的都可以做得到。在历史上任何一个宗教、任何一个法门修炼形式都做不到,是因为他们只是修炼他们自己一门的东西,不能涉及其它法门的东西,因为是他从宇宙这个大法中自己证悟出来的那一层东西。而我今天传的是宇宙的大法,这是和以前人所知道的修法不同的。但是,如果你对大法不尊重,你还固守着什么东西,那么这可是严肃问题。

问:宇宙层次与修炼层次是一回事吗?

师:我刚才讲了大法给宇宙不同层次的生命开创了不同的生存环境,也就是说不同的生存环境中有大法对他们的不同的要求、标准。所以说在修炼中,你要去不同的层次也就必须得符合不同层次上大法的要求。那么这个修炼的提高,境界的提高,不断的升华,就是层次的突破,也就是宇宙层次的突破。你今天修炼中达到了第一层天的标准,过几天你修炼达到了第二层天的标准,这就是宇宙层次也是修炼层次的突破。你再修下去,突破了三界走出三界之外,那就不入六道。再往上修就进入了更大天体的范围。越往上修,修炼层次的标准越高,或者它表现出来的状态更多一些。

问:过去的一切已不复存在,那这一切是否还在众生记忆中存在或者已留下深刻教训?

师:你的这个问题提得已经很大了。有的可以知道,有的不会知道了。我为什么传宇宙的大法?是因为宇宙所有不同层次的生命他们都偏离了大法,才正法。那么宇宙将归回到它最好的状态中去。大家都知道有许多预言家讲XX年将要有大劫难。人们光知道有劫难,为什么会出现呢?是因为人类败坏到这种程度了。大家知道现在社会上这个什么黑社会呀、同性恋呀、吸毒呀、性解放呀、乱性呀,简直是乌七八糟。做这种事的人不象人样,不做这样事情的人也被污染得麻木得不象人样,都在这个大染缸中被泡着,无形中你的观念都在符合着、随和着,离人越来越远。那么人的这种败坏的出现,它就不是偶然的。神为什么不管呢?他为什么会让它败坏到这种程度呢?是因为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对宇宙根本的法都偏离了。一个层次中偏离了,不同的层次可以看到它的偏离。一个生命不好了可以把他打下来,掉下来。整个宇宙如果都在漫长的岁月中发生着偏移的话,那么其中的生命就看不到它的败坏,就象人类不知道今天人类已经败坏到这种程度一样。只有我们修炼大法的人在一定的层次当中回过头来看看,很可怕,人类已经到了今天这个样子。

要把这一切都归回到原始的最好的状态中去,不让宇宙中的劫难出现,也就是说不让人类的劫难出现。目前已经变化中了。人类有许多人都变好了,现在有一亿人在修大法,每个人都在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那么这个世界上的人有更多的人这样做,人心在向上,道德在回升,那个劫难会出现吗?它绝对不会出现!没有自然现象,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所谓的“偶然”是不存在的。只是人不相信神,把不了解的东西说成是自然的,解释不了的东西说成是自然。根本就没有自然,层层有神管。可是层层的生命的标准都偏移的时候,就象那个人打枪一样,你在瞄准的时候稍微偏一点,那个子弹出去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也就是说,上面偏移一点,这个法到了下面就偏移得不知道偏移多大了。表现在人类,就是今天的人类这个败坏程度。那么就需要把它恢复到原始状态中去。

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有的人可能从不同层次中来的,当他返回去的时候会发现他原来所生存的空间环境已经不是那样了。你会知道它大体上还是原来那个形式,还是那个世界,但是它已经完全变得比你在那里产生的时候还要更美好。因为有许多众生是由于漫长的岁月众生偏离了法之后才产生出来的,所以他也不知道宇宙的开始是什么样。

至于说留下的深刻的教训,对于圆满的觉者没有什么教训可言,你一旦修到那个高境界中去都是美好的。但是,会知道宇宙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仅此而已。人类在未来怎么办,有很多人都是在修炼,修炼的目的是为了圆满。假如说你们很多弟子都圆满了,那么剩下不好的人,还有没有得法的,那么这些人还在继续败坏下去怎么办?绝不能让他再这样烂下去!宇宙中绝不允许有一泡屎摆着叫众生、高级生命去闻,所以就得处理掉的。当然,我倒不是讲劫难,象那个什么过去人所说的那种劫难是不存在的。我告诉你们:XX年人们所说的那种劫难已经不存在了。许多预言家也知道了在XX年如果有一件什么事情出现的时候,他们的预言就不准了。就是因为今天有大法在传,有那么多的人心在向上。如果它真的出现那个问题的时候,那么这些好人怎么办?就是这个问题。但是能留下来,进入到下一个纪元的人,会记住最后时刻那深刻的教训。

问:我们有许多人是搞科学的,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师:有许多学大法的人是高级知识分子,也就是说,有很多人是科学造就出来的。其实现在所有的人只要你上过学,你就是科学造就出来的。因为这个科学已经贯穿到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你使用的一切、接触的一切、你眼睛看到的一切,全都是这个科学造就出来的。所以你摆脱不了,那么也就不存在刚才你所提的这个问题了。因为人类社会都是这样的,你只去干好你的工作就行了。至于说修炼,那和工作是两回事。但是你们修炼中的境界、你的修炼状态,会体现在工作当中,会做得很好,把你放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有很多人是从事科学工作的,他来学了大法之后发现这才是真正的真理,而且是人类现在科学根本就无法和大法相比拟的。在座的大法弟子,你们所知道的宇宙的情况和真理远远超出现在人类科学,最尖端的也比不了你们。常人永远都不准知道高于人类的东西,他们永远都探测不到我所给你们讲出来的这个宇宙的情况。无论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你都可以修大法。慢慢地你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刻的时候,你自己的思想自然就会发生转变,因为在真理面前那人都会信的。但有一个问题要说清楚,任何人都不能带着常人的执著圆满,对科学也是一样,你们可以带着不同的常人心入门,但是在修炼当中都得去掉。

问:常人的个性是否只是这一世的表现?有多少成分与法在造就生命时的境界有关?

师:如果一个人的生命是从高层次中来的,那么他就会带有很强的他高层次中的那个特性,这一点常人很难察觉出来。那绝大多数你所作所为所行的一切那都是常人、都是这一世的表现,在这一世中你对生命、对物质、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所造成的你的行为方式、态度及思想方法。但是隐隐约约的你原来先天的东西只有在很善的情况下能表现出来。你很执著于常人的事情的时候、生气的时候、思考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一点也显露不出来。

至于说在修炼中达到标准的那一部分在你圆满之前很难更多地表现在常人中。

问:佛除了有洪大慈悲,还要具备度人的能力,这种能力在修炼过程中也有所体现?

师:我们大家学法,可真得放下这些执著心。一个神,只要超出人类社会的生命,哪怕是三界之内的低层生命,都有能力左右人。三界以外的所有的佛、菩萨都可以度人,因为他是神嘛,他就具备着这样的能力,就象人有些行为是与生俱来的,他是神他就有这个能力。这不是什么象你们想象的那样在修炼过程中有什么体现。你们心里头不能想着那些,我修成了要度谁呀,度我们家里人啊,度我的亲朋好友呀,度众生啊,我说那是想入非非,那是执著,强大的障碍,会使你修不成。放下一切观念,放下一切执著,你才能够在你修炼的路上没有任何阻挡地前进。

有人在宗教中发誓,说我修成了之后我要来度人,其实这是他的显示心,在常人中各种复杂心理的一种常人表现,根本就不知道佛是什么状态。你有这颗心你都修不成的,因为你执著于度人。佛度人与不度人它是一种自然状态。大家知道千百年来有多少佛来度人啊?西方出了个耶稣,东方出了个释迦牟尼,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有这么两个人下来呀?是因为哪一个佛要下世度人就必须得经过普天众神的同意才能下来的。因为他面临、接触的问题,将是带有普遍性的,会涉及到其他的佛呀、神啊、甚至于道的事情,相当复杂的,不是人所想象的那样。脑袋一热,执著心一来,你说我也要度人,它是人心、显示心、不放的执著在起作用。

问:我觉得从《转法轮》中悟到的法理没有从老师讲法中悟到的多。

师:《转法轮》是一部系统的能使人圆满的一部大法、天机。而我讲法,除了和《转法轮》相似的我公开发行的济南讲法、大连讲法和广州讲法录像带之外,其它各地的讲法那只是讲的单一的、不同境界的或针对不同地区学员的情况讲的,并不带有普遍性。很多人抱着执著心,想得这个,想求那个,好象只有这样才能修得过瘾。都是执著。你们不踏踏实实地修,你们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如果不是历史上安排的这一次传大法,那么大家想一想人类的发展它还有另外的安排吗?你们不要拿自己当儿戏,机缘一失呀……,如果我今天这个大法度不了你,谁都不能再度你,也度不了你。

你们还不知道,我当年传出这个大法的时候,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因为人类的学说太多,人都不能相信包括宗教中讲的了。有多少人真正信耶稣、信佛?很多宗教中的人他们维护的是教,不是真正的想要修炼。对耶稣(包括佛)的神圣的那种心还有吗?有多少人能修呀?要看书啊!因为我当年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我面对的是众多的人,将来不可能每个人我都当面指导你如何修,面面俱到的。

那么为了使你能够修炼,能够圆满,对你负责任,我就给大家留下了《转法轮》。通过《转法轮》就能使你圆满。我把你应该得到的都压进了这部法里。所以你看这部法会使你感到身体的变化,你会感觉到、悟到不同层次的法理,你会在大法中提高。这部法简直太珍贵了,无论我亲自讲法或你们认为讲得再具体,我都是在讲《转法轮》里的东西。《转法轮》所有东西又都被“论语”涵盖着。

问:可否让佛学会组织一些弟子翻译老师在海外讲法的书?

师:这非常好,可以。至于说组织学员,只能说大家得有这样的热情去做。我们有这样能力的人都可以去做。但是要和你们当地的负责人讲清楚,沟通好,这样也便于研究会跟你们联系、审核。

问:大法简介中有老师的话,这些简介会被丢掉,这样做是否好?

师:在中国以外做这样的事情,我现在只能说允许你做,可以这样做。在中国国内就不允许,因为大法已经几乎是人人皆知了,不需要你再做这样的事情,修不修是他个人问题。那么在国外许多地区,人对大法还不了解,还不知道,所以我就允许你们这样做了。至于说上面我的话,如果要是没有他背后的因素、背后的内涵,那只是白纸黑字,就不起作用,这一点大家也放心。但是你们自己要知道对大法珍惜,对每一个字要珍惜。你自己要知道严肃对待这些。

问:有的学员想利用自己的婚姻让人学法,老师法身会怎么安排?

师:这个事情我要告诉大家,不要把你的生活和修炼搞在一起,也不要把你的工作和修炼搞在一起。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大法是非常严肃的,不是非得求谁得,他们不得就算了。当然,学员的心倒是好的:我付出我的婚姻大事叫你得法。我看到这个心是非常好的。但是我想,你也不一定非得这样去做。因为法是严肃的,你给他的代价对他来讲是有求于得法,他得到这个他才学法的,对他来说这是不行的,首先他就不合格了。不是说大法非得叫他得。有人讲,老师你这个法应该这么讲,佛度人为什么不那么度哪?你以为佛吃饱了撑的非要度你吗?佛是慈悲于人,但是他是伟大的神!而慈悲也绝不是象人想象的人化了的那种慈悲。而人说的、观念中所想象的慈悲只是一种善。佛是善的,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

问:真、善境界的美好容易先体察到,但忍中只有痛苦吗?

师:这是你常人思想的理解。就象我讲的那个道理,你为了执著于一件事情达不到目的的时候,气得够呛,但是你碍于面子,碍于体面你又不敢发作。我说那是常人的忍,根本就不是修炼者的忍,你完全理解错了。我们的忍根本就没有执著,根本不产生气,大家要的是这种忍,这才是够标准的忍。在这些东西面前你根本就不动心,别人看来你是能忍,其实根本心都没动,这才是修炼的忍。

有人说一开始得法的时候,刚一看《转法轮》,哎哟,这个真、善我可以做得到。其实真、善你也没有做得到,你只是用人已经败坏了的标准衡量你自己。你真正进入修炼当中,你发现你差得太远了。而且就是在修炼当中不断提高你的层次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以前在不同层次对真善忍的认识都不够高。在你修炼的层次越来越高的时候,真善忍在不同层次中都会有不同的体现,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状态,那就是境界,那就是果位。忍可以带来美好的境界,只能是这样理解。你们在做一件事情达不到目的的时候,你钻牛角尖,你吃不好,睡不好,你简直就是被人控制着情绪,被别人带动着活着,你活得很累不觉醒,你为别人在活着。说你真能退一步的时候,你放弃它,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虽然是常人讲的话,但你能退一步你会发现海阔天空,你豁出来了放弃它,马上境界就变了。在这个状态下你一身轻松,这是忍。而我要求你多学法,达到比这更高的境界。

问:修炼的人与常人的境界线有时分不清。

师:这个不用我跟你多说,你只要修炼不断精进的时候,你什么都明白。你在修炼,你不可能一下子把所有的心都去掉了。就是我讲的那句话,修炼中的境界会体现在一切环境中。你在工作中、生活中、家庭中、社会上,人家都会说你是个好人。为什么?是你修炼的状态会体现在你的一切生活当中,不是有意地去做什么,有意做那都是强为。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约束自己,保持一种祥和的心态。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善心去对待,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这不能说是执著。这是我们在抑制魔性,达到善的标准,达到不断提高境界中的要求标准所采用的办法,这不是执著。

问:从理性上认识法,可以直接去掉常人的观念,这样修来得快。

师:就是你们认识法的时候,都有一个初期的那么一个认识阶段。很多人看了《转法轮》都说好,真好。怎么好?你要真问问他,还说不清,那么这就是一种感性上的认识,感觉好。说到底好在哪里?你进去实修,你才能发现他真正的好,这就上升到理性去认识。那么如果我们在生活当中你的一切行为都能够达到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对法的理解也不用人的思想、观念去认识,你就是在很理智地用理性去认识大法,对自己负责。

问:可不可以用修炼的东西去还常人中的东西?

师:不可以,我没有叫你这样做。因为修炼的东西是无价的,师父为你圆满而做的你却这么不珍惜。那不只你修的,其中有师父为你承受的、为你做的。想也不能这样想,没有这个道理。

问:半开悟的弟子是否能见到另外空间的法理?

师:这个就别去探讨。我们有大批的学员,特别是得法快的、早期的大批学员已经进入到那个状态,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得见,什么都能够理解得了。但是在他的层次上不可以言表,所以他也不讲话,不说什么,可他什么都知道。唯有一点就是他的神通、他的能力不能运用,是因为你们都在修炼,他们都运用起神通来地球也受不了。这样的人很多。

问:有人对佛法修炼信心极大,以至不愿意用常人那种方式去解决一些日常问题。

师:我告诉大家,我们修炼中有这么一个状态,有人说:我一旦得法了我不想干这个了,不想干那个了,工作也不想干了,生意也不做了。我告诉你,表现起来是你好象把法摆到头等重要位置上了,修炼唯此为大。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你没有真正理解法。我告诉大家,你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炼,人们都往往重视不起来我说的这句话。大家想一想,我们有一亿人在修炼,将来再多呢?人人什么都不干了,社会怎么办?那么社会上人们怎么看大法?这不在给大法抹黑吗?当然了,达到那个高境界中的状态,那个我不用去说了,讲的是现在带有普遍性的。我们没有达到那个状态的,你人为想要怎么样,这就不对了。至于说你在平时碰到什么问题,你怎么去对待,那是你修炼中的事情,具体问题我也不给你解答。你怎么去对待,你怎么提高那是自己的问题。

问:老师说:得到法轮就等于修成一半了,有些学员把修成一半理解成已成功一半。

师:修炼的事情,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人会有这样的思维呢?就是从古到今一直造就着你们的思维方式让你们能够用这样的思想思维才能理解法。修,给你们《转法轮》了,给你们下法轮,师父用大法轮纯洁你的一切,真的你在修炼中解决了一半问题,这是千真万确的。可是还不止这些,因为这个大法的本身他的威力太大,所以使这个人修炼起来更快。至于说师父也给我下了法轮了,我就成功一半了,今天不修了,我也成功了一半,不是这个概念。

问:您说有一次和四、五个高层大觉者、大道在一起,我悟不好为什么讲这些?

师:是你人的思想中有障碍,法不能根据你的心里所好来讲啊!悟不好说明你心里所执著的障碍大,你不用有意去抠字,对每一句话、每一行字你都要有意去抠它是什么意思,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从来告诉大家看《转法轮》的时候要一看到底,但是你必须知道你在看什么。该你悟到那一层的时候,佛道神就一下子点给你,你马上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不该你悟到的,就不点给你,你自己怎么抠都抠不出来的。你说我就是想要从那个字里面明白那么高境界的那个理,你就是强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自己想什么办法你都上不了天,就是这个意思。《转法轮》中有几篇,有人觉得不想看,只想看讲心性那一部分。我告诉你,我讲的虽然你看有些地方是讲功能,或者是讲其他的东西,都是贯穿着不同的理在里面,贯穿着不同的修炼所达到的要求的状态在里面,你都得连贯着看。你每一次看都不能落下一篇一个字,你必须得这样看。他的排列的顺序对人修炼都是有着极其严密的作用。

我讲这段法,并不是说随便讲的,或给你们谈一个故事。表面上我是告诉大家在那个境界中静下来的状态是什么样,我和他们接起来的感觉,因为我还有常人中的事情要做,有常人身体在,要度你们,不然他们的静在我的境界不一定是静。要是你们,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和他们接起来,马上你的思想一下子什么都没了,所有常人的思想都被灭尽。他的思想就这么大的威力。你可能一瞬间就达到了很高境界的要求了,可是那不是你修的。在那里面有很深的内涵,不要用人的想法衡量法。

问:宇宙中两种很微观的物质与真善忍的特性有何区别?为什么越往下两种物质越对立?

师:其实用你们人的思想问这些真的是不敬,如果你们能象神一样,就绝对不敢这样问问题。这是宇宙大法给生命所开创的,这两种物质也是大法造就的,我就只能这样告诉你。一个生命在一个环境当中的生活应该是多彩的。就讲人吧,人要是没有人的乐趣,人会活得无聊,没有意思,就这个感觉吧。那总得让生命活得有意思,大法可以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开创繁荣的社会,这个不是人想当然的。我只是很简单地讲了两种物质它的存在造成了相生相克和阴阳,讲了阴阳和相生相克的来源才谈到这两种物质。可是宇宙中复杂的因素多了去了,与你们现在修炼没有直接关系的我就不讲。我是挑着概括地能够使你悟到法理、能够提高上来的东西在讲。知道太多了你老是在这个思想上打圈圈,就影响你们修炼。

问:很多学员周末都到一个公园修炼,是否不如分散到各个公园炼功更有助于弘法?

师:这个都是你们自己具体怎么做的事情。你们觉得大家在一起炼功人多就场大,可能影响就大。人家一看,噢,炼法轮功这么多人!能量这么强!咱们也去跟着炼。那么有的人又想了:这个地方的人知道,其他地方的人不知道,大家分开来到别的地方去,也带动带动其他那地方的人叫他们来得法。这都是你们自己具体的事,想怎么做你们自己做,这些事情不能够叫我来给你们规定。不同地区、不同情况、又有你们对法不同层次的认识状态,这也都是你们自己修炼的一部分。你们研究怎么做,觉得怎么做好就怎么做。

问:有人认为弘法就是炼功和有大法的书,大型集体炼功或放讲法录像没有必要。

师:具体怎么做这些事是你们的事,这和你们的修炼是一样的事。告诉大家,看录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我们今天所开的这样的法会,这是我给你们留下来的大法修炼的唯一形式。其它的都是松散的,就包括你们来不来也没有人点你的名叫你来,都是大家自愿来的。修炼就得靠自己那颗心,你不想来,你不想修,随你自己的便。

问:白人学员很热心于社区服务,认为是慈悲的表现,做好人的表现。

师:这只能是常人的那种爱心,但是我不反对。因为我也要求人在每一个状态中都是一个好人。不过要是把这些事情摆到比学法、修炼还要重要的位置上来,我说那就错了。执著任何事情可能都是一个执著。但是反过来你在任何环境下你都做不好,那你又不够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也就是说,你在法中不断精进的时候,会解决这些问题,你就知道怎么办。

问:冬天一直坚持在外面炼功,那种消业方法可以代替双盘消业吗?

师:没有这样一说。自己想给自己找一个解决困难的办法,想走一条能够不吃苦、简单一点吃苦的修炼的路,这不行。但是我想,修炼就是提高,总不会停留在一个状态上。怕盘腿不也是一颗心吗?

问:副意识即使修成觉者,主意识可能仍入六道,好象他们是不同的个体?

师:这个问题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世间上对你来说你的主意识和副意识都是你,你不承认任何一个都不行,他都叫你的名字,都跟你做着同样的事情,都支配着你的大脑,都是你。但是人真正的主宰,你真正最清醒的时候,所有你的意识是你的主元神在支配。为什么呢?因为副元神修炼圆满的时候你不知道。他和你一样,长得也一样,修成了走了,可是你同样还得入六道。你主意识要修成了你自己知道,哎呀,我修成了我要圆满了。但是副意识他又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修他也跟着修,你圆满了他也跟着你圆满。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问:我以前是个药剂师,懂得一些按摩手法,我现在还能义务帮他们按摩吗?

师:你这里强调了义务按摩没赚钱,是不是就是做好事了?我告诉大家,修炼是很严肃的事情,我给你不断净化你的身体,你不能再污染,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人的皮肤、肉体的接触就会互相把场沟通。为什么我们大家在集体炼功场能量就很大?因为你们所有的场、这么好的场沟通在一起,就进步很快,大家觉得很舒服。那么常人他不修炼,他身体带的场都是业力。那我这样一讲,好多人会:哎呀,是不是我家里人我都不跟他在一起?!你是修炼人,我都给你解决这个问题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想,也不用有意去怕什么。就是说,你想有意地去做什么,那等于是你有意地要接受什么。你给他按摩的时候你有想法:我得让他病好。因为你不是用现代的医疗手段,不是用药去给他看病,你是用你的身体给他看病,那么就很可能给你带来污染,就是这个意思。至于说我们有的学员为了生活,就是一个按摩医生,在实在不能找到其它职业的情况下,我也会把你身体封闭起来给你解决生活上的问题。但是你不是干这个职业的,你就最好别做。就说这个意思。至于说针灸,我是医生给人家吃药打针,这个不影响,这是技术。

问:家族中有人得过精神病,但他本人没得过精神病,他能不能炼功?

师:我讲啦,不一定你家族中有人得精神病你就得精神病,是不是得这样看呢?两方面去看。就是说,很理智的人、主意识很强的人炼功是没有问题。如果家里有精神病史的,那么你们就得注意了。你要是有精神病就不能炼功,因为精神病人往往他主意识是不清的,这不能怪我不度你。我这个法是要给主意识,度这个人的,可是你这个人却不清楚,我们把法给谁啊?你在犯精神病的时候是你的业力、不好的思想、外来的生命,我们能给它吗?不能,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家里有精神病史的人炼功一定要注意!觉得自己把握不住自己,你就不要参加。自己有精神病的我不欢迎你到炼功点来,也不要到法会上来听法。

问:小孩十二岁,他每周修炼一次,晚上睡前听讲法,他炼功学法是否正常?

师:小孩嘛有小孩的状态。如果他接触法了,也在学、也在炼功,他其实也在修,这是肯定的。我们对小孩和大人是有严格区别的,因为小孩没有大人的那些个观念、复杂的思想构成的东西,他很简单,所以得起法来就快。

问:我大脑中想不好的事时,在另外空间会产生不好的物质,那可怎么办?

师:你尽量别想不好的东西,你在慢慢地修炼。想了你也不要去管它,也不要害怕。你害怕了,“这可怎么办?”这就是执著。所以我们要尽量地多学法多看书,保持自己一个纯净的心态比较好。但是完全不想坏事根本做不到,只要你没圆满之前你都做不到。至于说它产生什么东西,你是修炼的人了,我告诉你,一个修炼的人天上是不把你们当人看的,他们认为你们是神,你们圆满了将是未来不同层次中的神。所以一旦你们超越常人,你们身上带有超越常人的东西的时候,尤其在正法中修炼的时候,不只是我在管你,你身体周围真的有天龙八部在护法呀,只是你们自己不知道。很多人一炼功胆子大起来了,为什么?不光是你们自己的因素,因为你们有知道那一面的,所以胆也壮起来了。

问:从小就非常害羞,是很强的执著心吗?

师:作为一个人没有廉耻那我说他就是个很坏的人。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执著于这些,那你就是个人。但是过去很多人一炼功了之后,也不修边幅了,邋邋遢遢的,脏兮兮的,大法弟子要这样,我说你给大法抹黑。大家知道我在任何场合给你们讲法的时候,我穿得相对来讲我觉得还比较整齐一点,实际上我在给你们看。甚至有人在学我的讲话、学我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很注意这些,不能给你们留下不好的作派。因为你们在常人中生活,要注意一些。

我看到一个情况,中国人很不注重表面的东西,比较随便,就象我上回讲的一个笑话,中国人很注重内涵,脑袋里有丰富的东西,有一身绝活儿,做的菜也好吃,可是他表面邋里邋遢脏兮兮的。而白人呢,就算我给你们讲笑话吧,白人做的东西没有中国人做得好吃,可是那刀啊、叉啊摆得很整齐,吃什么东西,用什么餐具,喝什么,用什么杯子,很讲究外表,很礼貌。这是白人和中国人的差异。但我想要能够把它融合一下,中国人讲究点文明,白人再有点内涵,那就更好了。(鼓掌)

白人很注重他们的文明举动,这是他们的文化。有的时候为什么白人跟你们生气?有人还觉得是无名地跟你们生气。你要破坏了他的文明,哪怕是一点小事,他们真的很生气。很多人不注意小节,如进商店时我们后面有人进来,你开开门之后也不管,“哐”关上了,你走了。如果他是一个白人,他会非常生气,你在破坏他的文明,他不认为这是一件小事。你对他的不礼貌的举止言行,他会非常生气。你们生活在人家的社会里,所以这些方面要注意点。

问:我是中国来的学员,这次见到师父流泪不止,无以言表。

师:你们看我在美国,在这最近半年来好象是重复地在见大家,很容易。可是在中国大陆有那么多学员却见不到我,他们很想师父,我也挂念他们,就是这样的。

问:各个空间都有一个我存在,这各个空间是在三界之内吗?

师:是这样的,在三界之内。三界之内的空间也是最复杂的。将来有机会我给你们再讲一讲物质的结构,那复杂的程度是惊人的。但是又没有语言形容它,画又画不出来,所以有的时候我给你们讲法,真是用尽人的语言也很难表达宇宙的伟大。

问:听说中国科研部门复制熊猫。

师:就是克隆,是吧?你们对这些事也不要管它,人类在毁灭自己。那天我讲了人类复制这个复制那个,人类一旦复制人的时候就是接纳外星人来代替人的开始。正因为人看不到神的一面的存在,人还觉得他这个无度的追求,这个所谓的探索,名词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在毁灭人类、人在毁灭自己。

问:佛教界有些人攻击大法不是正道。

师:那就不用管它,他们到了末法的最后期了。这些问题我们若要采取他们的做法,他们攻击大法,你们也散发材料攻击他们,那大法不就和他们一样了吗?我们大法是宇宙大法,你别看他们在破坏,其实他们什么也不是。当年释迦牟尼的出现,婆罗门教也是这样干的。

问:从微观部分向宏观部分演化,此过程是否就是本体转化过程?

师:你可以这样理解,修得越快转化得越快。

问:为什么在宇宙一定范围内的其它许许多多的空间同时有一个他?

师:这个宇宙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结构。当你降生的时候,从许许多多空间中也都有一个你的降生。长相大同小异,做事大同小异,和你叫一个名字,同时出生同时死亡,但是在生活的质量上不一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呢?刚才我讲了,同时生同时死,除此之外没有其它太大的联系。我刚才讲,虽然是同时生,就是他们都不生,你想生还生不了;他们都不死,你想死,也很难。所以讲的那个孤魂野鬼,没有办法转生就是因为所有的他都没有死,就唯独其中一个自己自杀了,非要死,所以死的就没地方去,要等所有活着的都走完生命的过程才能一起去找那个归宿。至于说元神,刚才我已经讲过了,元神那就是你,主元神就是你自己,你的思想的来源就是你。至于说元婴那是你修炼中你的智慧和法生成的佛体。我们这部法还能够使人的身体发生本质的改变,这个身体的本身也可以转化成佛体。

问:师父提到: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

师:是这样的。大家想一想,一个人要是修成了佛,他的父母、兄弟,就说他父母吧,生出了这么一个好儿女,没有他们的福分?肯定会有的。至于说这个福分有多大?把他摆放在哪儿?肯定是会按照他的福分大小去做的。他圆满成佛了,父母不修也成佛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没修炼。要看福分、心性而定,业力的大小也很主要。那么这里面就不只是父母、兄弟,还包括什么他在人世间接触的许许多多的人与生命及怨缘,你杀过的生,你成佛了,你杀的那些生怎么办呢?你得度它。当然这些事情在你修成圆满的时候师父就都给你做了,也算你度的。因为得往你的世界里度,就是这样给你们解决了这些问题。还有许许多多曾经使你受益的人,那么这些也不能不管,方方面面这些因素。就是修炼也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很多事情你自己化解不了那各种各样的因缘关系,这些也都是师父做。

问:师父接见各地部分学员,每个人都不想落下,是否是执著?

师:可能今天有这样的现象。我在中国传法的时候学员都知道,你们可能也听说过,第一天班人人都在找前排座,离老师近,接受能量大。等到第三天班结束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往前靠。大家都把好座位让给年纪大的或者是让给别人,没有人占座。整个会场形成了一派祥和的状态。人都有一个变化的过程。当然我们今天好多人是从外地赶来的,或者好久没见过我,大家想上前面看清楚老师,这个心我倒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占好座位,这种事情白人就不会做。总体上,这也都是表面的东西。

问:老学员心性高,功力越来越大,他们的言行对新学员影响很大,新、老学员应各自怎样把握?

师:老学员,大部分是修得很好的,可是也不能说老学员个个都是那么好。我又不能说你不够标准不让你来炼功,能这样吗?不能。所以有许多言行可能会影响到别人,但是有法在,不要怕。就是一个新学员经过多次学法之后也会用法对照一切,你虽然是老学员他也知道有哪些地方做错了。人是有思想的,还有法在,这些问题不是问题,大家也就都这样过来了。作为辅导员、作为老学员可能担心这个问题,出发点、想法都是好的,你们要看到了就想办法解决,尽量叫大家注意。所以作为老学员,也确实在新学员面前你们应该注意一下自己,不考虑自己影响如何,你还得考虑大法的影响。这里是一块净土,我就不想让你们在遇到矛盾的时候不向自己内心去找,形成象社会上的工作单位一样就不行。

问:在修炼前,有一天晚上我感到很冷,不能动。

师:个人的状态我说最好就别提。千万种、亿万种的状态你一个人就这么多,我怎么给你解答呀?我告诉你都是好事。我昨天说了一个问题,不管你自己感觉好还是感觉不好,其实你分不清。我就告诉你一点,你把它都当做好事就行了。(鼓掌)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大家想一想,人类社会的土那是高层生命的粪便,人在这样脏的环境当中,就象人都跳到粪坑里,都在粪坑里还这舒服一点好,那不舒服不好,你还讲究这干啥?你赶快修,碰到什么你都觉得是好事,也真是好事。你不修炼你绝对没有这些感觉的,包括不舒服的感觉,再好的变化在你身体上反映出来你都不会舒服,因为任何功和能量的存在都是带有电的,在你身体上会有反应的。功那么强,你还有人的身体,在身体里动一动,当然人体就觉得不舒服。等你都修好了就没那感觉了。有的人升空时,在空中有些状态,都别管它,都是好事。越害怕越给你折几个个儿,因为你有怕心也不对嘛。

问:为自己而存在又要无私无我,怎么理解?

师:大家想一想,人是一个个体生命,你无私无我到连自己修炼都不想修了,返本归真都没有了,你可真是无我,你能这样去理解吗?所以你的修不是给你自己吗?可是你们在修炼过程中修得自己越来越善,善到想问题都在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的生命。修也是你自己给你自己修,你修炼圆满了,同时你又修成了一个为别人着想、能为别人付出的这么一个伟大的生命。个体生命永远是要存在的,大家最后修修都没有自己的个体了,这怎么能行啊?!所以我要告诉大家,你要回升,你要圆满,相对地来讲你的付出会给你带来无限的幸福,那是你自己付出得到的。返回到更高、更美好那个境界中去,那是向善、向上。有人把这个无为理解成没自己了,没自我存在了,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宇宙是有层次的,生命严格地说是有等级的,那是你修炼所证得的果位与威德所构成的。

问:腿硬是不是业力大造成的?

师:这个我都讲过了。有的人是因为有业力造成腿疼,有的人是因为他这腿从来也没这么弯过觉得腿硬,这是身体表面上的生理状态。但是不管是业力大也好,生理方面的因素也好,都能盘。至于说不痛,这个很少。

问:现在全球得法者人数已是一亿有余,弘法是否还象过去一样重要?

师:弘法对你来说就那么不想做吗?大家知道,大家在修炼中修善,看见人在难中就想帮其得法,这是你们修炼中逐渐要具备的东西。 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给他再好的东西,给他钱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时的幸福。而你给他法将是生命永远的幸福,能有什么比法更好呢!(鼓掌)所以我觉得把法介绍给别人那本身就是弘法,就是好事。但是你们不要强做,他不学,你们非得让他学,这样就不行。你们做到了,叫他知道有法就行了,他修不修那是他自己的问题。很多人做了许多弘法的事,用了大量时间,绝不能说没有意义。你所耽误的时间都会在修炼中给你补回来,你毕竟是在为大法做事、做好事。当然有一点你们今后也要注意,你们不要去强拉人,你们通过便利的方式叫他知道就行了。知道不想学就算了。

问:《明智》经文中讲一定要分清思想业和正常的不好念头。

师:对啊。思想业的干扰常人不好分清。修炼人不精进,不去找自己思想的根本动机,也很难做到。有些人为什么他那个思想业力长期就消不掉呢?就是不去分清哪个是自己。为什么叫你修呢?首先你得把不好的思想修掉它,你能够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是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所以才能把它消掉。其实,它真的不是你,它是你后天做事形成的各种观念,甚至构成的业力,就这些东西。可是人往往把它认为是他自己:我这思想聪明,在社会上谁也惹不了我,我方方面面都比别人强。他就把这些后天形成的东西视为他,还甚至认为是最好的。人想要什么,那是他自己说了算,只有你不想要这东西才能给你去掉。

为什么精神病人就很难度呢?就是因为他根本都分不清了。能够分清思想业力,能够分清哪些思想不是我,作为一个新学员是很难做到,做到了也真是了不起。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实都不是你。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就分清了:噢,这个思想不好,应该消下去,去掉它,我不应该这样去想。这本身就是在消嘛。你们以为干坏事的那些人,杀人放火甚至搞同性恋的人,你以为他愿意这样做呀,生来就这样做呀?是因为他后天形成的不正确观念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反过来他那个观念来主宰这个人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问:度人的觉者通常是如来,怎么从物质的本源上开始给修炼者演化功呢?

师:我从来没有这样告诉过你。我没有说释迦牟尼这样做呀?如来法与宇宙大法无法相比,一般的神将来也做不到这一点,过去那也是任何一个神都做不了的。过去度人的法小,度人是他借助其他如来或更高的神帮助在做,他也要拜天、敬更高的神的,不象人想象的如来佛是天老大,不是那样的。法小度人一生还度不了这人,还得度几生那个人才能度出来的。可是大法能。(鼓掌)因为他是宇宙大法,超越一切法。一切法都是修炼的大觉者从宇宙大法中证悟出来的。这个关系我不知道你们听清楚没有?一切度人的觉者或者是天上所有的如来也好、佛也好、神也好,他们自己世界的特性或者是他得到的果位,都是他们从宇宙的大法中证悟出来的,(鼓掌)不是他们从宇宙大法中照搬来的,因为过去宇宙的大法根本就不允许他们知道。他们只知道在不同层次中生命要达到那个不同境界的标准,只知道这个。所以他们就能证悟到自己的理解,怎么样达到这个标准,这就是他们证悟的东西。释迦牟尼佛证悟的叫“戒、定、慧”。我说清楚了这个问题了吧?(鼓掌)他们是靠宇宙的法,靠更高的神来帮助他们,他们自己是做不了的。

另外,如来佛有的也不一样,象释迦牟尼佛也不是象你们想象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如来。他在这个境界中是如来,其实他还有更微观、别的佛不知道的情况。他来的层次很高。他证悟到了四大:“地水火风”。你们有人过去在经书中可能都看到过这一名词,那个层次已经是相当高了,远远超出一般生命存在的天体了。就是他已经证悟得很高了,这就说明他的来源很高。可是他只是带了如来这个境界中的法力来度人而已。

问:人类社会变异的原因之一是否因为大部分常人的分子细胞已被外星人改变了?

师:人所说的生命和人体物质,就是这个身体的构成,思想的变异可以改变人的行为与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又可以改变人身体粒子成份。这种变异如果是被动的,是被一种什么生物操纵的,那对人来说就太可怕了。就象为什么人能够在后天形成观念呢?而这观念反过来又能主宰人呢?如果你要不去掉它,这一生中它就成为你的一部分,甚至成了主宰你的一部分。就是说,外星人强加给地球人的这一套文化在你的思想中完全形成了一套生活与认识物质世界的方式,已经就是这样。那么它有了这个东西就可以发展成这样一个身体。这个汽车怎么开呀?你得用它的方式。那个机器怎么造呀?它造出来的东西你怎么去摆弄它呀?这一系列的东西贯穿人的一切生活方式,形成这样的身体,形成这样的思想,形成这些东西。上回我讲过,所有操纵电脑的人,外星人都给他编了号了,那是千真万确的。但是我们弟子不存在这个问题,我都给它清除了。而且这外星人是在最后的清除之中。但还有隐藏的,已经很少看见了,过去它们藏在那个超物质的空间当中来操纵人。上回我讲过超物质,藏在那里面,很难察觉到的。人只认为现有分子是最物质的东西,其实还有比分子更物质的东西,它藏在那里操纵人。那个空间我们已经做过去了,那里都清除干净了。

问:出世间法不就是罗汉果位吗?那为什么还当众生?

师:你对法还是没有仔细地去看,没有仔细去理解。有的人他在修炼,他没修成,只能够在三界中达到了哪一个层次就在三界中的哪一个层次中生存。天上的人,天人,对人来讲那也是神。如果这个人出三界了,达到了第一个果位就是罗汉。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这个人他也没有修炼,他也达到了很好的标准。但是他没有果位,他很可能与这个佛有缘,或者是与你们在座的哪一位将来修成的佛有缘,可能成为你世界里的众生,就是你世界里的老百姓。佛的世界里不都是佛和菩萨,是一个繁荣的世界。佛是法王,是善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你要想用人的思想搞懂天上的事情,你永远也搞不懂,你满脑子都是这个,你就没法修。我给你们讲了那么大的天体它只是一粒尘埃,那宇宙复杂得无法形容它,无法说。你在地上看到的白人、黄种人、黑人,人种有一定差异。那天体中的各种人种多的是,各种各样的,还有花的呢,就是这宇宙非常的庞杂。

问:人类的业力越积越多,为什么平均寿命还在延长?

师:大家可能观察到了现在的人寿命是比原来的人寿命要长。大法弘传哪,人赶到了这一世本身就是他的造化。(鼓掌)我要度的人,那我肯定要给所有人一个机会,来到大法弘传的同一世,遇到这个大法也不容易,给人们一个机会。但是,修不修可是人自己的问题。大法有很多地区还没有弘传到,还叫其挺着他的生命将来听到法,那时看他们的心怎么动,所以叫人知道法是主要的,很主要的。我说的意思就是你们弘法时叫人知道法,他修不修是他个人的问题。说你来到这一世了,你碰到、你闻到佛法了你没管、没修、没学,那是你的遗憾!刚才你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业力这么大,生命还没消减,还延长了呢?就这原因。

问:老学员家中仍放着用师父像开光的观音等像对吗?

师:因为他们都是伟大的神,这个都没有关系,开过光了你摆就摆了。修了哪一门你自己心里可要知道。你要敬谁,你自己心里应该知道。

问:可以理解为我们都是生活在老师的身体里。

师:这个你也可以这样理解。(鼓掌)其实我告诉大家,人在修炼当中,你的身体都在不断地加大体积。人掉到这个空间来了,要返回去,要修回去,身体就要改变了。从最微观开始改变,他就得符合宇宙微观那个层次的标准,回到最微观中去。那么他的身体的体积就要和原来在那个空间的状态相符合,所以就变大了。越微观体积就大了。每个修炼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变化,常人看不见你,不让看。有很多的学员看见说老师身后的身体层层数不清,老师的身体怎么层层层层、一层比一层大,有的大得看不到边,涵盖了一切。那涵盖地球那你说你不就在地球这地方吗?就是这个意思。(鼓掌)

问:我们是修主元神的,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怕生、奇怪?

师:这个感觉也有这样的情况。如果你的思想某一部分经过清洗,或者是把你思维方式给改变了,也会带来这样的情况。不管怎么样你都知道你还在,是你,就没有问题。

问:我觉得《转法轮》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没有必要和别人讨论交换心得。

师:那也是你自己修炼的状态。这个东西也不能强加给别人。也不能说你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状态。新学员也在不断地走进来,你们得有一块净土。

问:能否说在常人中掉得越深而能返回来,其修成后的威德越大?

师:不是这么回事。是掉得越深越没希望,要不是大法弘传那就完啦。

问:师父给弟子消业这个事,为什么在宗教修炼中都不很明确?

师:不为什么。为什么耶稣讲的东西和释迦牟尼讲的不一样呢?为什么每个人都得一样呢?释迦牟尼是讲过消业的问题的,不是没讲过;现代佛教中也是讲消业的。释迦牟尼49年讲法中讲了很多东西,人不理解的就没有继承下来。后人挑顺自己心的看,就象学员有人挑法看,觉得这一篇好,我就看这一篇。他就理解这个,他就继承下来;他理解不了的、不符合他的观念的他就没有继承下来。释迦牟尼当年传法的时候是没有文字的,500年以后才开始整理释迦牟尼讲过的话。在那500年的口传当中有多少误啊?!佛教中是讲消业的,你不了解。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基督教不是说耶稣在替人赎罪吗?

问:“同修”一词被部分学员常用于称呼其他学员,老师也没提过此词,我觉不妥。佛教中有这样的叫法。

师:这是世人叫出来的一个名词,也不是佛教中独有的,不是它的专词。其实它们的专词根本就不叫同修,也是后来这几年人们起出来这么一个名词。至于说我们用什么词也无所谓。大法在表面形式上不讲这个,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过去有人问我说叫什么好啊?我说叫张老三、李老四都行。我们都规定出一些个独特的名词出来,人家真的把我们认为是宗教了。我们和常人在这方面的形式上随和一些比较好。

问:怎样看人自己封闭自己这个问题?

师:这个问题很广,人类方方面面的都存在这个问题。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比如说现在这个法律。大家知道在古代是没有法律的,因为人心都比较善良,你不用那么多的法律规范他,他自己就知道怎么做,做得很好。现在是人心都不行了,都变不好了,才制定出那么多法律来管人,象管动物一样把人管起来。它是无形的笼子。可是呢,人还在变得不好。这个法律还在不断地制定,最后制定到什么程度?法律多得人犯了罪自己也不知道,太多了记不住。那么甚至到最后人动一动,你一走出家门就犯法,会不会到这种程度啊?人类就在不断地封闭自己,不只是法律而且是方方面面所有方面都在封闭着自己,最后封闭得人啥办法也没有了,人制定的法律它会反过来开始治人。制定法律的人都想要治别人,因为他带着一颗常人的心看不惯别人,妒嫉心想要治别人。他没想到他也是人中的一分子,这个法律也要管他。最后把人就封闭得一点喘气的地方都没有了,也就什么招儿都没有了,那个时候人还怎么活?所以解决人的根本问题不是法律而是人心。(鼓掌)

哪个国家对社会的动荡因素、对不稳定的因素都头疼,如社会治安等问题,没办法可治。他们都想针对着这种不好的现象制定个法律来治它。这法律越来越多,可是在法律看不见时干坏事的还会干,其实他们谁也没有找到根本原因:就是治人心,叫人心向善。人心变好了,也不需要那么多法律,没有警察人照样都不犯法,人约束人自己我不干坏事,要警察都没有用了,你看那个社会是什么社会,是不是这样?你警察多得将来一个人看一个人,他人心照样不好还是要干坏事。警察也是人哪,那警察本身他也有干坏事的,大家怎么办?那法官也是常人啊,那法官也有干坏事的看谁管?

我就是说,解决人的根本问题不是在制定多少法律,不是怎么样限制人、制约人、管人,是怎么样启迪人的善心,使人类的社会真正地高尚起来。任何外在的对人的制约都制约不了人心,也就是它治不了本。

我知道人类的一切事情。当然这些事情虽然我讲出来了,但是我目前不想对人类去做什么,不管。政治上的事我也不干涉,对于人的所谓政治我根本就不喜欢,不闻不问。但是人类的事情我都能说得清楚,眼下我只是为修炼的学员们负责。但是,更多的人修炼好了之后,这股强大的正的力量,会使社会发生一些改变,人心向善社会安定这是肯定的。但不是我有意要做的,这是传大法附带的作用。

问:老师说,法轮功在这世上只有您一个人在传,另一个人他都不敢下来传。

师:对。我就是法轮世界的……,法轮世界是我造就的。(鼓掌)传大法只有我在传,其实也没有另外一个人,你想象的这个概念都没有。

问:我们时常感觉到刚有的想法马上就发现是不对的。

师:那好啊。你自己虽然主意识没有象觉者那么强,但是每当一出现不对的念头马上就抓住它,知道它不对了,是因为你修好的那一部分思想已经很强了,它就在发挥作用了。那不好的思想一出来马上就意识到就抓住它了。

问:“莲”代表什么?代表修炼人出污泥而不染吗?

师:这个莲花它不产生于人的空间。人们认为那个荷花象莲花,但不是莲花。莲花是在佛世界中产生的,莲花在佛世界中并不是作为一种花,而是作为果位与佛的威德。莲花不是人概念中的花,但可以比作花。现在佛教中用荷花来比喻圣洁,出淤泥而不染,在淤泥里面长出来的,却不被污染,那么干净、圣洁。作为一种比喻,但它绝不是佛的莲花。

问:在修炼过程中怎样感受层次的进展和突破?我身体经常觉得有反复。

师:这都是自然的。你说你自己能感觉到修到什么层次上了?这个不行了,这怎么说哎,那么多人,而且把详细情况讲给每个人,一是不可能,二是会因此而执著形式上的东西,不能在这上面用心哪。你们作为大法弟子,遵照大法去修,只有这样是最快的。

问:人的个性与根基有关系吗?

师:如果你是后天养成的怪癖,那不是个性,那是你的执著,是后天形成的。说有的人他确实有自己的特点,这个人他行动快,有的人就是慢慢腾腾,或者是本性上互相之间有差异,这是他本来的东西。后天形成的呢,如做什么事时表现出我就喜欢这样,我就这样,我就好这样做,我就那么做。把这些执著、痼癖当作是自己的个性与性格,这是不对的,这些东西都得去掉。

问:宇宙、天体、时空的概念如何理解?

师:宇宙、天体、时空的概念,要从这三个词上讲。因为人类的语言极其有限。大家通常认为这个宇宙,就是眼睛看到的和人能想象得到的就是宇宙。我给你们讲了多少层宇宙多少层宇宙的概念,再往上讲还有超越宇宙那样概念的层次,我就把它叫做天体。这是我给你们讲出的名词与认识概念,而人说的天体跟我说的天体还不是一回事。那么这个天体中不同的宇宙里面又存在不同的空间,那不同的空间当然它里面有自己的时间,那就是它的时空。不同时间存在的这个空间,就叫不同的时空。这是表面认识概念。

问:大法在社会的弘扬就是宇宙的法理在人间的再现,这样理解对吗?

师:对,但是不完全准确。因为这么大的法理在人间不是再现,是开天辟地没有过的,是宇宙的开天辟地头一回。(鼓掌)

问:美国人刚开始学功时很希望音乐带中口令能配有英文的同声翻译。

师:这个翻译的事都在做。炼功带中加翻译的口令词,我觉得不好。就象“佛”这个词,西方人过去根本就不知道佛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但现在大家都知道。就是有些东西是不能够翻的,但炼功带里面的解释都可以翻。那个“结印”、“合十”等等这些你一翻过来它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它就失去了它的原义了,所以这些名词不能翻。

问:如何能帮助自心生魔的走在修炼的大道上?

师:首先我说他不能是好的学员,因为修炼好的学员绝不会有这种事。他对大法坚定如磐石的那种心,别说这个能干扰他,那些魔瞧见都害怕。(鼓掌)它动他就等于是鸡蛋往石头上碰,根本就不敢碰他。所以还是这些人思想中存在问题,特别是有外来东西利用其思想中的执著,用假象干扰,百分之百是他有过去的东西没有放弃,你就查他的原因。他不求那个东西,那东西绝对不敢来。不管是宇宙过去的生命和我们现在所正过来的一切生命都在看着,你只是心不正才能招来这些邪的。心正谁都不敢来,真的能来,那众神都不允许。至于说怎么样纠正他?叫他明白,只有放下心来多学法。一旦自心生魔就很难自悟了,别人越说他越来劲,他也不想明白,那也没办法,随他去了。谁也不再管他,不给他市场,就象没有这个人一样。等他觉得没意思了,也许会冷静下来。但是对法已经造成大的破坏的,永远不会有机会再得法,而且将来一定要偿还其罪恶。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不是不慈悲他。这方面的法我一再讲过。

问:我很明白自己在不断地过关,但是从来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师:我们有很多学员吃了很多苦,确实付出、吃的苦比别人大。这里面有两个原因造成的。一个是以前造的业力实在太大,或者是做了更大的坏事。你说你这一世你不知道,你不还这些事,怎么能行。你们修大法了,我就管你。我还得让你修炼提高,我还得让你圆满,我又不能告诉你你干过这样的事,你却问我怎么这样怎么那样(当然我不是说提问的学员。我就举一个例子说这样的事)。那你说怎么办呢?我看到你吃苦啊,难受啊,我也真的为你担心。可是相对地来讲,消下去的东西已经相当的多了。师父那边给你消下去的替你承担的已经相当多了,再拿下去都不行了,就不允许了。那怎么办呢?剩下的就得多吃点苦。

还有的是因为有些人就是执著自己的东西不放,你就是不放,隐藏得很深,甚至你意识到了也不想放,一触及到这马上就躲过去了,不愿再想。因为你不想放弃,不想放弃你又要修炼,我看你也是块料,能修炼,那么我也就得叫你明白。你老是泡在那个状态当中,难也就大。那怎么办?没有别的办法。这是一种情况,就是人为地自己给自己找的。

再有,就是大家在修炼中身体的变化不是每一个人都象别人一样那么明显,也有的人就是感觉不明显,怎么样你也感觉不到,有这样的。这么说吧,不管你微观上天翻地覆地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你表面的身体,被后天搞得完全不敏感了、麻木了,完全感受不到,这种情况也有。但表面身体不管怎么变得不好,感觉不到,都不影响你修,进度比别人也不会落下来,到最后圆满的时候,表面上的阻力什么也不算,功一过来一瞬间就完事,但是它可能使你就是不敏感。

问:师父讲到变异社会和变异人类,能否进一步给弟子讲一讲?

师:大家知道,不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在古代,那个时候的人,他们的思想、人的行为及社会存在的方式和现在完全不是一回事,神都认为那是人的生活。但是它也有一个发展过程。大家知道中国经过了好多朝代,服饰虽然有所改变,每一朝都不一样,但是他们人的观念、做人的思想,他们在社会上所从事的一切事情,那是真正人的生活。那么现在呢,这个社会好象是很发达,都是现在科学带来的。

那么为什么神允许人类社会的变异呢?一讲到这个问题牵扯得特别大,我就不愿意讲。可是也可以简单地概括几句。就是说,这个宇宙中有一个旧的势力。这个旧的势力他也不是魔,他就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偏离了法以后所产生的生命,他根本就不知道宇宙不好了。就是这一类生命,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这一切,阻碍生命得法,阻碍正法,形成了一个极恶的势力。但他们不是魔,却干着魔都望尘莫及的事,他们假意为人好,可是他们的破坏却是真的。

表面上是神的形象,其实他不是善的生命,这股势力在我今天传这个大法中,起着严重的阻碍作用。当我的功一旦触及到他们的时候,其实他们啥也不是了。当他们明白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正在被彻底的销毁中,他们都逃不出被正法清除的下场。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这个问题反正一讲就讲得很大,涉及的问题太大。就是说,这个旧的势力,存在的时间已经是相当长了,所以他们不相信生命偏离了法,也不相信宇宙有什么变化。

那么我做的这件事情从上到下都知道,最高的那些神他们就想要配合,他们就做了一系列的系统的安排,他们认为这么做对我才是最好的。不同层次贯穿下来都有了这样的一个安排,可是他们没想到他们的标准、他们的安排却成了我做这件事情的障碍。甚至从古到今人类社会他们都一直在安排着今天人类怎么得法,他们想借用人的身体和人的思想来把外星人的智慧留下来。就是这件事情也是在最低层次上给我正法度人制造的一个麻烦、一个难度。所以他们做的一切想要为这件事情好,实际上都在起阻碍作用。但是,它对人类最大的破坏是对人得法起到的阻碍。特别是这个科学表现出来的不相信神,和否定传统的真正人的思想与行为。这些事情对人得法都是阻碍。那么作为外星人来说它不是神,它也不知道那些神这么安排的。只是神操纵着把这个门打开了,把它放进来了。这些外星人可得着了,人体他们早就想要了。怎么做都没谁管了,想尽办法要得人体,占有人类的这些个地方,所以讲起来是非常复杂的一些事情。刚才就这一讲,就牵涉很大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变异社会,出现今天这样一个人类状态。

有的学员说:不管现在有多少弟子,老师将来只能带几个弟子圆满。我在不同地区都听过有人说这样的话,这是严重地破坏大法。那我今天还在这儿讲什么法呢?我就把那几个人单独叫来教就完了呗,普度什么众生呢?可是我们有的人却能相信,那你说你怎么学的法?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人说:老师会附到哪个学员的身上讲话,点化别人,告诉别人什么。这是绝对不会有的事情。我会经常借用别人的口,你家里的亲人的口,甚至不管是谁的口,我都可以借用他的口来说你几句,点化点化你,这是有的。附在谁身上,谁那么了不起?这根本就没有这种事情。讲这话的人就是有问题了,保证是他自己有问题了,那就是附体干的。

问:我向常人弘法时,先要求看三遍《转法轮》,想学了,再教动作。

师:不要搞这么绝对。因为入门的人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一个因素,所以也可以教他炼功,慢慢认识也可以;或者给他一本书,看好了他想学都可以,没有绝对的,不要把它规范化。有的人看一遍书就觉得好,迫不及待地要想炼功。你说:不行,你还得看。这样做就不行。

问:有的学员说:新来的人不能先看书,要去思考、去悟、去想。

师:悟也好、思考也好、想也好,在没有得法的情况下,你叫他想什么、悟什么都悟不出来呀,是吧?都要多看书、多看书,在修炼过程当中你反映出来的一些状态,你能够正确对待,这就是正悟。什么是悟啊?就悟这个,这就是正悟。那么去思考去想,你想什么呀?所有反映出来的思想你们还真都得过过滤,哪些是自己,哪些是不好的思想。坏的思想还不能让它想。至于说思考也用不着有意地去思考什么。大家认识这个法都有这么一个过程:拿起书来一看觉得好。为什么觉得好呢?你有理智、有思想,在常人社会中有实践,你才知道法好。一看就知道,但是毕竟这是感性的。通过你不断地看书的时候,你越来越明白他的价值,这就上升到理性。那你其余还思考什么?假如你要是这么想:今天学的这篇法对不对劲,这一篇讲的有没有道理,那你就悟偏了。这样做是绝对地错了。

问:由于弘法不够,至今科技界的高层人员真正修炼者不多,我们应该如何做?

师:这个不要管它是什么部门、什么社会阶层,大法传出来针对人心,针对个人,不针对集体。比如说我有权力,我叫大家都来学,不学不行。可是哪一个是真心的呢?他是你强迫来的、命令来的、或者是碍于面子来的,不是为得大法来的。得他自己真要来学才行。所以不论多高的职位、多大的权势,我们都看他的人心,谁也代表不了别人。那么我们说有些部门的人得法之后,可能对我们大法在弘扬上、在证实大法的科学性上,可能更有利,我不反对大家有这样的想法。想要维护大法,做大法工作这很好。但是,往往也不象你们自己想象的那样。得他自己想不想得,他想得才行,他不想得那也不行,但是缺了谁大法也不怕。有的学员很着急,说我们炼功点上,不敢叫学员怎么做,一说怎么做,学员就不炼了,就走了。我说可能在对大法理解不深的情况下可以,如果这个学员学一段时间了还这样,那走就走吧。我们要的是修炼的人,不要那些混水摸鱼的,不要那些来凑数的。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个都不是真心的他都走,剩下一个真心的,这就是你的成绩。有一个人得度都是了不起的,但是不会这样,今天毕竟有这么多的人数在修大法。

问:在过关时,有时感到自己悟到了,心一下轻松了,可是过后发现同样的关又来了。

师:刚才有学员问我,说通周天,这个状态以前有过,怎么现在又重复了呢?我告诉你们,大家在修炼中为了最大限度适应常人社会的状态,你修好的那一部分是从微观上给你隔开了。没做好的这一部分它可能也同样存在着同样的问题,还得这样修,修好了再隔开。举个例子说吧,你每一层身体上都有机制,你很多层次身体里面可能也有不好的思想。就是说一个不好的思想,它可能是最表面的很浅的那个东西构成的,也可能是由更微观一些的物质构成的,那么有的坏思想可能它从微观到表面都有它的存在。所以你这一面合格了,清理掉了一层,隔开了,那么下一层还有,还得重复着你修炼中要去掉的东西。

有的人说我也觉得我修得不错,在一段时间很好,可是为什么现在又冒出不好的思想来呢?是你修得好的那一部分已经隔开了,没修好的那一部分还得继续修,但是,它会越来越弱。有的时候冒出的思想非常坏,我知道。你们不要担心,物质越微观的时候它的能量越大,也就是说,它的力量越大它起的坏作用也就越大,它能主宰人。而最表面上,物质越表面能量也就越小,越小也就越没有能力,但是越小越表面也就越坏。那么越坏越低的时候,它也就越没有能量,这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你虽然消减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它是变得很弱了,但是它很可能表现得更坏。你不要担心这些东西,你已经修炼到这一步了,这使你的思想中一有不好的念头出现你马上就会意识到。这在初期是很难做得到的。坏思想在逐渐地一层一层地去掉。但是你们要听明白了。你想:噢,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坏思想再出现我就不再管它了。那你要不约束自己排斥它,又成了你不修炼了。就是这么一个关系。你分清它,你制约它,你自己能够知道修自己,抑制不好的思想,你就是在修炼,就是在不断地消减,不断地消减,够标准的就是越来越多,全够标准了就是圆满,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问:北美弟子利用许多机会向美国人弘法,可真正得法的美国人仍然很少。

师:宇宙中旧的势力,他有一套安排,他的安排严重地阻碍着我今天要做的事情。

他们谁也不知道我从哪儿来的。过去我给你们讲过一个道理,比如说神吧,不论这个神在哪个位置上,他都不知道高于他还有没有神。而且神的存在和人的存在不一样。我今天告诉你们,我说天上有天,从道理上你们都相信,可是你们和神的思维不一样。你们都是在法中认识的,神觉得什么都看见了,什么都明了了,你再说上面还有,他就不相信,真的不相信,那是他果位决定的,层次决定的,也是他的智慧证悟到的。在他以下或者与他同等层次,那是一目了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在他以下所有的生命来说他都是绝对伟大的。对于我,他们都能够看到我在他们那一层次中显现的形象、显现方式,但是他们都看不到我高于他们的存在形式,所以他们就敢于起着他们的作用。

他们认为我也是他们这儿的:我就这么安排的,对你有好处。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有更高的事要做。层层他们都这样干着,这一层这么想,那一层也这么想,他们也都这么想,所以他们就安排了一个层层的阻力。弘法的问题当初我自己想在我正法的过程中使两亿人得法,因为全世界有七十多亿人,两亿人这个数目也是很小吧?但他们就给限制在一亿人,固守他们变异的东西不放。每当我破掉了一层,他们那还有上一层的安排,我得层层层层……把他们冲开,我才能不受它们这一套安排限制,所以他们的安排就形成了我正法的一个非常大的阻力。

问:有许多人在寻找一种修炼的动力,比如建立回家的观念,不知是否无为去修更好?

师:建立一种信心哪、动力啊、或者是想要去哪里,作为一种修炼的推动力,原则上没有错误。但是我觉得还是有漏,因为你还是为了什么东西在修。当然,想修炼返回去或者是达到什么状态,我想你只要确定了目标或者确定一个正念就不要再想了,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就只管去修,其它的不用管。你老是这样想作为一种动力推动你,当到了一定的层次后,对你们的要求更高了,到那时,我想它并不一定是动力,好象是一种执著。但是初期是没问题。我讲了如来佛讲慈悲,但是在相当高的层次上那个神一看,什么慈悲啊,慈悲是什么,他又不懂。他不是不懂,他什么都懂,他认为你的慈悲这是执著。这个理是升华的,法也是不断地升华的,在不同层次上生命都有对他的不同层次的境界的要求。

问:每次参加法会都会感到促进很大,可是回到家以后时间一长发现又不精进了。

师:我昨天还在跟学员们讲这个问题,大家也都有这个感受,你们在大法的环境中听老师一讲都知道确实应该精进的。可是你们毕竟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所接触的一切都是常人中的利益,事事都关系到你个人的利益问题,那么整个社会所散发出来的气氛都是为这个而活着。在这个环境当中不自觉地你们又觉得这一切都是这样的,会使你不能精进,这是一个不能精进的重要原因。可是反过来讲,正因为这个环境能使人松懈,这个环境能使人变坏,这个环境复杂不容易修炼,你要从里面出来,你才是伟大的,你才能去那么高,你才能返回去,你才能叫人家说你真了不起,是不是这样啊?所以我们在任何环境下,在今天这个环境下,要想自己能够使自己不断地精进,我想就多看书,多看书。

问:越微观层次越高,昨天老师讲不同层次的天是向微观下走。

师:没有你想象中的上和下,地球是圆的,下面也是上。地球本来是圆的,人一会倒过来了一会又正过来了,没有人的那个上下的观念,周围四面八方都是上。我讲向上走,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向微观中走,准确地说上天就是向微观中去。

问:老师在《转法轮》中用光年来形容时间,而物理学中光年是指距离?

师:我讲天体时用了时空概念的距离来讲了所需用的时间。在同等层次中可以讲距离。从宏观到微观那个距离的概念是随着空间和时间的差异发生着变化。就是人类它没有一个恒定空间距离与时间统一的概念与名词。做这件事情我是打破一切时间在做,这是我的办法。但是,任何生命只要在那个环境当中就被那个环境的时间所制约,所以讲天体结构时距离的概念是与时间和速度分不开的。在同一境界中存在的不同的世界,或同一层次中的不同粒子,它们之间可以用距离来衡量是因为它们在同一层次中有一个统一的时间和距离。而从微观到宏观这样一个穿越的过程没有统一的时间和统一的距离。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大法给众生开创的,包括不同层次众生的文化,正法中不只是纠正不正的,同时也是在开创过去不足的新的人类文化。我想我说清楚了。(鼓掌)

问:每当过情关时心里总有一种万般难舍的感觉,我是否是那种不愿意改变最本质的人?

师:你们把情当做是自己的理性或者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什么东西就错了。但是如果你们有意地非要放弃还没能够达到的那一步,你们就又是强为。通过不断地修炼、看书、炼功过程中逐渐达到真正能在法中认识法。你对自己有了高的要求,尽量抑制那些不好的思想,你所执著的东西,你尽量放淡它、排斥它。你所能够在那哪怕一秒钟之内你能达到标准的那一部分,就给它定住了。就是这样的不断地、不断地向表面突破着。最后全都突破完了,最后一层破开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完全不是当初的那个思想、想法,你的思维方式都和原来不一样了,那就是真正的你、真正的本性。而你现在所放不下的所想的这一切一切,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在纠缠着你。

除了这个观念之外,人在这个空间中还有一个特定的环境就是情,三界之内都被情泡着。你都离不开这个情,你就在这其中。实际上你们要做到的就是怎么样脱离这个情。我虽然讲得很明确,修炼时间短的是做不到的,老学员没有圆满之前也很难完全做到。在修炼中对自己严格地要求,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大法修炼中可以改变一切。你不断地看书,那么平时你又对自己尽量地象一个炼功人的样子要求自己,就能使你发生一切改变,因为大法在熔炼你。

问:有个地区想一个月开一次大型交流会,现在已经开三次了,我觉得太多了。

师:是太多了,不要开得那么勤。象咱们这种大型的法会,我想一年一次或者是两次也就够用,搞多了容易影响大家修炼。因为修炼是第一重要的,你们的弘法也是为了叫人得法,为了叫大家真正能够提高、增强修炼的信心才搞这个弘法,但也不能流于形式。

问:师父昨天说:“我原定的是两亿人”,是否我们弘法的前景将是两亿人?

师:一切阻碍正法的东西都在最后的清理之中了。但是给人准备修炼的时间已经失去太多了,不可能再挽回了。再有一亿人来,保证和你们不会一样,不会赶上、跟上你们。但是,是不是我们就不做弘法的事了呢?还要做,因为人类还有下一步事要做,还有很多人没有修、没有学,要让不知道法的人知道法。

问:到路途远的地区弘法,我担心因此会干扰师父给弟子安排的修炼程序?

师:这个不会。如果是很偏远地区没人知道法,你们去弘法没有错,也不会因此而耽误了修炼。一边做弘法的事一边自己不断看书炼功,这本身就是在修炼。

问:“私”所能贯穿的层次有多高?我们怎么能突破这个层次呢?

师:生命之所以能够偏离法,生命能够从高层次上掉下来,就是他们有了这个私心。人类有私心的原因在人的思想中有了许多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造成的,实际上是思想的污染。那么更高层次上的神他是更纯洁、更圣洁的。他如果有了不应该有的东西,那就是他不纯净。没有你认为的那个层次的概念与形式。

问:老师说我们不仅可能返回到我们原来生命产生的地方,而且还可能会更高。

师:也许会有,但是实在太难了。有一点,只要你修下去,包括得法的,我是一个人都不想落下。(鼓掌)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你回到你原来产生的地方去。(鼓掌)至于说要去更高的地方,这个事那可得看你自己。这个也有特殊的、极特殊的。其实你们在用人的思想在想。在你的生命当中,最主要的就是回到你原来的地方,那是你最大心愿、最美好的愿望。生命并不在于他在多高的位置,是他能够得到他自己应该得到的,就已经满足了,就是幸福,但是用人的语言讲听起来很粗俗。人都有一个无休止的欲望探索着一切,这个心并不好。神没有这个心。宇宙对众生来说是无边无际的,无法看到底的,所以一切想要知道更高那是无休止的一种可怕的东西,那是不行的。

在过去修炼当中也确实有修得很高的,但是这个苦吃得很大啊!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我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全力不断地向微观上突破着正着法,我是自下而上地做。这样我做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呢?就是做到一个远远超出有人体的地方了。那个地方全都是物质、弥漫着物质形存在的生命。

在宇宙大变动的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有那么几个神,被卷到了那个层次中去了,下不来,也就在那儿呆着。他们觉得太没有意思了,就一心想下去回到原来的地方。那可不象你们想象的,不是说高就是好。后来我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我把他们又送回去了,他们觉得很高兴。(鼓掌)有些话听起来好象是很玄。我现在坐在这儿就是一个人相俱全的李洪志。我告诉你们的是法理,我讲给你们的都是真事。但是呢,所有的能力的体现不在常人这一边。因为我不需要使用那样的能力来给你们同化、升华,你们用大法的法理就可以圆满一切。

问:我听说每读一遍《转法轮》能摆脱一层壳?(学员笑了)

师:大家可别乐,我看确实有这个威力。你第一遍看完《转法轮》的体会,你在第二遍看时不带有重复的。所以我告诉大家要多看多看。能悟到更高的理是因为你又进到那一个境界了,不达到那个境界就不让你知道那一层的理。

问:读法的遍数与圆满所达到的层次有关吗?

师:读法的遍数会增加你的圆满的进程。能不能圆满那还得加上你的修炼和其它的方面。其实你能够这样看书,我知道就什么都能做好。

问:根基相同的两个人所处的社会阶层不同,他们圆满后能达到一样的层次吗?

师:修炼不看人类社会的什么阶层,不分人划分的贫、富、贵、贱,一视同仁。如果同一层次来的,那是一点差错也没有,保证是一样的。如果他们不是一门的,这也没有问题。如果有人做出什么特殊的贡献,能使你修炼的进程前进一大步。(鼓掌)但是呢,我想我们可别往这上下功夫:找个捷径,回去多做点什么好事。弄不好适得其反,不是大家想怎么做就能做得了的。

问:有个别辅导人员不符合大法要求,有的学员要求更换,该如何对待?

师:如果这个人破坏法,那是一定要更换的。就是不更换他,我想学员谁也不会再和他在一起了,那自然他也就不是了。如果他不是破坏大法,只是工作方法有问题,那么我们就善意告诉他哪里错了。他也可能认识到,也可能认识不到,但是他也是个修炼人,最后总得认识到,可能会有一个过程。那么是不是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也变得非常执著于他的错误,自己心里头就是过不去?那么你就变成了执著,你就变成了向外找了。你就不能够想一想他的不对为什么叫你看见了?他的不对,为什么你的心里头就那么难受?是不是其中也有你自己的不对,为什么把这件事情看得很大了?在方方面面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都要修自己、看自己。

如果这个辅导员是真正的修得不错,他有问题你给他指出来他真的会看自己。如果别人给辅导员指出问题他不看自己,那我说这个辅导员那法学得很差,应该做大的改进。(鼓掌)不是迁就谁,因为你们都在修炼当中,都有自己的执著、放不下的东西。也可能你对,也可能你不对。你的不对也会把别人的对看成是不对,你的对也可能把别人的不对看成对。

大家都在修炼,你们刚才听过我说一句话都鼓掌,我说我尽量不落下一个得法的弟子。我都能这样做,你们为什么不能够善意地对待所有的人呢?(鼓掌)如果你们碰到矛盾都能向自己内心找一找,是不是我有问题?我说什么事都好办,那个修炼的速度就飞快飞快。可是我也只能是这样告诉你们。在你们实际的修炼过程当中,你们明知道是错,你们也很难过得去,所以只能说让你们尽量地做好、精进。矛盾是很难免的,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如果辅导员做好了,学员做好了,这个环境大家谁都没有矛盾了,那谁高兴了?魔高兴,我不高兴。因为你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了,你们提高不了了,达到不了回去的目的。所以你们不要把矛盾看作不好。

我经常讲人吃一点苦不是害处。你们就没有想到那个矛盾也是苦吗?(鼓掌)所以前一段时间,在我们美国大法弟子中这一类事情比较多一些。当然了,你们毕竟不象中国大陆学员得法那么早,大家认识那么快,这个过程已经过去了。我想从现在开始,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已经相当好了,老学员对法认识也很高了,做事已经不象原来那么偏激了,这非常好。我想从现在开始会越来越好,因为大家在成熟嘛,对法认识越来越高。

有的人说:老师啊,我盘腿不疼我真着急啊,是不是我没有难了修炼得不快啊?别人能认识到这一步,那你为什么不能够在矛盾来了的时候感到高兴啊?哎呀,这可给我来了提高的机会。人在碰到矛盾的时候都往外推,互相推,所以你们在没有矛盾的情况下你变得不着急,觉得挺好,来了矛盾你们相反地却不干了。矛盾本身就是苦修的一部分。有的人说我没有接触社会啊,我年岁大了。你年岁大了,为了让你提高圆满,让你坐在床头上也得让你想起八年谷子十年糠那些难受的事。让你坐在那儿生气,气得不行,气了半天明白了:哎呀,我是修炼的人不应该这样生气啊。这个心就在给你去。反正你想舒服,那就没有办法提高,我就不能让你舒服。(鼓掌)

在矛盾中才能去掉人心,在矛盾中才能知道自己哪里不对。和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保证就是你的心起来了,非常明显。你要不抓住它那一瞬间,还在跟别人犟,还在争你的理,你那个执著争理的过程就是那个执著心强烈地表现的过程。如果能够再往深挖下去,看看它是什么动机,那就找到这个心的根。(鼓掌)所以大家修炼要自觉地去修,你不能够总考虑叫我的法身给你点出来,法身绝不会直接告诉你怎么做。

大家知道,我刚才给你们讲的我在正法时不断地向微观上突破,为什么能做呢?是因为我把所有的不同层次上的主要那一部分都抓在我这里,(鼓掌)所以它跑不掉。当然有一个问题,在销毁过程中,把它销毁成象尘埃一样的往下散落的时候(因为它不好才销毁它,都比魔还坏,销毁掉的时候,因为它就是坏的东西,它临死它还想坏),就专门往北京这儿落。

大家知道,北京那个天气,人们很着急。这个北京怎么了?这两年那个天气象云不是云,象雾不是雾,空气中的悬浮物质那颗粒还都很大,眼睛都看见了。说那个是汽车的废气,马上治理汽车尾气。我想这与汽车没有关系。汽车排出的那是一氧化碳、二氧化碳,而空气中的悬浮物主要是氮化物。美国的汽车多得简直了不得,那公路上象水一样在流,几十年了也没有污染到这种程度,所以它不是汽车的问题。说工业污染,发展中国家工业污染虽然相当严重,并没有达到那种程度。特别是北京也没有那么多造成污染的工业。他说烧煤烧的,但现在都是暖气啊,大烟囱也很少。可是过去烧炉子的时候家家一个炉筒子,那个时候也没有污染到那种程度。说它不是这种污染,当然了他不相信,我也没必要告诉他们,人喜欢说是啥就说是啥了。

其实就是微观销毁的空间中存在的那个非常不好的物质不断地下落。坐飞机,从机场一起来穿过五百米后,蓝蓝的天非常好,往下面一看,哎哟,象一个盖子盖住了一样。它从哪来的老也不散?它是从微观上来的,所以就查不清它从哪儿来的。它从小于表面分子的粒子中来的,所以查不清它从哪来的,最后发现是氮化物。氮化物这个东西(你们学化学的可能都知道)那是有机物质浮尘,和那个烧死人炉里出来的烟是一样的,它其实就是销毁微观不好的生命造成的。

问:老师写的“再造人类”、“变异”、“和时间的对话”是1996、1997年写的,为什么在1998年才给我们看?

师:我给你们看,拿出来的时间也都是有原因的。因为我看到的事情出现时,我就写出来了。等到普遍出现的时候我就把他拿出来了。(鼓掌)

问:随着老师讲宇宙结构越来越大,我的眼界和心胸似乎也在扩大着。老师这样讲目的是……?

师:你不都讲出来了嘛。其实我在扩大你的容量,你们的一切也都要跟着扩大、增长。我说天体在宇宙中也是一粒尘埃,就是我给你们讲出来的你们能够理解的,比那还高多少亿倍、兆倍也是宇宙的一粒尘埃。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宇宙最终是怎么回事。(鼓掌)而且这个宇宙里面也是相当的庞杂,人的思想容纳不了,没有这样的语言,我也就没办法给你们形容。我其实给你们讲来讲去,都没有脱离一个体系。就象我们地球是一个粒子,可是我告诉大家,象地球这样的粒子是遍布宇宙天体一切的,就象空气中的这么大的分子组成空气的分子一样,是遍布一切的,你说它天体有多大?!我给你们讲的是从一个体系中讲的,那个复杂程度简直是无语言形容,可是画也画不出来,因为结构的复杂象无数兆的立体交叉面一起也表现不了,所以就很难跟你们讲得清楚。(鼓掌)但是你们在《转法轮》中,在修炼到一定层次的时候,你们自己在思想中会领会,能够领会它的庞大,但是你却说不出来。(鼓掌)

问:情为什么这么难舍?

师:我告诉你呀,人,你这个外壳,生在这个情中,生来就在这个情中。组成你外壳的这个身体细胞就是在这个情的环境中生的。你要脱离了它,你就不是人了,那是神,人执著于情,其实是被动的,但是人却认为是主动的。

问:同性恋是罪恶的,可是我陷入痛苦和绝望,我相信真善忍,可我配修炼吗?

师:受到现在思想不正确引导,受到现在不正确的宣传导向和这个环境的侵蚀,人可能会犯很多错误,那么就不是说你没有救了。你可以学大法,改正你那些不正确的思想与行为,就象我讲的为什么会同性恋?其实人被动地执著于情。如果你执著于它的时候,它会在你思想中产生各种执著,从而造成各种观念甚至变异观念。你突然间喜欢那个人的一个动作或形象,长期你就会执著地喜欢这些;或许是你就喜欢这个人的态度、表现,那么长期就会形成观念,就喜欢他这个表现。那么逐渐这个东西越来越强,它就会主宰你思想。那么你要喜欢一种什么东西形成观念的时候,它就会越来越强烈,心态要是变异的,慢慢这个变异思想就会扩大地发展成更加变异。所以这个同性恋就是在那个情中的一种变异的东西,其实也是一种观念形成了,只是变异的。

而人这时都把这些东西认为是自己,其实是自己后天不正确的认识形成的东西反过来它主宰了你,你却认为这是你自己的思想。人可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观念不是自己,自己形成的那些思想业力当然你也不知道。思想业所反映出来的任何一个念头你从来都没有思考思考这是不是自己,其实在思想上反映出来的念头它并不一定是你。但是这些不正确的思想不是不可以纠正,因为学大法嘛,就是叫人走正路,做得更好。在大法中我想什么都可以纠正过来。没有问题,可以学法。但是对自己要真正地负起责任来,特别要排斥那个思想。它在害你,它在叫你做不是人的事情,它在往地狱里拖你,心里变异了的人们却还认为这是自己。那个观念一冒出来叫你喜欢同性的时候,你要记住了它不是你,又来害你了。可是你因为长期地被动顺应,一随和还觉得挺好,就成了同性恋。这个思想一定要纠正过来。

问:我今年五十岁,但有学员看我十六、七岁,是另外空间的我,还是修炼的我?

师:这个问题我讲过。你们坐在这里不管多大年龄,这可不是你们本质的年龄,不是你们真实的年龄,这是在人这个时间、环境中体现出来的。也许你今年六、七十岁了,可是你的元神却七、八岁;也许你四、五十岁了,你的元神才十七、八岁。但是你通过修炼之后,包括你人的表面都要向最好、最年轻的状态中转化,这是肯定的。

问:我是西方人,是专业魔术师,我认为不用超常能力,大卫的魔术也能变出来,我相信你讲的是真实的,可我心里还是很矛盾。

师:魔术是技巧,是靠着手快,或者是加上道具的掩盖,它绝不能和功能混为一体。但是人的个别技巧熟练的时候,也可以生出一种功能似的状态。你比如说吧,有的人把帽子摘下来了来回扔,这边扔起来了那边接住,扔得很快,但是他的手的动作看上去并不迅速,可是他却能接得住。就是时间长了他也能够产生一种象功能一样的平衡时间差,所以就起到那样一种作用。

大家知道那个太极拳慢慢悠悠的那怎么能用于实战啊?你看它慢慢悠悠的,它的功能可以平衡时间。它不用这个空间的时间,你人眼睛看上去很慢,可是它实际上走得非常快。你发拳再快的时候也没他快,他慢慢悠悠移动就已经打到你。由于太极拳没有心法留下来,现在的人都不知道太极拳的真正原因所在。大家知道,这是时间的差异、空间的差异,这个差别相当大。我们东方人听过这个神话故事,叫做神足通。你看到一个老头走路,他走得很慢,慢慢悠悠地走,可是你骑马也追不上他。就说他不在一个空间里运动。那魔术达到很技巧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有的时候也带有很弱的这个东西,但他们自己却察觉不出来。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认为是技术,熟能生巧,可能也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功能魔术是做不到的。

问:我们在翻译和核对大法书的时候,怎样才能避免掺进自己人的观念、人的东西?

师:在中国大陆,他们在过去刚开始翻译英文本时,就经常地争论。为什么争论呢?他总觉得别人翻得不好,别人又觉得他翻得不好,是因为两个人不在一个境界,不在一个层次,悟到的嘴里说不出来,就觉得他不对。那么他一旦说出来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对,别人也觉得不对。为什么呢?高层次上的理只能心领不能言表。我早讲过这句话,就是说你要想在《转法轮》这本书上把高层次的理写出来,那是绝对不允许,你也写不出来。因为高层次的理是不能示人的,不能在人间展现,只能在你修炼过程中你能够看到,修炼者能够知道,别人却不能知道,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要想翻译书,就只能够把文字最表面这个词的意思翻出来就行了。你表面词义翻准确了,那么背后的内涵我把它加上去就自然是法,就起作用。翻译的事就是这样的。

你们往往都想你的不对,我的对,争论起来,实际上自己讲出来的发现自己讲的都不对,就是你只能心领不能言表。高层次上悟到的理,不能用人的语言写出来。所以要想写就是表面文字的那个词汇翻译准确就行了,尽量找准确的词汇把他翻出来,就不容易加进个人的观念。

问:我多次看见又亮又白的法轮,中间是红色字符,这是我出偏了吗?

师:不是的。你看到的颜色是你天目原因造成的,没有出偏。这个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在宇宙中他有几种颜色是变化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的,好多种颜色,不是这一种颜色。我们觉得这种颜色鲜艳一些就作为我们大法的标志。除了字符的金色不变,太极的颜色不变,其它的颜色都可以改变。而且,在另外空间里存在的物质那个颜色的构成不象人类这个空间的颜色它是分子构成的。那个空间的颜色是由更细腻的物质粒子构成的,所以看上去它的光彩细腻得非常漂亮。

通过这两天的法会,特别是昨天下午学员的发言,很多学员深有感触。法会对你们的修炼提供了一个找差距的机会,提供了一个增强你们修炼信心的机会。所以大家在这次法会上能够得到的、认识到的,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都要把它贯穿进去,真正使自己尽快提高上来,快点精进,这才是最关键的。

法会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叫大家怎么样能更好地提高上来。我也知道大家对法认识越来越高,很多事情不需要我去讲,就包括我今天回答的这些问题,有很多事情大家都是明白的。

本来这次法会是美国西部地区地区性的交流会,现在变成扩大性的。不管哪里来的,把我们这次法会的心得带回去,最起码你们自己通过这次法会应该有所提高,才不枉你千里迢迢地走一趟。(鼓掌)

问:从各国各地区来的弟子都代表本国本地区的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我都谢谢大家。(鼓掌)

我也不想多讲了,希望大家不断地精进,认识得更高,层次突破得更快,赶快圆满,开功开悟。(鼓掌)